今天有幸聆听了普林斯顿大学李凯教授的报告“An Disruptive innovation example: Data Domain, Inc”。李凯教授是美国工程院院士,在学术界和工程界都有极高的威望。第一眼看到李凯院士的感觉就是非常的朴素和平易近人,和国内的企业老总相比,真是有天壤之别。他创建的Data Domain公司开创了Deduplication在数据备份领域的应用,改变了数据备份长期依赖磁带的局面。DataDomain公司创建5年多得到IPO,7年多被EMC收购,长期垄断备份市场,目前是EMC的重要产品线。DataDomain的产品无论在性能、容量还是功能上都远远领先于竞争对手,完全占据了备份存储的市场。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做出这样的成绩?是什么样的思想主导了这样的结果?通过他的报告,我得到了些许感悟。

 

首先什么是“Disruptive innovation”?其实Disruptive innovation本质是需要解决客户急迫的问题,在现有基础上提供新的解决方案。DataDomain的产品就是Disruptive Innovation,通过Data Domain的产品能够使用一个机架替代原有一个房间容量的磁带库,这种变化是何等的重要!这种变化是何等的具有吸引力!这是备份领域急需的!这个想法很好,但是在创业之初,DataDomain的产品性能很低,甚至和磁带库都没有可比性。由于性能问题,很多大公司对此都持观望态度,这也给创业公司带来了机会。磁盘备份产品体积小的优势还是吸引了部分客户,加上技术架构的优势,充分利用多核系统的特征,很快DataDomain的性能上来了,局面打开了,机会更多了。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创业的目的一定是解决客户的急需问题,很多新的想法可能不如老的解决方案,但是,只要有一个闪光点,并且这个闪光点能够解决客户的急需问题,那么就要坚持,从技术上寻找突破口解决瓶颈问题。
 
由此,对市场的理解(understanding market)是最重要的,是创业的原动力。在这个基础之上,技术显得尤为重要,一定要有一个优秀的团队做出非常好的系统架构,这样可以形成对其他竞争者的技术垄断、屏障。在DataDomain创业之后,其产品性能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这个时期,也有一些磁盘deduplication的解决方案,而且性能胜过Datadomain。但是,在2年之后Datadomain的产品性能远远超过其他竞争者,从而导致市场的独裁。其关键因素在于系统架构的设计,DataDomain的系统架构设计基于并发处理的思路,充分利用了多核处理器系统。在创业之初,由于多核平台并不十分流行,所以性能不是很高。但是,2002之后多核平台大量涌现,所以,一下子使得DataDomain这种以“计算换IO”架构的产品性能急剧提升。而其他很多厂商都是通过IO并行的思路来提升性能,所以,deduplication的性能在达到极限之后很难突破。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对技术理解的重要性,在找准市场之后,技术必然是最重要的。
 
李凯教授还谈到了research和innovation的关系,有句话非常好,我觉得有必要分享一下:research is a process making money into knowledge, and innovation is a process making knowledge into money。这句话把research和innovation的本质讲的一清二楚。Research的产出是论文,是知识;innovation的产出是产品,是金钱。美国人的思路是学术界和产业界的松耦合,一个人在同一时间不可能同时在学术界和产业界混。李凯在创业的时候离开了普林斯顿,只身一人在硅谷创业。这一点和国内的情况有很大的不同,国内时尚“产学研”结合,一个教授同时任公司总经理,同时跨学术界和产业界,这样的模式能会像李凯那样既做出优秀的research又做出优秀的innovation吗?这种脚踏两只船的做法很大程度上是不成功的。
作为技术研发工程师,我认为技术储备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一定要在自己的领域成为一把好手,对技术架构有超前的认识。与此同时,我们需要对现有市场,客户的需求又有足够的关心。我们要问自己:客户需要什么?客户的需求在哪里?当有一天我们发现一个很好的客户需求点的时候,配合自己的丰厚的技术底蕴,火山爆发的时刻就来临了。
 
“understanding customer, understanding technology!”未来一定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