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了解,才选择改变这性格;有点疲倦,已破碎一地的信念;白色球鞋,走不到寂寞的终点;月光营火,照亮许多熟悉的笑脸;疯狂画面,停留在我的眼前,发觉默契在渐行渐远。我们约好一起闯荡的那一片天,只剩我一个人孤独地向前。我流浪在拥挤的从前,寻找一页页被遗忘的甜美瞬间。呆坐在公园的秋千,啤酒还没有变甜,却少了傻得很认真的心愿。我流浪在孤单的边缘,怀念挥霍着笑声耀眼蓝天。听着耳边熟悉的音乐,只剩下琴玄,希望回到误解那天,能有机会说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