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乐是一门让人困惑、让人酷爱和难以割舍的梦幻艺术。因为它像令人敬畏的珠穆朗玛峰一样,是最难攻克的“尖端抽象”和“非常容易令人误解”的科学;在这条充满艰辛和漫长的道路上,由于不晓得《歌唱极其微妙的窍门》就在仅隔一层纸的隔壁,几十年来不知道害了多少人远渡重洋,走了多少年不可说不可说,海外赤子痛苦无边血淋淋的冤枉路,不知道摔倒了多少胸怀大志的热血青年,不知道多少人用一辈子的心血齐心协力全力以赴的去钻研,终究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分不清歌唱的东南西北到底路在何方?无有成就永远也走不出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的声乐迷宫。相当难受既非科学的那种没有智慧的瞎唱,不但给观众带来难以容忍的精神刺激,还会给自己的身心带来非常严重的烙印创伤。也许这就是无数的人疯狂的迷恋、探索和梦想解开声乐真谛的魅力所在。

当今的世界真正的高科技只被极少数人所拥有,当今的世界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的。如果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到一些想不到的微妙信息并加以深解意趣,稍作努力或许能达到事半功倍,自己想都不敢想的超理想效果。

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但很多人不知道,世界顶级歌唱大家的那种刚劲有力穿透力极强、高不可攀无与伦比的那种高贵血统、歌唱起来又非常舒服的超级嗓音,真的不是我们屡见不鲜,练了多少年也不解决根本问题的:“咪咪咪、妈妈妈”和多如牛毛、比比皆是的“高位置哼鸣”,又怎么也找不到“梦想中的高位置”的那种嗤之以鼻又非常阳光的方法“自然而然”的练成的。它是用与世完全不同,功夫在诗外的辨证“超自然”的高科学方法和别人做梦也想不到的,大将风范的歌唱观念和拍案叫绝的训练手段,善巧方便秘密造就的。这种在欧美音乐学院从没听说过的“超自然”,令人叹服不让人看的奇妙暗室发声方法,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但遗憾的是为了名利,它首先是被极少数人视为国宝所垄断!它只在屈指可数,几位世界顶级大师歌唱家的“极小圈子中封闭流行”,它是高高在上傲视群雄、外人不得入内的,它是不怕比较敢摆擂台的,它的高境界是外行不能理解的;它不打针不吃药,治疗医院多少年也无法根治的坏嗓的特别效果是难以置信的;它造就辉煌霸气的嗓音,是令人叹为观止无法逾越的,它是让人羡慕的、让人追求的、让众人百思不得其解和深夜无人入睡的;它是不写书不立传,不拍视频不搞讲座,口传心授高度机密的;它顶尖科技的传播是相当保守的,这种在通过几十年的努力终于被我们完全破解--在美声唱法的发源地意大利完全失传的声乐瑰宝,是短时间内成为歌唱大家求之不得的无上法宝和必不可少的秘密武器。常言道,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光说不练没有用”,相信任何一位几十年学习声乐仍感迷茫的歌唱爱好者,接触到这种发声的无上妙方其不可思议令人震撼和难以置信连续变脸的传奇效果,在二十六分钟之内足以让人如梦初醒恍然大悟,捶胸顿足深切痛恨自己盲目的过去,痛定思痛理智选择自己的声乐指南,谨慎持重清醒定位自己的努力方向,亡羊补牢并高度兴奋的发现自己六七十岁的今后,竟然是一片崭新的、惊喜的、令人神往的和我的未来不是梦的美好世界……

                        王宇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