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东部以每小时95迈/140码行驶在95号公路的时候,往往会回忆起上海的交通,高峰时段25公里90分钟的样子。不禁要感叹,人口决定了拥挤,决定了生存空间。当然有时候开着开着,边上会有车子示意变线,然后以40迈的速度挡在我的面前,这个世界,操蛋的司机都是一样的。

在美国,因为地大人少,我所在的佛州博卡拉顿没有地铁,公交20分钟一班6点下班,最近的超市在3KM之外,最近的星巴克在5km之外,所以你买个饮料都要开车出门。美国3.2亿人汽车2.6亿,人均一辆车不是盖的。uber正是利用了这个机遇,盘活美国人手上的资源,于是乎,人人都可以做顺风车的司机或者乘客。

后来我也学会了如何做uber司机,本来做个uber司机是为了学一下语言,打发下班的时间,后来越来越发现,这是一个窥探他人生活的捷径,本文是为了记录搭乘的司机和乘客的生活来反应社会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