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照残红
     母亲说,她出生在戌时,是在最后一道绚丽的夕阳照向大地时,啼出因婴儿清脆的哭声.所以,给她取名紫夕.紫色的紫,夕阳的夕.
    母亲还说,夕阳最美的时候是绛紫色的.因为紫是最凄美的红.
    父亲是秦国丞相,幼年的紫夕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她时常望着天上的流霞发呆,想象着自己的宿命.她如一朵飘摇的云一样,平静而有悠闲地等待着命运缓缓铺展开来.
    十四岁,紫夕已经出落得秀丽娇美.她喜欢穿淡红色的衣服,喜欢在傍晚夕阳落下时,在花从中轻舞,烂漫地笑.
     汗沾粉面含花露,尘染蛾眉柳带烟.
     翠袖翻飞笼玉笋,湘裙飘舞露金莲.
     哪天是父亲出使蔡国归来的日子.随父亲一块回来的还有一少年.紫夕躲在帘后偷偷地打量着他:黑发珠冠,朗眉星目,一副温文儒雅的样子,举止言谈都透出淡担忧伤的气质,一下子让紫夕觉得怜惜.她私下从父亲那里知道,他是蔡公长子,名建.
    夜里紫夕很晚才睡着.她躺在床上一直在想 :哪个叫建的男孩为什么看上去  会那么忧伤呢?
    再梦里,紫夕梦到了他.
    第二天清晨,紫夕在院后花园碰到他,他正对着朝阳,晨曦中他的身影越发清爽英俊。他弯腰向紫夕施礼:“×××……”
     “公子……”她两腮泛出淡淡红晕,半含娇笑。还礼,然后匆忙离开。
     自那之后,紫夕更加频繁地去逛后花园。她时常站在他曾经站过的那个地方,想像着他的样子,望着远处的天空发呆。而他被人送去驿馆,再没出现过。
    她想,她是忘不掉那名少年了。可直到许多年后,她才忽然明白,就是从见到他的那一天起,命运中的那些坎坷便已悄然设定
                          
    秦哀公十一年,秦楚讲和,两国和亲。
    父亲把这件事告诉紫夕时,紫夕正在花园里练习舞步。天边的晚霞缥缈而神秘。紫夕皓腕红袖,娇美如玉。紫色的余辉映在她的脸上,泛起一片片柔和的红晕。满院的绿叶香花全都熔进紫红色的光芒里,娇嫩的花瓣随风缤纷落下,聚在她的脚边,铺成一团花毯。
    许久,父亲叫住她,说:“夕儿,今天,大王召见为父,说要封你为秦国第一美人,出嫁于,楚国太子……”
    父亲缓缓把这些话说完,一脸愧疚,叹一口气,走进房去,留下紫夕一个人呆立在园内,刚刚还幻想着的那些美好,顷刻间,无声碎裂。
    父亲愧疚,是因为不愿让女儿远嫁它国,孤零无依。而紫夕……
    可是她明白,她无法选择。
    紫夕离开秦国那天,整个咸阳城鼓乐喧天,迎亲和送亲的仪队列了好长好长。初冬的风凉凉的,天空被灰蒙的云覆盖着,稀薄的日光透过云层射在冰冷的大地上,不过这些依旧掩盖不了乐队笙簧杂奏,箫鼓频吹的热闹。
    紫夕坐进裹金缀玉,装饰华丽的轿子里,高簪珠翠,红绡飘艳。外面喧闹的锣鼓,以及外面一切的一切仿佛都与她无关,她甚至不清楚自己应该是高兴还是悲伤。见到建的哪天里的一切都逐渐变得模糊。
    轻风吹来,绣花红缎做成的轿帘摇摆不定。她想,到了楚国,自己也许会喜欢上那个楚国太子的吧。清澈的眼睛里忽然布满了新鲜的酸痛。
    仪队在路上走的很慢,每天傍晚,紫夕都能看到苍茫寂静的大地被夕阳染成红色,西方天边慢慢变得只留下一抹绯红,最后沉寂在黯淡的天幕里。
   然而紫夕却不知道。一张结实的网正在一点点地吞噬着她,越收越紧,无法挣脱。
    当紫夕来到楚国都城郢时,成千上万的楚国百姓聚集在街头,来看这位即将嫁给他们太子的美丽的秦国姑娘。
    进宫,朝见楚王。她如同仙子一样出现在楚平王面前。楚楚轻拜,秀姿纤纤,柳眉樱唇,明眸粉面。
    漆黑的夜将一片片高大宏伟的建筑笼罩得苍凉。
    白天繁华得如同蕊宫仙府一样的凤阁帝阕到了夜里竟寂静的可怕。本来要嫁给太子的紫夕,被人送进楚王的寝宫。
    楚王告诉紫夕,太子今晚已经和另一名女子成婚。
    楚王说他可以掌管她的一切,包括她的生命和她的男人。
    紫夕躺在床上,任凭楚王扯去她身上所有的衣服。闭上双眼,她仿佛看到窗外漆黑的夜色里一片残红的夕阳正在一点一点绝望地消褪。
    一连三天,楚王没有离开寝宫一步。三日后,紫夕成了楚平王最宠爱的妃子。楚王为她建造了以她名字命名的“夕红殿”,赏赐给她不计其数的金钗珠玉,水粉华裳,甚至选置了一批有一批的伶人乐工来供紫夕消遣。
    那些穿着华丽服饰的乐工们,脸上总是能轻易地堆出热情洋溢的笑来,有时紫夕看得出神,不觉微笑出来,笑容忽然僵在脸上,不知所措地愣在那里,双眼莫名其妙地渗出泪来,内心隐隐地抽痛。
                           三
    夕红殿里的每一根柱子,每一处雕梁画栋都被漆成了鲜红的颜色。每当落日熔金,暮云合璧,紫红色的光芒就会笼罩起夕红殿的每一片砖瓦,说不尽的辉煌。这一刻是夕红殿最美丽的时刻。每当此时,紫夕都会蹁跹起舞,两只手臂如同振翅的仙鹤的双翅一样优美,像是紫色的幽灵。
    楚王依旧会频繁地幸临紫夕的夕红殿,抱着紫夕说:“你真美。”
    紫夕倚在华美精致的斜榻上,似笑非笑。
    冬天将要过去的时候,紫夕忽然感觉身体不适,日渐消瘦。楚王急急地召见御医,御医把过脉之后,说,那时喜脉。一丝悲凉立刻笼罩紫夕全身,无法排却。然而楚王大悦,赏赐紫夕数以百计的名药奇珍,对她日益宠爱。
    冬天漫天飘飞的雪花被风吹着,落在夕红殿翘起的飞檐上,覆盖上一层洁白的银色。紫夕立在门外,伸手去接,雪花晶莹无瑕,瞬间消融。
    春光柔媚,紫夕陪楚王走在后宫花园的石阶上,百花烂漫,绿柳如洗,人比花娇。
    绿湖如碧,她立在石桥上,出神地看着水中自由自在的鱼儿,嘴角露出浅浅笑意。
    秋雨霏霏,雨停的时候,清朗淡远的天空会有一层一层洁白的云,雪一样堆在蓝蓝的天边。紫夕昂头眺望,思念起家乡的夕阳,还有曾经家乡的一切。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匆忙地开始,匆忙地过往,不论对错。
    十四岁时遇到的他,渐渐被买藏在记忆的深处。
    来楚国的第二年,紫夕生下一个儿子,取名轸。
    幼小的轸儿红润的小脸,纯净无邪的双眼,都让紫夕感到欣慰。她轻轻抚弄着幼儿,就像抚弄着另一个自己,绽放出少有的笑容。
    秋天的风吹在后宫花园碧阴阴的湖水上,荡漾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已经很久不在跳舞的紫夕,喜欢在这样萧瑟而和煦的风中,独自漫步在清净的湖边,心中也充满宁静,没有争宠夺利,俗尘烦恼.
                               四
    楚平王六年,八月十五的中秋夜宴上,她第一次见到楚太子,他坐在昏黄的灯光中,一直注视着楚王旁边的她。
    太子竟与当年的他如此相像!!
    那一夜,紫夕望着天空中的月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又想起当年,秦楚和亲时明明说是要她嫁给楚太子的,为什么她最后却成了楚王的妃子?
    为什么?
    几天后天晴的傍晚,湖边的小路上,紫夕远远看见迎面走来一位男子.是太子.
    太子的双眸里透出的浓浓的忧郁,不禁让紫夕觉得熟悉,似乎,在许多年前就已见过。
    “太子殿下……"
    太子抽动着嘴角,很久,他说:“紫夕……"
    紫夕一怔,他竟然知道她的名字!
    太子望一眼淡蓝的天空说:“父王当年只是楚国公子,为了能做楚王,他先带兵灭蔡,自立为蔡公,后来为了取得秦王支持,就暗中派我到秦国做人质。在咸阳,我遇见一位女孩,她穿一身粉红色的衣服,在夕阳中翩然起舞,清逸而娴静。她就是秦国丞相的女儿,名字叫紫夕。再后来,我回到楚国,说服父王为我迎娶秦相之女,但却由于小人- - - ,可他毕竟是我的父亲,父王掌握着整个楚国,他能枪走我爱的女人,我却只能装作毫不知情,依旧每天在他和群臣面前强颜欢笑-----”
    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肉都抽动着,望住紫夕。紫夕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是这样,她愣在那里,四周的一切,忽然变得空虚,整颗心一直空空地往下沉。
    太子颤抖着伸出右手,抚向紫夕丝锻般滑腻的面颊,轻轻唤着她的名字:“紫夕----”
    他的手指散出暖暖的温度,让紫夕觉得眩晕。紫夕看到,他的双眼里充满清澈的液体。
     这一刻,曾多少次出现在她的梦里,她也很想找一个真正爱的肩膀永远偎依。可事情到了这里,他们又能再改变什么?现在所有的楚国百姓都知道,他是太子,而她是楚王的宠妃,王子轸的母亲。她不能害乐了他还有年幼的轸儿。
    她叫她:“太子殿下----”
    他的手臂触电般从她的脸上挪开,僵在半空中。
    她转身离开。身后,紫夕知道太子建一定在望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但她告诉自己不可以回头,不回头 。热的眼泪从脸上滚淌,落进脚下的泥土里。
    第二天,太子建被楚王派到城父去守边.
     紫夕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她 告诉自己不再思念,不再思念.
    然而,半年后,楚王听信宠臣费无忌谗言,派司马奋扬诛杀太子.
    紫夕只是从宫女那里零星得到消息,说太子逃去了宋国,后来又去了郑国.甚至还有人说太子其实一直在晋国.
     总之,所有的消息都像是真的,又似乎很假.
    太子离楚的第二年,是一个秋天,楚王来到夕红殿,脾气暴躁.他一个人喝得大醉,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说太子已经死在了郑国.
    紫夕的身子猛地惊颤,手中的酒杯滑落在地上,摔得粉碎,酒,流淌了一地。
    那是她最后一次听到关于他的消息。
    楚王很久不再来夕红殿,庭廊日益冷清。楚王又有了新宠,听说是塞外进献的美女,容貌天香国色,倾国倾城。其实紫夕明白,再漂亮的女子到了这里,命运也会变得充满绝望,就像一件任人摆布的饰物一样悲哀。
    轸儿渐渐长大,长得很像太子建,眼神里的表情常常会让紫夕想起他。轸儿时常拉着母亲的手,指着天边的彩霞问是什么,问了一遍又一遍。
    紫夕回答说,那是夕阳。
    紫夕想起自己儿时,也曾经在傍晚指着天空的最西边向母亲询问,母亲总会严肃地告诉紫夕那是残阳,小小的她却非要争执着说是夕阳。有多少往事,明明过去了很久,回忆起来却仍然还像昨天发生的一样亲切。
    浮沉在光影艳丽的人世,伴随着日日不变的天际流云,我们每个人都活得忐忑,疲惫,而且模糊.我们想象着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有太多的事情,我们无法主宰,比如夕照飘渺,比如晚霞残红.
                            五
 
     紫夕嫁到楚国的第十二年,楚平王卒。
     楚平王驾崩的第二天, 立轸儿为楚昭王的诏书传到夕红殿.紫夕拉着儿子柔嫩的小手,说:"轸儿,做一个仁慈的君主,好吗----?"
     夕红殿被改为"怡宁宫",紫夕住在那里,空旷的宫殿回廊,空余画堂春风,晓露红湿,闲看落花,寂寞如斯.
     忽一日,后花园中,紫夕收到一封书简,是从秦国送来的,母亲的笔迹。信上说父亲已经去世。
    傍晚登上台阁,远方天幕红遍,烧云正浓。紫夕时常在睡梦中梦到父亲、母亲、太子建,还有那个跳舞的红衣女孩。梦里他们的笑容清晰,醒来时只余下床前的锦帐流纨和熏炉中袅袅升起的一缕香烟。
    那些往事一一浮现,让人觉得云舒似水,浮生若梦。
    紫夕望着逐渐迷离的绯红,眼角涌出一阵酸涩,心里说:“那,或许就是我的一生。”
                                   后记
   《史记》载:楚平王二年,楚王使费无忌为太子建取妇于秦。秦女好,无忌夜驰归报平王:“秦女绝美,王可自取,而更为太子取妇。”平王遂自取秦女而绝爱幸之,生子轸。更为太子取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