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国际生产要素的重组和产业的转移,国际软件业正在经历生产方式的全球性变革,目前以美国、欧洲、印度、中国等为主形成了国际软件产业分工体系,世界软件产业链中的上游、中游和下游链条分布逐渐明晰。美国作为早期软件产业的发源地和世界软件强国,在软件产品研发和基础研究方面,处于全球领先地位。欧洲在应用软件领域厚积薄发,增势强劲。亚洲软件市场潜力巨大,生产成本优势明显,以印度和中国为代表,占据全球软件外包的较大份额
美国:垄断性软件强国
美国是世界软件强国,其软件产品占有全球 60 %以上的市场份额。美国大力发展基础和核心软件技术,控制着软件开发平台和软件工具,在全球软件产业中居于领先和核心地位。
目前美国软件业呈现两个方面的显著变化,第一,软件服务增长快于软件产品增长,软件业呈现服务化趋势。第二,外包成为新的软件生产方式,美国是全球最大的软件外包来源国。
美国占领全球制高点的经济发展策略,高度发达的市场环境,丰富的技术资源,决定了美国以技术创新为目标,积极发展软件高端领域。由于软件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软件业的利润空间遭受挤压,软件业的高速增长造成了美国国内软件劳动力严重短缺,另外美国本土人力资源的成本居高不下,为了增强核心技术竞争力,降低软件生产成本,软件外包成为必然的选择。

欧洲:软件应用实现新突破
   以德国、英国和爱尔兰为代表的欧洲,在应用软件方面有很强的开发能力,尤其在通信软件、企业管理软件方面,其产品在国际市场有较高的占有率。
德国在应用软件领域具有较强的研发能力, 73% 的主要软件企业自主开发应用软件。全球最大的企业管理软件供应商、第三大独立软件供应商 SAP 的总部设在德国沃尔多夫市。 
    德国也是世界软件行业的出口大国,目前,德国软件的主要出口市场以欧盟国家为主,其次是北美和亚洲国家。近年来软件开发首先向印度、东欧、中国、以色列等国家进行转移。 
    英国软件产业的优势领域有数据库、支撑软件包、虚拟现实、 WAP 技术、基于神经系统的多媒体应用、实时和对安全性要求高的软件以及金融、财务软件和娱乐软件。 
    尽管爱尔兰国小人少,但是在欧洲软件市场的地位举足轻重,赢得“欧洲软件之都”、“欧洲硅谷”的美誉。爱尔兰选择为美国软件企业提供软件的欧洲语言本地化服务作为发展软件产业的切入点,如今,爱尔兰已经成为世界大型软件公司进入欧洲市场的门户和集散地。
    现在爱尔兰具有较强的软件综合研发能力,特别在客户管理系统、无线通讯、多媒体网络教学培训、网络安全、金融银行软件、软件工具、网络工具及应用、嵌入式实时系统软件等方面有着较强的实力。 

印度:出口导向成就外包霸主
印度软件业属外向型产业,大力发展软件外包服务和离岸开发业务。印度的软件出口额占全球市场份额的 20% ,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计算机软件出口大国。印度的软件外包已经占据了美国 60% 的市场份额,成为最大的软件外包服务提供国。 
    印度在软件外包领域取得空前的成本并非偶然。首先,印度软件公司具有较强的项目管理能力,印度的几家大软件公司,其软件项目按合同完成率高达 96% 以上,对时间、质量、成本、过程控制的能力非常强。其次,印度成长了一批较大规模的企业,以 TCS , Infosys 和 Wipro 等万人以上的大型软件公司,可以承接大型软件项目的全系列外包服务。再次,印度软件从业人员的分析能力、营销意识、质量保证能力在国际上拥有良好的口碑。最后,印度的英语语言优势克服了与客户交流的语言障碍。 
    经过了多年从事软件外包编码的专业代工,很多印度大型软件公司开始承接金融服务、电信设备和制造业的全系列软件工程服务,力图在价值链的上游抢得一席之地。
中国:潜力巨大的新兴市场 
     中国已经成为亚太地区最具发展潜力的新兴软件市场。赛迪顾问公司发布的《 2004-2005 年中国软件市场研究年度报告》显示: 2004 年中国软件市场实现销售额 479.1 亿元,比 2003 年增长 19.9% 。根据预测, 2005 - 2009 年,中国软件市场将以 19.8% 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增长, 2009 年的市场规模将达到 1180.4 亿元。
我国软件业的发展既重视发展面向国内市场的软件应用,也积极发展以软件外包为代表的国外市场。 
    一方面,我国软件具有广大的国内市场需求,特别在产业结构调整和传统企业改造过程中,国内软件企业大有可为。信息化推动工业化,工业化促进信息化的国策,为国内软件企业的发展提供充分的发挥空间。特别是在金融、电信、政府、教育、能源等关系到估计民生的行业,以软件为代表的信息产业,将在这些行业发挥积极的作用,而在机械电器、石油化工、纺织服装、食品饮料、建筑材料、医药化工、汽车等行业应用软件,也形成了行业竞争的新优势。 
    另一方面,积极发展外向型软件成为振兴中国软件的战略之一。中国加入 WTO 后,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国际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市场的竞争其实就是国际市场的竞争。近年来,我国本土企业遇到来自国际企业越来越大的压力,面对近几年全球软件业的又一次大规模变迁的机遇,中国找到了切入市场的最佳时机,积极参与全球软件外包的竞争。作为全球软件业的新兴力量,在日本和美国市场的突破,促使中国软件外包业的崛起,由此,中国被公认为是新兴的国际软件外包中心。
    正如经济的全球化离不开中国的参与那样,软件业的全球化也离不开中国的参与,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国内巨大的发展潜力带来的新机会,将吸引更多的国际软件公司进入中国,中国一批规模化的软件企业不断走出国门,寻求国际化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