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日 晴


  看着校园里越来越多的光头在闪亮,我心里又不禁不住活泛了,说实话,从小到大除了剃满月那次好象再没让脑袋见过光,所以,剃个光头对我而言级具诱惑。


  刚进大学,好象应该酷一酷,狠狠心,我朝理发店走去。


  里面还有几个人在等,老板说:“这么短的头发,理平头吗?”


  我说:“不,理光头。”


  老板笑起来,对其他人说:“理光头的优先吧,五分钟就搞定了。”


  十分钟后我出了理发店,头皮上无拘无数的,摸摸,有点扎手。觉得自己像个和尚,


  又想自己说不定上辈子就是和尚出身。


  回到宿舍,舍友们都惊讶不已,狂笑过后,每个人都忍不住上来摸一把,说:恩,手感蛮好!


  去去去!把我的头当抹布了?谁摸我脑袋我跟谁急!


  6月5日 晴的好难受


  今天上网,忍不住把理光头的消息告诉我外地的同学。


  想不到,他竟然给我讲了一个笑话——


  一个女孩在浴室洗澡,家里的鹦鹉大叫:看到了,看到了!女孩生气了,恶狠狠地对鹦鹉说:再叫就拔光你的毛!


  次日一光头男子到女孩家做客,鹦鹉马上飞到客人肩头问道:喂,你也看到了吗?


  说完故事,同学还一个劲地问我,你,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


  我气得差点晕倒……


  6月10日 晴得一点新意都没有


  最近过得有点郁闷……


  今天下午的理论课没去上,这很平常,每节课都有人不去上的,我也不是第一次。可没想到,上了半节课,老师环顾了一下教室,说,今天好象有人翘课啊,没来齐啊。


  大家在下面喊,来齐了,来齐了,来得够多了。老师慢条斯理地说,哪个光头呢?我记得你们班有个光头的,他今天没来吧?


  同学回头把这事告诉我时,我心都酸了,看来以后别想旷课了……


  欲哭无泪啊。


  6月11日 拜托不要再晴了好不好


  由于昨天的教训,今天六节课我都去上了,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比如我刚打个盹什么的,老师”关怀“的目光就越过几十号人立即过来了:哪个光头的同学,睡够了没有?


  我只好撑起眼皮看着他。


  外系的老师都不怎么认识咱们,平时点名都是看着花名册或点学号,就像中奖一样,点上谁谁倒霉,全看个人运气。现在可好,老师根本不看花名册,张口就来,请那位光头同学……


  好命苦。


  6月18日 给下点雨吧


  终于成功说服了其它两人去理了光头,我们班一共就有三个光头了,我的噩梦被分担了三分之二。


  我很感激他们,把他们当知己,所以今天上英语课特意和他们坐一块,光头见光头,照亮了半边天,也照亮了老师的眼睛。


  我们三心不在焉地听着课,这时,英语老师说,请第二排第二个光头同学站起来。


  我左看右看,明确了自己的地理位置,级不情愿地站了起来。


  “请问1点58分用英语怎么表达?”老师面带微笑,不知道他乐什么。


  这个简单,我脱口而出,Two to two。(秃秃秃)


  然后,全教室的人多笑趴了!天哪,又被耍了!


  同学们,记住我血一般的教训啊,千万不要理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