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上起来,定的六点闹钟,竟到快七点才爬起来,哈哈,真不可思议。买了两个胡萝卜馅饼,就奔向公交站,边走边吃,好家伙,刚出锅的馅饼就是鲜嫩呢,如同处子的肌肤般暖热,含在口里快乐地嚼着,很快赶到站牌下,等了一会儿,直达地铁口的车还没到,干脆坐上还差一站的车,大不了地下跑一站嘛,什么大不了。很久没长跑了,一站路跑下来竟累的我气喘嘘嘘,难以想象这就是我,是那个可以在半小时内绕校园跑八千米的我,奶奶的,几日不练,退化成这样了,不行,以后还要锻炼身体,多锻炼。

     到了地铁上,旁边站了个美女,跟我一样高,她拿了一份电脑报翻来翻去,不时装作整理头发的样子,侧头观察我一下。我只做不见,而当她再去看电脑报的时候,我就看她的秀发。黑亮的秀发,性感动人,怎能不吸引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