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税务制服引发的笑话
     新税务制服引发的笑话
今天,俺的心情格外愉悦,因为盼望很久的春秋装新税服发放到手,早晨,为配合新装臭美,俺雪花膏涂抹三层,剔须刀磨钝六把,虽然姿色上已经比不上二八佳人,自我感觉心理年龄年轻了九岁,好在不用对镜帖花黄,我把吃早餐的时间挤出来全用在了穿衣打扮上……
你说,这人就是邪门儿,要是统一着装,人家根本就看不出你是副科还是正处,大家的社会地位虚荣心是平等的,怪不得当领导的总不习惯着装,怕一块出门下企业,人家不知道先开哪个车门……
今天的天气就是好,阳光当头照,小鸟喳喳叫,春风添妩媚,喜鹊对俺笑,穿上新税服的第一天去上班,俺都有点找不着堂屋南山了……
当俺走到南湖路商贸城批发一条街时,意外发生了—— 只见那些占道经营,乱停乱放的商贩呼啦一声,似秋风卷落叶般的仓皇四散,这时一位大妈推着热炒的板栗边跑边喊:“快跑呀,城管的来啦——”我急忙向尊敬的商户敬个礼,正想解释,这时有位熟人上前紧握我的手,并向大家高喊:“都别跑,我认识,这哥们的制服是公安——”一位老大娘愣过神从地上拣起滚落的烤红薯,拍拍身上的土,显然是虚惊一场……
早春的四月,春风荡漾,俺梳理一下心情又匆匆上路…… 突然发现情况不正常,商户不惊,可那骑摩托车的、驾驶农用运输车的都避着俺走,一位农民伯伯开着农用车装载一车土豆,从俺身旁绕个S弯,嗖地一声比嫦娥奔月都躲的快…… 我急忙高声问老伯:“你为啥跑呀?”那老头回头一笑:“哈哈,你别装啦,明知道我没驾证,让你逮着还不赔干我这一车土豆呀……” 俺站在道旁,久久回过神来,原来他把俺当交警啦!
临近单位门口,俺的神采再也无法飞扬,偏巧,一位行路匆匆地风韵×××一个箭步拦着俺,焦急的问:“大哥,去哪里给孩子注射疫苗?”
“拜托呀!我哪里会知道?!”
“你不是卫生防疫站的?”
一脚未迈进大门,我当场晕倒。
当我清醒过来时,已躺在邻家诊所的病床上,医生说俺这是“激情受挫综合症”。
给我打点滴的×××呵气若兰,柔声柔语,看俺渐渐苏醒,温馨地提醒俺:“这位大哥,给你用都是好药呀!”
“为啥?”
“还不是看你在检察院上班面子上?”
我再次晕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