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hina_thinker 提交日期:2011-1-13 3:17:00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访问量:982

 

 

     触及这个话题的人还真不少,但谈的太深奥,太学究,很多人因为听不懂,也就不愿再听下去了。这里,我换一个简单明了的方式,来解释这个中国亟需解决的问题。
“国进民退”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虽然国家强大富庶,蒸蒸日上,但老百姓的日子适得其反,越来越难过。
如果说,谁是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我当然要说是孕育中国人民的中华民族。海外华人勤奋努力,只有用“忘我”这样的词汇才能描述。国内的同胞不用说,没有他们的勤劳,中国今天GDP经济总量居世界第二位是不可能的。除了中国老百姓是最最勤劳的一族,中国企业家是不辞辛劳的另类,也不否认,即使是贪官污吏,他们也是贪得鞠躬尽瘁,累得死去活来。
勤劳付出了艰辛的代价,中国老百姓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理应得到相应的回报。现在国家强大了,有钱了,×××储备几乎是GDP的50%,老百姓应该分享一部分改革开放的相应成果才对,才合理。就是说,中国人民到了整体富起来的时候。但是事与愿违,结果冷冰冰,还当头一棒,无情的现实是,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对比过去整体提高了,但却远远赶不上国家和政府富裕的速度。相比之下,随着苛捐、杂税、房价、物价飙升,以及养老、育儿、防病、防灾、防死所必须的储蓄,中国老百姓反倒越来越穷,日子越来越难过,与国家和政府迅速暴富形成鲜明的反差,匪夷所思,令人不解。
我们赞美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丰功伟绩,惊叹中国国家实力的全面提升,但我们同时看到,衡量中国人民是否幸福安康的基本指标,仍然在普世标准下深深垫底,甚至远低于亚非拉许多贫穷国家。特别是,贫富悬殊的“剪刀差”正在迅速扩大,首屈一指,亮起“红灯”,早已超出了许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无法容忍的底线。
那么,中国为什么会发生“国进民退”?
用三个最基本的经济数据,即可以解释清楚。
首先,中国最引以为傲的GDP经济总量,从1980年占全球GDP比重的4%,一跃上升到2009年8%,并在2010年第三季度一举超过日本,仅次于美国,成为世界上经济综合实力第二大强国。毫无疑问,这是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经济模式所创造的举世奇迹,也说明中国实实在在地富裕起来了,应该反馈社会,回归于民。尽管如此,中国人均年收入只接近4000美元,而美国人和日本人均年收入均在40000美元以上,是1:10的差距。坦率地说,这个差距不是10 年、20年、30年赶得上的。
高效率可以驱动GDP提升、产业升级,产品和服务质量提升,但鉴于国家体制和社会性质,难以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和中国老百姓收入水平的同步跟进,大幅度提升。原因是,这样做当然可以拉近贫富差距,国富民强,却势必冲击既得利益获得者和争取者的根基,几乎没有可能。而且必须明白,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建立在高效率的政府行政力量、充分挖掘和利用稀缺的自然资源,依附在正在一步步消失殆尽的人口红利、生产成本和产业优势的基础之上,未来持续发展将十分艰难,只能从内需出发,别无他法。因此,从10美元到4000美元的增长并不难,但要从4000美元到40000美元,则极为艰难。
其次,国家有钱了,是不是老百姓的钱袋子应该鼓起来了,当然也没有。中国劳动收入,从1983年占GDP比重的56%,一路下挫,直到今天的 36%,再一次拦腰截断。除了低收入,再加上高涨的税收、通胀、房价、物价、教育、医保等,雪上加霜,中国老百姓入不敷出,苦不堪言。
GDP 大幅上升,老百姓收入锐减,结果是中国国力增强了,老百姓却没有钱花销,没有钱享受,哪来的幸福?事实是,中国民间消费与GDP增长完全背道而驰,从 1952年占GDP比重的69%,倾泻于今天的 36%。GDP上升100%,劳动收入和民间消费下降50%,算一算正负差距的绝对值,太可怕了。
没钱,钱少,自然无法消费,不能幸福,中国老百姓能富吗?
国家富庶并没有转化为老百姓富有,就是国进民退。无法理解的是,中国政府却富得冒油,一举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大政府,诸如“白宫”豪华建筑似的乡政县市各级政府高楼大厦,气势磅礴,不可一世,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政府不仅掌握着最能来钱的土地批发、开放和利用资源,而且政府各项支出逐年递增,从计划经济时期占GDP比重的16%,以翻倍的速率上升到今天30%。记住,又是一个翻倍,国家等同于政府,GDP和政府开支几乎同步上升100%。
那么,美国为什么没有发生“国进民退”?
这里需要找一个中美政府预算支出的参照体系来比较。近年来,美国政府的支出大幅下降,已经不到GDP比重的17%,而且在野党和选民的压力下还在不断削减,即便由此导致政府经济拮据、破产倒闭也无所谓。我所在的加州,是为美国GDP贡献最大的州,2008年创造的GDP总值1.85万亿美元,占当年美国 GDP总量的13%。但遗憾的是,加州政府今天已经成为美国最穷的政府之一,欠债累累,穷的叮当响,裁员不断,人心惶惶,随时面临停摆、破产的危险。
美国控制政府支出的办法,简言之,就是通过民意监督和选举换届,“将不合格的政客选下去”,此招不仅厉害,而且管用。在野党不断给执政党和政府出难题,施加压力,加上媒体天天渲染,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使得政府官员不得不如履薄冰,清廉执政,遵守起码的游戏规则,为老百姓谋福利。因此,在GDP增速时,政府支出才可能勉强上升,而如今经济衰退,“小政府、低税收”盛行,政府直接严控通胀,间接打击物价,效果显著。如今,美国民间消费和人均收入仍然分别稳定在70%和40000美元之上,美国老百姓的生活水准并没有受到明显影响。那些说美国人生活品质大幅回落的人,实际上不了解美国,也许从没来过美国,来了也是走马观花。
比起社会主义的中国,美国不畏“民进国退”,不可能“国进民退”,已经做到了“民为先、国之后”,更像一个活脱脱的社会主义国家。
可幸的是,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国进民退”这个攸关老百姓生存的第一民生问题,中国一线领导人已经提出了以“民富国强”取代“国富民强”的口号,将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历史性地摆在了国家或政府的前列,值得赞赏。尽管说来容易做来难,但我仍然希望中国政府痛下决心,说到做到,在未来几年深化改革的过程中,从政治改革切入,彻底扭转“国进民退”这一国家层面的负面形象,沿着“民富国强”这条利民利国的正确道路走下去,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