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初开 
那是在一九九一年,令人痛苦难耐的冷战渐渐走到了尽头。和平安详的空气开始升起在地平线。在计算科学领域,随着强大硬件的推出,计算机的极限能力已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一个辉煌的未来似乎已渐露端倪。

但,还是缺了点儿什么?在操作系统领域,存在着一大片空白。

一方面,DOS还统治着庞大的个人电脑王国。 比尔盖茨花$50,000从一个西雅图***手中买来DOS。之后,靠着聪明的市场策略,这个简陋的操作系统悄悄***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PC用户没有其它的选择。苹果机虽好,但它的天价没人能承受得起。它和大众需求保持着遥不可及的距离。

计算领域的另一个阵营是UNIX世界。但UNIX更是贵不可攀。为了追求高额利润, UNIX销售商把价码抬得足以吓跑随便哪个PC用户。贝尔实验室曾慷慨地向高校提供UNIX的源代码。但现在,这些源代码被小心地看管起来,不再对外公开。更令全球PC用户心烦的是,软件市场的大玩家们没能为这一问题提供个有效的解决方案。

MINIX似乎是个选择。它是在荷兰当教授的美国人Andrew S. Tanenbaum 从零开始编写出来的。 MINIX的初衷是为了向学生讲授操作系统的内部工作原理。 MINIX的设计是面向当时最为流行的Intel 8086微处理器。

作为一个操作系统,MINIX算不上一流。但它的好处是你能得到它的源代码。只要你有Tanenbaum写的《操作系统:设计与实现》这本书,你就能得到那12,000行用C和汇编写的源码。头一次,程序员或***可以有机会读一读操作系统的源码——这种被软件商严加看管的东西。 Tanenbaum用详尽简洁的笔触探讨了编写操作系统的艺术。他是个一流的作者,迷住了一批当时计算机领域最聪明的大脑。全世界学计算机的学生都在钻研这本书,通过读它的源码来了解他们电脑里运行的MINIX操作系统。

Linus Torvalds就是这些学生中的一个。

呱呱坠地
在1991年,Linus Benedict Torvalds还是个芬兰学生,在赫尔辛基大学念计算机专业二年级。同时他也是个自学成才的***。这个长着沙滩黄头发、说话软绵绵的二十一岁芬兰帅哥喜欢折腾他的电脑,把它不断推向能力的极限。但他缺少一个合适的操作系统来满足他如此专业的需求。MINIX不错,可它只适合学生,是个教学工具,而不是一个强大的实战系统。

当时,全世界的程序虫们都很看好Richard Stallman的GNU项目——一个致力于推出自由、高质量软件的运动。

在计算科学的王国里, Stallman是个倍受尊崇的神话式英雄。他令人景仰的职业生涯是从大名鼎鼎的MIT人工智能实验室开始的。

七十年代中后期,在那里他开发出了著名的Emacs编辑器。

八十年代早期,商业软件公司从人工智能实验室吸引走了绝大多数优秀的程序员,并和他们签署了严格的保密合同。Stallman为此大大不爽。他认为软件和其它产品不同,在复制和修改方面,它不该受到任何限制。只有这样,才可能开发出更好更强的软件。

1983年,他在著名的《GNU宣言》中,向世人宣告了GNU项目的启动,开始了贯彻其哲学的自由软件运动(注:GNU一词是‘GNU's Not Unix’的递归缩写)。为了最终实现开发出一个自由操作系统的梦想,他得先制造些工具。

于是,在1984年初,Stallman开始创作一个令商业企业程序员叹服的作品——GNU C编译器(gcc)。他出神入化的技术天才,令所有商业软件程序员自愧不如。 gcc被公认为世界上最高效最强健的编译器之一。

Richard Stallman,GNU项目的创始人。

到1991年,GNU项目已经开发出了众多的工具软件。大家期待已久的GNU C编译器也问世了。但自由操作系统还没有出现。 MINIX也受制于版权(后来,在2000年4月, Tanenbaum在BSD许可证下发布了自由的MINIX)。 GNU操作系统内核---HURD---还在开发之中,几年之内还不可能面世。

 
拖了这么久,终于该说说Linus了。

1991年8月25号,Linus在MINIX新闻组发出了历史性的一贴:

From: torvalds@klaava.Helsinki.FI (Linus Benedict Torvalds)
Newsgroups: comp.os.minix
Subject: What would you like to see most in minix?
Summary: small poll for my new operating system
Message-ID: <1991Aug25.205708.9541@klaava.Helsinki.FI>
Date: 25 Aug 91 20:57:08 GMT
Organization: University of Helsinki

Hello,各位使用minix的朋友:
我正在写一个基于386(486)AT机器的(自由)操作系统(只是出于爱好,不会做得象gnu那么大、那么专业)。我从四月份开始酝酿,现在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我现在想知道一些你们对minix的看法,它哪点好?哪点不好?因为我这个操作系统和minix多少有点儿类似(文件系统采用同样的物理布局[因现实原因],其它方面也有类似的地方)。我已经把bash(1.08)和gcc(1.40)移植过来了,而且它们运转正常。这意味着在下面几个月里,我将给它加上更多实际的功能。所以我想知道大家都希望它有哪些功能。欢迎多提建议,但我不敢保证能实现你的建议 。

Linus (torvalds@kruuna.helsinki.fi)

附:没错,它不包含任何minix的代码,而且它有一个多线程文件系统。它现在不能在其它硬件上转(因为用了386任务切换机制,等等),而且除了AT硬盘,它基本上不支持任何其它硬件。这就是全部了。

从这个帖子不难看出, Linus自己并没预料到他的小创造将会改变整个计算科学领域。 1991年9月中旬,Linux 0.01版问世了,并且被放到了网上。它立即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源代码被下载、测试、修改,最终被反馈给Linus。10月5号, 0.02版出来了,同时伴随着Linus著名的声明: 

From: torvalds@klaava.Helsinki.FI (Linus Benedict Torvalds)
Newsgroups: comp.os.minix
Subject: Free minix-like kernel sources for 386-AT
Message-ID: <1991Oct5.054106.4647@klaava.Helsinki.FI>
Date: 5 Oct 91 05:41:06 GMT
Organization: University of Helsinki

你在怀念minix-1.1时代的美好时光吗?那时你自己写着驱动,充满了成就感。现在没什么好项目可做了,是吗?你在拚命啃一个操作系统,修改它以满足你自己的需要,是吗?现在minix已经没什么需要你去改进的了,你为此怅然若失,是吗?没机会再熬通宵去改进一个小程序了,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帖子就是给你的 :-) 

一个月前我曾经提到过,我正在一个AT-386 机器上开发一个自由版本的、类似minix的操作系统。现在它终于出来了(尽管未必能满足你的期待)。我乐意把源代码公开出来,让它传播得更广。它现在仅仅是0.02版(外加一个(很小的)补丁)。但是我已经成功地在它上面跑了 bash/gcc/gnu-make/gnu-sed/compress等程序。我这个小宝贝儿的源程序在nic.funet.fi(128.214.6.100) 下面的 /pub/OS/Linux 目录中可以找到。该目录中还有些 README 文件,还有几个在linux下能工作的可执行文件(bash,update和gcc,你还要求些什么呢 :-)。完整的内核源代码都公布在这儿了,因为里面没用到minix的源程序。而函数库的源程序只是部分开源,所以目前还不能提供出来。拿到源代码后,直接编译就行了。编译完,就能转了。哈哈。可执行程序(bash和gcc)的源代码可以在同一网站的/pub/gnu目录里找到。 

Linus (torvalds@kruuna.helsinki.fi)

几周以后,Linux 0.03版发布了。12月份,0.10版发布了。这时的Linux还显得很简陋。它只能支持AT硬盘,而且不用登录(启动就进bash)。 0.11版有了不少改进,可以支持多国语言键盘、软驱、VGA、EGA、Hercules等等。 Linux的版本号从0.12直接上升到了0.95、0.96......不久, Linux的源代码就通过在芬兰和其它一些地方的FTP站点传遍了全世界。

谁与争锋 
不久,Linus开始面对挑战。他面对的不是别人,正是Andrew Tanenbaum,那个开发出MINIX的伟大教师。

在给Linus的一个回贴中,Tanenbaum写到: 

“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在1991年还设计这样一个整体架构的内核是个根本性的错误。你该庆幸不是我的学生。这么个设计,在我这儿你得不了高分 :-)” 
(Andrew Tanenbaum to Linus Torvalds) 

Linus后来承认说,这是关于开发Linux他所得到的最坏评价。 Tanenbaum是当时的知名教授,他说的话自然很有份量。但这次面对Linux,他的话没能奏效,因为Linus不是个轻易服输的人。

Tanenbaum还宣称: “Linux过时了。” 

现在轮到新的Linux开始反击了。以强大的Linux社区为后盾, Linus给了Tanenbaum一个恰如其分的回复:

你的工作是教授、研究员。这对于minix的大脑损伤是个绝妙的解释。 
(Linus Torvalds to Andrew Tanenbaum)

Linux的开发在继续。不久,加入开发的人数就超过了一百,然后是数千,然后是数十万。Linux不再只是个***的玩具,配合上GNU项目开发出的众多软件, Linux已经可以走向市场了。它最终在GNU公共许可证下发布,这保证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获得它的源代码,可以自由复制、学习和修改它。学生和程序员们都没错过这个机会。

不久,软件商们也来了。Linux是自由的操作系统。软件商们需要做的只是把各种各样的软件在Linux平台上编译,然后把它们组织成一种可以推向市场的形式。这和其它操作系统在运作模式上没什么区别,只是Linux是自由的。 Redhat、Caldera、和其它一些公司都获得了相当大的市场,获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用户。除了这些商业公司,非商业的编程专家们也志愿地组织了起来,推出了他们自己的品牌——享誉全球的Debian。配上崭新的图形界面(比如X Window System、KDE、 GNOME), Linux的各个品牌都倍受欢迎。 

好戏连台,惊喜不断。除了PC机,Linux又被移植到了许多其它平台上(PowerPC、Sun Sparc、ARM、Alpha...Debian就支持十几种CPU)。它还被人安装到了3com的手掌计算机上。另外,利用集群技术,许多Linux单机可以被组织成一个整体,用于并行计算。1996年4月, 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利用 68台Linux单机搭建了一个并行计算系统,用它来模拟YZD爆炸的冲击波。与其它超级计算机不同的是,用Linux搭建的集群计算机非常便宜。这种DIY出来的超级计算机只花费$152,000,连人工(连接68台PC的线缆)都包括了。这价格只是同级别商业机的十分之一。它的峰值计算速度可达每秒190亿次(19 billion, )。在世界超级计算机排行榜中它排在第315位。它运行稳定可靠。三个月后,还不必重启动。

今天,Linux最大的优势就是推动它前进的巨大开发热情。一旦有新硬件问世, Linux内核就能快速被改进以适应它。比如, Intel Xeon微处理器才问世几个星期,Linux新内核就跟上来了。它还被用在了Alpha、MAC、PowerPC上。甚至在手掌机这一少人问津的领域都可以运行Linux。正如它在1991年诞生时那样,Linux正以同样的热情阔步走向新世纪。

至于Linus本人,他保持着简单的生活。不象比尔盖茨,Linus不是亿万富翁。完成学业之后,他移居美国,在Transmeta公司找了个工作。 Transmeta公司在指导完成了一个绝密项目的研发之后,推出了自己的Crusoe处理器。Linus是这个研发小组中活跃的一员。最近,他和Tove结了婚,生了个女儿,取名Patricia Miranda Torvalds。世界范围内的计算机社区都对Linus推崇备至,到目前为止,他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受欢迎的程序员。

Linux之父:Linus Torvalds

风雨十年
Linux的开发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它用十年的蓬勃发展否定了所有持怀疑态度的警告和预言。今天,Linux是有史以来发展速度最快的操作系统之一。从91、92年的几个技术狂热者发展到今天数以百万计的普通用户,这绝对是个不平凡的历程。大商业公司们“发现”了Linux,将数以百万计的美元倾入到开发中来,这一事实无情地驳斥了 “开源运动反商业”的谬论。IBM曾经视开源社区为洪水猛兽。而现在,它已经将大量的资金转移到以Linux为平台的开源解决方案中来。

但真正让人感到惊喜的是,Linux开发团队持续不断地壮大,并在世界范围内扩散开来。这些开发者以旺盛的精力和高涨的热情不断改进着Linux的功能和性能。 Linux的开发工作并没有象“代码封闭论者”所妄言的那样 “最终消失在一片混乱之中”。正相反,Linux的开发是有组织有秩序的,它采用的是一种精心设计并被细心维护的开发模式。在这一高效开发模式下,数以千计的开发者们把各种各样的应用软件注入到Linux平台中来。

商业企业不再对Linux心怀戒惧,因而大量的软件商开始提供Linux平台上的产品支持。软件质量有了更可靠的保障,在办公室里使用Linux不必再有“风险自负” 的担心了。说到可靠性,Linux在1999年CIH病毒肆虐和一年后的 ‘爱虫’病毒流行时,证明了自己的强健。这些相当简单的小病毒把世界搞得一团糟,而所有的Linux机器却丝毫不受影响。这充分显示了它出色的免疫力。当Redhat这样的Linux排头兵走向市场的时候,它们受到了热烈的欢迎。甚至在近几年dot-com网络泡沫破灭之后,它们还在持续蓬勃地发展壮大。这也大大增强了人们对Linux的信心。许多大大小小的商业公司开始采用Linux作服务器和工作站平台,把Linux作为办公室系统的可靠支撑。

Linux桌面应用的崛起 
那么,针对Linux人们报怨最多的是什么呢?在过去,也许就数它的字符界面了。很多对Linux感兴趣的人被传统的字符界面吓着了。 “字符界面可以让你无所不能”,一些执着的***会向你这样辩解。但对于数百万的普通用户,这意味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它。现成的X Window图形界面和窗口管理器并不能满足普通计算机用户的期待。这一直是MS Windows追随者们的GJ把柄。但在过去的几年间,情况发生了改变。象KDE和GNOME这样非常专业的桌面环境呈现在了人们的面前。这些桌面环境的较新版本使人们对Linux的“用户友好性”有了更好的认识。尽管一些铁杆用户在报怨,图形化使***文化失去了其原有的纯正品位。但图形化大大改善了Linux在普通用户心目中的形象,促进了Linux的流行与推广。 

KDE 4.7 桌面环境

GNOME 3.0 桌面环境

Linux在第三世界
Linux在发展中国家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这也许是它对世界影响最大的地方。在Linux出现之前,发展中国家在计算科学领域大大落后于西方。硬件价格虽然不断下滑,但在第三世界国家,计算机爱好者们饱有热情,却又囊中羞涩。软件的高昂价格一直是个巨大的经济负担。无奈中,他们只能求助于各种各样的盗版软件。这直接导致了盗版的泛滥,盗版金额高达数万亿美元。话又说回来,大多数商业软件的标价都大大超出了发展中国家人民的承受力。举例来说,一个典型的操作系统软件至少标价$100。在一个年人均收入只有$200-$300的国家,这$100是个巨额数字。 

Linux和其它开源软件的崛起彻底改变了这一切。在适当的减裁之后, Linux可以在硬件配置极低的计算机上运行。这使得Linux成为穷人的理想选择。在发达国家已经成为历史的老旧机器,比如486/Pentium 1计算机,在发展中国家还在被使用着。Linux使得这些老旧机器继续发挥作用。在第三世界,高昂的软件价格是个大问题,所以开源软件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在亚非拉,Linux成了众多计算机爱好者们的选择。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Linux被本地化。这标志着它真正走向了全球。 Linux的相关文件被翻译成了各种语言,包括很多冷门的语言,比如,越南语。 

从桌面系统到超级计算机 
Linus Torvalds当初开发Linux,只是出于一个***的爱好。自从Linux运行在了一个破386机器上以后,到现在,它已经走过了一条很长的路。今天,它最令人瞩目的应用领域是大规模并行计算集群。 

根据世界超级计算机TOP500排名,Linux不仅占据主导地位,同时它还有将其它对手挤出500强名单之势。在世界上500台最快的计算机里,强劲的开源操作系统Linux占了其中的485个位子,再创新高。换句话说,世界上最快的计算机里97%是基于Linux的。

走向未来 
Linux从一个***的个人项目发展到一个遍布全球的操作系统,这一历程就象一次生物的进化。八十年代早期, Richard Stallman发起了GNU项目,为开源软件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Andrew Tanenbaum教授开发的MINIX系统,把操作系统的学习研究从单纯的理论教学带入到实践阶段。最终, Linus Torvalds用他追求完美的无尽热情催生了Linux。在过去的几年中,开源社区成千上万的人们不断地呵护滋养着它,谱写了计算机革命史册的光辉一页。今天, Linux不再是一个学生***的项目,它成了一个世界范围的奇迹。在开源运动的精神感召下,IBM这样的大公司和千百万热情的人们都加入了进来。在计算科学的历史上,它将是人类最辉煌的成就之一。 

Linux的标志是一只小企鹅。不象其它商业操作系统, Linux没有采用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徽标。这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小家伙充分表达了自由软件运动无忧、无虑、无畏的态度。这个可爱的徽标诞生于一个有趣的小故事。据Linus说,Linux最初并没有徽标。一次,Linus去南半球某地度假,碰到了一只企鹅。它长得并不象现在的Linux徽标。Linus想去亲近这小家伙。结果,小企鹅在他手掌上重重地拍了一翅膀。这次有趣的经历导致了后来Linux徽标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