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念,小时候的年味
人越长大,就越怀念小时候的年味
倒不是那时候有多么欢喜
而是再也找不回曾经的感觉了

还没到过年,爷爷奶奶就会提前亲手炊好“甜粿”。那时候我和妹妹两人会在旁边打下手,帮忙往灶里添柴烧火。调皮的时候,往往去外面客厅抽些纸巾往灶台里扔,特别享受那一刻火势变旺的感觉。

除了吃到腻的甜粿,和暂时告别作业的烦恼,最欢喜的莫过于:妈妈会给我们每个小孩买一套过年的新衣裳。拿到衣裳的那一刻,常常幻想到时候穿上它该是多么帅倒众生。

腊月二十四,全家总动员大扫除。我最爱负责的是清理墙角的蜘蛛网,时不时还可以拿一只被我踩死的蜘蛛放在妹妹面前,欺负一下怕蜘蛛的妹妹。

除夕那天大人们从早上就开始忙活年夜饭,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就开饭啦!一大家子人围在一起品着美味佳肴,席间谈笑风生,好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吃完饭后,我们几个小孩总爱拿着花生牛奶、新奇士、百事可乐或者雪碧招摇过市,并肩而行。

整个村子,火树银花不夜天。夜空传来的爆竹声,会让我们顷刻间抬头45度角仰望,时而安静时而激动地看着×××绽放,小孩子们拿着5角一支的×××,狂乱飞舞,不亦乐乎。

叔叔阿姨们递给我压岁钱的时候,母亲大人总是说不用不用,而叔叔阿姨们又固执要给,于是总会上演一场“一方要给,一方想拒”的精彩大片。

后来坎坷地拿到压岁钱,还是逃不过向妈妈“纳税”的命运,她美其名曰:“孩子,先把钱放妈妈这里,等你长大再给你!”

天啊,太单纯了,这是童年最大的谎言吧!

过年除了有很多好吃的零食之外,最让我心里泛甜的就是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堂表兄弟、堂表姐妹了。

记得那个时候,我们一大群小孩子会在爷爷奶奶家里上演捉迷藏的年度大戏,会挤在一个房间里蹦床,以致那时候玩到很晚才硬被爸妈强行拉回家洗漱。

从前没有手机没有WIFI,但日子却过得很开心。怀念那些年,那份浓浓的年味儿。

新年马上就要到了,祝大家:
狗年旺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