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一个香港自称资产阶级学者的大学教授,从2005年延续至今一下子成了誉满天下或者说谤满天下的风云人物。就是他掀起了10年来关于国企改革的最大论争。
http://tingtang.cn
  有人将他视为居心叵测的野心家,有人认为他是挑明国王什么都没穿的小孩,有人把他捧成利益丧失者的代言人,但他更像是“闯进瓷器店的公牛”。
  
  郎咸平在学界很孤立,不过他在民间却有着“登高一呼,应者云集”的效应。
  
  郎实属性情中人,个性张扬,不为人喜也就在情理之中。没人会认为郎咸平是个圣人,但其人品无关宏旨。
  
  郎咸平的发言之所以引发如此轩然大波,既不是由于他人品高尚,也不是由于他思想深刻,而是他在一个合适的时机把一个久被漠视的重大问题摆到台面上。其产生的巨大影响由很多因素凑集而成,当中背景因素的重要性,超过个人因素。
  
  
  这个重大问题就是,当前中国,一些国有资产正在遭到瓜分,理应属于全民的财富在一些地方落入少数权贵手中,MBO是国资流失的重要渠道。
  
  在这场浪潮中,一些国企产权的政府委托人和私人资本家进行权钱交易、暗箱操作、私相授受,极大损害了全民的利益。这是无需多少专业知识,仅凭常识就可知道的事实。
  
  
  郎咸平抓住了问题要害。他跳出来直斥部分企业家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具体论述是否严谨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把话题挑起来了,把问题摆到了桌面,民众的困惑有了正面回应。但不少经济学家则抓住郎的漏洞不放,反而忽视了真正需要做的乃是为民请命,帮助“全民”最大可能地追讨利益。
  
  在郎咸平之前,一直有论者关注国有资产流失,批评MBO,但只有郎咸平的观点激起了如此大的风波。这既是其人说话行事的风格所致,多半还是时势造就。
  
  中国的改革开放确已进入关键阶段,社会矛盾、贫富差距到了必须拿出一个解决方案的时候。
  
  经济确实在增长,以产权为核心的经济改革确实有利于效率和增量财富的产生。然而,社会丑恶也的确在增长,贫富分化也的确在增长,尤其是掠夺和牺牲的双重增长,社会怨恨情绪的增长,并不一定会在二次分配中得以化解。
  
  
  看看那如利剑高悬的失业率,以及刺人神经的贫富悬殊,就会明白,郎咸平风波的意义不在学术上,也不应终结于学术探讨。当然说他是野心家就更是莫名其妙了!
  http://tingta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