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教授主要致力于文字、图形和图像的计算机处理研究,1975年开始,他作为技术总负责人,领导了我国计算机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和后来的电子出版系统的研制工作。他大胆越过当时日本流行的光机式二代机和欧美流行的阴极射线管式三代机,直接研制当时国外尚无商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统。 针对汉字字数多、印刷用汉字字体多、精密照排要求分辨率很高所带来的技术困难,发明了高分辨率字形的高倍率信息压缩技术(压缩倍数达到500:1)和高速复原方法,率先设计了提高字形复原速度的专用芯片,使汉字字形复原速度达到700字/秒的领先水平,在世界上首次使用控制信息(或参数)来描述笔画的宽度、拐角形状等特征,以保证字形变小后的笔画匀称和宽度一致。这一发明获得了欧洲专利和8项中国专利。以此为核心研制的华光和方正中文电子出版系统处于国内外领先地位,引起了我国报业和印刷业一场“告别铅与火、迈入光与电”的技术革命,使我国沿用了上百年的铅字印刷得到了彻底改造,这一技术占领了国内报业 99%和书刊(黑白)出版业90%的市场,以及80%的海外华文报业市场,方正日文出版系统进入日本的报社、杂志社和广告业,方正韩文出版系统开始进入韩国市场,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分别两度被评为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及中国十大科技成就。王选教授被誉为“当代毕昇”。
其后,相继提出并领导研制了大屏幕中文报纸编排系统、基于页面描述语言的远程传版技术、彩色中文激光照排系统、PostScript Level 2 栅格图像处理器、新闻采编流程管理系统等国内首创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成果,得到迅速推广应用,使我国出版印刷行业在“告别铅与火”后又实现了“告别报纸传真机”、“告别传统的电子分色机”以及“告别纸与笔”的技术革新,使中国报业技术和应用水平处于世界最前列,比日本领先两年,极大地促进了印刷行业生产力的提高。近年来方正出版系统的技术优势和市场占有率仍在不断持续上升。王选教授是促进科学技术成果向生产力转化的先驱者。从1981年开始,他便致力于研究成果的商品化工作,使中文激光照排系统从1985年起成为商品,在市场上大量推广。 1988年后,他作为北大方正集团的主要开创者和技术决策人,提出“顶天立地”的高新技术企业发展模式,积极倡导技术与市场的结合,闯出了一条产学研一体化的成功道路。
王选教授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典范,是北大学者群体的杰出代表。他胸怀科技报国的雄材大略,忘我工作,无私奉献,倡导团队精神,并以提携后学为已任,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年轻的学术骨干,生动体现了一位新时代教师的价值观,不愧为面向21世纪科教兴国的先锋人物。
海外的华文报社每天用方正系统出版600多页各类报纸。
昨天,王选教授去世了,今天的《竞报》说,昨天下午五点多,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一层大厅开始为王选搭设灵堂,准备连夜搭建,今天要举行正式的纪念活动,送别王选。您看这现场正在悬挂照片的情景。Wang Xuan
《竞报》的下一版是新闻纵深:列举了王选的科学贡献,说他是当代毕昇演绎科学传奇,他十年重病,却做出了载入计算机发展史的贡献,18年没有休息日,研制出了汉字激光照排技术,解放了排字工人,逼退了所有国际激光照排大厂,人们总把他看成是北大方正集团的象征,是方正的精神领袖,可他说:我不是企业家,我只是一个对市场有判断能力的技术专家。
下面是新闻故事:回忆了好人王选。他生活简单,爱穿白衬衣和布鞋,为了应对送礼的不正之风,他就让别人来选,是留下材料还是礼物,于是送礼之人只能把礼物拿走,王选还有王式精神胜利法,当他在香港看见天价的首饰时,他就会想:将来会证明,这些买高档物品的人对人类的贡献肯定都不如我王选!还介绍了王选和他的夫人是事业伴侣,患难夫妻,曾因为妻子的爱情,让他战胜了死神,几十年后,当妻子患上×××时,王选就每天给妻子做饭做菜,照顾妻子。好人王选说,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算好人了。
《北京晨报》在王选逝世的消息后配发了一条评论,叫《致敬,以汉字的名义》,曾经有人预言,在计算机时代,汉字终将灭亡,但是,由于王选先生发明的方正排版系统,汉字成为网络上的“强势文字”,王选的发明彻底粉碎了汉字灭亡的预言,每一个用手机发送中文短信,用电脑发送中文电子邮件的人也应该感谢王选。我们代表每一个使用汉字的人向王选先生致敬!
今天的《京华时报》整理了王选先生的几句,来缅怀王选先生! “上电视说明我的科学生涯快结束了。”一些院士见到王选院士时,经常会说,前两天在电视上又看见他露面了。他回到道,你什么时候看到一个真正有才能、正在创造高峰的科学家去频繁在电视上露脸?上电视说明我的科学生涯快要结束了! “名人是过时的人”他说,像自己这样的名人老了就被称为王老,要是一个普通人老了就被叫做老王,非是自己过去有点贡献,仅此而已! “我现在就是靠虚名过日子”他说自己38岁的时候,在电脑照排领域的研究在国内外处在最前沿,但是是无名小卒,等到自己68岁的时候却获得了国家最高科技奖,而且一年拿一个院士头衔,但自己离学科前沿更远了,所以他说,现在是靠虚名过日子!
今天的《北京青年报》对王选的评论是:《天堂里也会为泽被后学的王选院士立丰碑》。每一个认识汉字的人,每一个使用电脑录入的人,每一个读过书、看过报的人,都会感谢他,就像你每天用到电灯要感谢爱迪生一样。
王选先生,您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