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苏联的长波电台问题。
当时苏联的条件是中国在中国几个地方建立长波电台通讯监听。若干年后归中国 所有。中国将有权共享苏联在其他地区的长波通讯。这个条件以今天的改革观点 来看,非常公平。甚至太优惠了。 毛一口拒绝。
1)中国不需要这个,所谓共享实际上主要是方便你苏联。
2)主权问题,中国领土不允许任何形式驻军。
尼克松访华的安保问题。
美国总统访问他国的一贯做法是由美国保安人员负责安全。从 交通工具到饮用水都由美国提供。当时美国还提出可以免费提供卫星Cover Age向全世界报道。尼克松访华,中国一个子儿不用出,还能赚一笔。毛周的 回应:一切中国负责,轿车都要坐我们的红旗防弹轿车。卫星由中国出钱租用美 国公司的卫星。看着是死要面子×××的决定。但这个是大智慧,尼克松看得到,基辛格看得到 。这个民族的领导人不是小利就可诱惑的。 毛周知道主权与自主是什么分量。正是一贯的,甚至有些迂腐的遵循原则,才杜 绝了一切向原则挑战的可能性,才使自主成为可能。从苏联的大量引进才没有向 改革中那样冲垮自主产品。引进才成为帮助自己发展的手段而不是目的。 这个不是口里喊着甚至脑子里想着自己为主,行动上处处见小利忘大义之辈可比 。
【×××总理】病榻上处于昏迷状态的周总理,他的面庞已经非常的消瘦,这难道就是警卫员钓鱼台邬吉成熟悉的那个精力过人,睿智超群的周总理吗? 此事一晃过去20多年了,可我有时还会苦苦穷究:周总理要对我做怎样的嘱咐呢?我负责着钓鱼台的警卫,而当时江青、×××、王洪文都住在那里面,那是他们的活动中心。而周总理在最后一次住院前,一直与他们进行着暗中的较量。我总觉得周总理要交代的事,应与被毛主席称为"上海帮"的江、张、王、姚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