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也要好做---孔子责子贡
 
Jack zhai
 
春秋时期,鲁国有一条法令:鲁国子民在其他诸侯国内,若看见有鲁国人为奴婢,无论他是因为什么原因成为奴婢的,是经营不善,还是家道贫寒都有责任、有义务立即筹集资金,为其赎身。其所用费用可先行垫付,凭发票到鲁国报销。
现在看,鲁国政府还是很关注民生的,让自己的子民生活得有尊严,不仅是鲁国作为礼仪之邦的体现,而且让普通百姓有一种鲁国国民的荣誉感。
子贡是孔子弟子中最富有的,一次出国做买卖,遇到一名鲁国人为奴隶,就自己出钱为其赎身,但回国后,因自己家境殷实,一是省得麻烦,而是也想为政府省些开支,就没有去报销费用。真是做了好事,还没想留名。
孔子知道后,不仅没有赞许,而且还斥责了他一番。孔子的道理是这样的:
法律是建立在一定道德基础之上的,道德的标准不取决于群体中最杰出人士的水平,而是以大多数人认识水平为准绳的。鲁国制定这个法令的初衷是尽可能多地解救鲁国人,让国民得实惠,国家报销是符合一般人的正常道德情操水平的,因为大多数人都有同情心,也愿意出力解救他们,但为奴隶赎身需要大笔金钱,这对绝大多数人来讲,是一笔不小的经济负担。要自己出,很多人不免有些为难,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才要政府出钱报销,解决了人们既同情又犯难的矛盾。
子贡的行为违背了这个法令的初衷,超出了普通人的道德限度,看起来是做好事,有为国家奉献的感觉,体现他的道德水准确实高于一般人。关键的问题是,他这个带头作用会给其他的人带来困惑,妨碍了同类问题的解决。因为他让大多数人陷入两难的境地:若效仿子贡的做法,自己承担,财力和觉悟都达不到;若不效仿子贡的做法,继续报销费用,则陷入道德的困境,担心其他人戳自己的后背,说自己不如子贡的人格高尚,看重钱财,不能无私奉献。
在两难的局面下,会迫使很多人,再看见鲁国人为奴婢,就全当没看见,不做总比做了不落好要好。大多人面对难题时总是绕着走的,既没有损失钱财,也不会让其他人指责自己。这样的人多了,最后鲁国的法令就得不到实际的执行,法令设立的初衷与目的都失去了,而那些沦为奴婢的鲁国人就还得继续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所以子贡的行为看似高尚,实则损害了国民的法令尊严,破坏了大家的共同约定,起了反作用。
 
其实这样的例子现在也非常常见,很多人出于善意的心去做事,但没有考虑接受的对象,以及周围人的感受,人的心理是很复杂的,有时理解一个人比给他直接的物质帮助更为有用,做好事也要做好才行。
    维护一个社会的公共秩序是人类文明的开始。
提高个人的修养是个人思想的进步,社会的进步则需要提高一群人的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