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实名制” 你认为有必要吗?
Jack zhai
 
互联网像个大“染缸”,让人爱也让人烦。在互联网成为第五大媒介,让人们欢欣鼓舞的同时,也随着网络上不付责任的谣言肆意传播,尤其是3G手机上的“黄毒”威胁到了天真烂漫的“祖国花朵”,“清洁网络、净化环境”的呼声越来越大,网络实名制就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
网络实名制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吗?答案是多样的,我们先看看网络实名制的由来。
 
1、实名制是用户的想法吗?
互联网从诞生的一刻起,就以免费形式为“普通人”服务,在互联网上,“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资源共享精神让互联网成为现实社会中梦寐难求的“大同社会”。这一切都源自于网络的虚拟,在虚拟世界里,“大师”与孩童可以同台竞技,人与“狗”可以畅谈理想你可以说出平时敢想而不敢说的话,你可以把自己塑造为拯救世界的“大侠”,不知不觉中你实现了现实中无法实现的理想,没有了平庸与懦弱,没有了禁忌与担心,在内心世界得到极大满足的同时,人们似乎对现实生活也重新看到了希望
自由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变成了“无政府”。互联网的开放与包容,很快成为不负责任或想随意发挥人的“天堂”,有自我表现的芙蓉姐姐,也有恶意诽谤的“妓女事件”;有让人恐惧的“人肉”搜索,也有毁人不倦的“艳照门”
现实社会当然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长久,把幕后造谣的那个人揪出来,在阳光底下晒晒太阳,就需要把虚拟还原成“现实”。
如何让发言者出来晒太阳?人肉搜索只能虚上加虚,泄私愤而已;网络实名制成为想当然的首选方式。所谓“实名”,就是网络登录时采用真实的姓名,或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与现实中的人关联。当然,网络实名制后,网络就变得透明了,不再是虚拟世界了,也许有人要问:实现了网络实名制,互联网还是互联网吗?是否成为只是一个“政府”新的宣传工具呢?
网络实名制是处于对互联网监管下的需求,但这种方式跨越了虚拟与现实的界限,没有采用虚拟社会中本身的“社会制度”去解决,而是用现实社会中的手段,去强行解决虚拟社会中的问题。
互联网毕竟是一个工具,是人与人在虚拟世界心灵交流的工具,若变成了现实世界,人们还会有放开心扉的可能吗?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就算你想放开,现实世界的媒介恐怕也不允许你的随意发言。
网络“实名”了,你还敢随意发帖子说话吗?关键是你还能看到那么多“真实”的报道吗?某高官的“豪车”,某领导的“高级烟”咱不说坏事,说些好事,为灾区捐款,到处是你的大名,是否让人怀疑你的目的;为重病危险的同学求医找药,是否有些像做广告;提供一些免费服务信息,大家觉得是否你一天没有事情闲得唉!现实社会中人不就是活得这样累吗?
 
2、网络实名制的技术问题:
实名制的关键是对用户的身份鉴别,可以把网络中的人与现实中的人对应起来,这样,在虚拟网络世界中,人就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了,就像你给领导提意见,无记名投票,找不到是谁说的,只有意见;若是直接面对面,谁说的什么都可以记录在案。
上图是网络实名制用户登录过程示意图,从这个过程来看,关键点有两个:
Ø  身份鉴别:要实名就一定要能确定用户是谁,能唯一代表一个人。目前作为身份鉴别有下面几种方式:
n  真实的用户帐号登记资料:与我们银行卡登记一样,然后分配帐号与口令,或者采用CA证书等方式,防止别人冒用你的身份
n  采用人身自带的特征:如公民身份证上有照片,人的指纹、虹膜、DNA等,这种方式鉴别起来比较复杂,但不容易仿冒
Ø  用户唯一标识:身份确认后,用户需要访问互联网上的应用服务,如聊天室、网站等,由于这些应用来自世界上无数的机构,有国家的,也有个人的,他们需要知道访问者的帐号,否则,即使你在聊天室中发了个帖子,聊天室也不知道是谁发的。现在管理方式是:记录你的IP地址(你的计算机),或者是采用你在应用系统上注册的个人资料。注意这个注册与你网络登录的注册不是一个。网络实名制后,是否采用一个,是根据应用来确定的,如你登录新浪,可能是用一个,但你登录美国的Google,可能就不能用一个了。
从访问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网络实名制带来的问题:
a)         要确认用户的真实身份,必然让网络接入商、服务提供商了解你的真实身份信息。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来自各个国家,就算是容易管理的国内网络接入商还频频被暴光出卖用户私人信息资料获取利益,对那些服务商,在哪里都不知道,你敢填写真实的信息吗?
b)         有人建议把用户真实信息保留在网络接入商,给用户分配一个用户唯一标识,好象你的网络身份证,你访问各种服务时,使用这个网络身份证,不直接使用现实身份。从技术上讲,这是一个办法。但是,我们知道,这个网络身份证,在访问服务时,大家很容易得到,它的编码规律也不可能是长期“秘密”,反向一推断,很快就找到现实中的人了,如我们的公民身份证号码,不仅能知道你的出生地,还能知道你的生日,是男是女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互联网是一个超级大网络,不是一个国家、一个组织可以完全控制的,私人信息在网络上的管理就是网络实名制的巨大技术障碍。
 
3、有方式可以替代网络实名制吗?
既然网络实名制破坏了虚拟世界的“规律”,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谣言肆虐吗?答案是肯定的。
谣言、不合适是言论、黄色服务,是发布者的行为,我们可以从发布者角度去控制,而不是从访问者角度去控制。好比是一个非法的、黄色的广告牌立在大街边,你不去找树它的人、管它的人,尽快拆除,而是禁止大家上街去看,好象有些逐本求末。
对于黄色服务是属于服务提供商管理的范畴,国家的监管、审批机构不作为,才让他们泛滥成灾,因为他们要提供服务,必须通过网络服务商提供地址解析,这本身是完全可以控制的,接入与审核都是有国家规定的。
对于有人在各种聊天、博客中发表中伤言论,可以让业务服务商加强内容审核,就可以得到有效控制,他们不能只管收钱,不担任何责任。这好比你把房子出租给别人,别人用这个房子开赌场,作为房主你逃得了干净吗:再比如你在商场中租个柜台卖黄光盘,商场不管你吗?那为什么,聊天室的管理者就可以不对其中的内容负责呢?
另外,从技术角度讲,每个交互网站的发布系统,都有评审、检查过程,有管理员、版主等多重管理,只是服务商为了降低人员成本而省略他们。所以,内容监管是完全可以作到的,也是技术上、管理上可行的。
 
 
网络实名制不是解决网络诸多问题的好办法,倒有些“因噎废食”的意味,是由于一时气愤而采取的“一刀切”方式,从长远的角度讲,他破坏了网络虚拟世界的秩序,网络没有了虚拟,就失去了它很多的魅力。
当然这里说的互联网上实行实名制,若是在企业、政府的内部网络采用实名制是非常必要的,因为那里本身就不是“免费”服务的天地。
人们不仅需要现实的真实世界,因为人就是真实的;虚拟世界同样是需要的,因为人需要有宣泄对现实中的不满,而又不影响现实生活的地方。
 
如果说现实社会中,人人是带着面具生活;那么在互联网---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人们反而可以摘下面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