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领导”你做主
---计算机专业学生的推理练习题
Jack zhai
 
做领导的都很风光,可以有资源的分配权;但做领导也有做领导的难处,分配得不好,自己的地位,甚至生命都会受到挑战。
 
计算机专业的老师给学生出的一道推理练习题:
有五个强盗得到了一大批财宝,想要分赃。强盗吗,人人都很贪婪,噬血成性,每个人都想得到尽可能多的财宝。为了“公平”起见,大家制定了一个规则,先把财宝分为五份,然后让老大提出一个分配方案,若超过半数的人同意(注意是超过半数),就按这个方案执行;若达不到半数,说明这个方案不公平,要追究领导的责任,结果是把老大杀死;然后由老二负责提出新的分配方案,该方案同样要有超过半数的人同意,否则就杀死老二;再由老三提计划
方案提得不“公平”,就要被砍头,做领导的确实很为难。你能否给老大出个主意,不被砍头呢?当然老大也需要财宝,你也不能只做“好人”啊。即使你把财宝都分给了别人,大家就因为你好而同意吗?别的强盗也知道财宝多了好。
 
班上做实验的时候,每个人都想做领导,自己好有分配财宝的权利。因此,大部分情况是老大老二还没想明白就被“杀”了(三四五总是想也不想就提反对意见),到老三时,老四发现问题大了,要么成全老三,要么成全老五,自己是没有当“领导”的命了,更多的结果是留给老五独自享用了
 
问题似乎有些复杂,关键的目标是争取到超过半数人的同意,否则砍了头,就什么财宝都不需要了。我们倒着分析一下每个强盗的想法,只有知道大家的需要,才可以争取到有关人的支持。
老五是没有杀身之祸的,若前边四个人的方案都没通过,最后只剩下老五,很明显,所有的财宝都归他一个人,不可能再有反对的意见,因此,老五希望前边四个人方案都被否定。
再看老四,若老三已经归西,就剩他与老五,无论他提怎样的方案,只要老五否定,就超不过半数(1:1),老四就只有死路一条;即使把全部的财宝都分给老五,也要看老五是否念朋友的情分,自己还是否可以活命,因此,自己只有在被砍头与两手空空之间选择,多悲惨的结局啊!因此,老四肯定不愿意老三死亡,因为那意味着自己进了死胡同。这也就意味着老五独吞财宝应该是看不到结果。
既然老四不想看到老三死,老三的方案就有得到实施的可能。因为此时有三个人,有老四的同意就超过半数,老三可以多为自己考虑一些。对于老五就不用考虑了,因为已经不需要他的那一票了;但若什么也不给老四,老四急了,转而都给老五,老五也可能不杀他,老四的结果一样,但老三就得死,因此要给老四一点儿好处。老三的方案是:自己四份,老四一份,老五没有。老四因为有一份,比与老五PK要好,一定会同意,2:1,方案可以执行。
既然老三有了“合理”的方案,因此,前两位的方案他一定会反对。
老三的方案中,老五是受害者,既没有财宝,连“发言”的机会都没有,因此,老五不能让老三“执政”,他要保护老二。
老二的关键是争取两个人同意自己,从刚才的分析里看出,老三是没有指望了,老五是自己的同盟,主要就是老四了,这一票很关键,在生与死的分界点上。但老四在老三的方案中只有一份,并且等老三执政的时候,一份也只有同意,否则更悲惨,所以给老四的好处要多给一份就可以了,没有必要都给他。老二的方案:自己两份,老三没有,老四两份,老五一份。
最后看老大的方案,老大的优势是也只需要两个人同意就行,与老二的努力目标是同样的。老二与老三都有不错的方案,但老三不支持老二,只有支持自己,否则就一无所获,所以给老三一份就可以得到一票;剩下的还需要一票,老四在老二的方案中收益最大,想收买他就只有加码,自己就只有一份了。我们看老五,在老二的方案中只有一份,在老三的方案中没有,到老四的方案就是全部了,吸引他的筹码应该是两份,因为他若反对,就可能落入老二与老三的方案。因此,老大的方案:自己两份,老二没有,老三一份,老四没有,老五两份。
 
这是在“信息公平”的前提下的推理,没有个人之间的相互勾结,因为老五可以与老二搞联合,多给自己一份,就不采用老大的方案了,老二也可以拿到一份。但老大发现老二与老五联合,也可以多给老五一份,老二的方案中最多给老五三份,因此,老大保险的方案可以是:自己一份,老二没有,老三一份,老四没有,老五三份。
当然若老二拉拢老三,放弃老五(已经有老四的一票了),情况就更复杂了
 
这道题推理的原则是:先争取到超过半数,保证自己的方案顺利通过是前提,再争取最大的利益。考虑利益的时候,不能只看自己的得失,要注意支持你的那位在其他人方案中的获益情况。
 
怎么样?做领导也不容易吧,不是说当领导就可以三宫六院、多吃多占,关键是顺应游戏规则,弄不好就身首异处。因此,所有的成功者在稳定了地位之后,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修改游戏规则(虽然依靠这个规则自己才登上了权利的顶峰),让它对自己最有利,而不是作为自己的“紧箍咒”。当然人本性的贪婪与懒惰,也不能束缚那些“修养高尚”的人士,在权利的顶峰,仍然可以“出污泥而不染”,历史会记住这样的伟人,也会记住那些不高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