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不同  填鸭式教学行不通
除了解其他教师如何教学外,了解学生状况亦很重要。这些状况包括:学生教育程度,学习目的,喜欢的教学方式,风俗习惯,学习方式等等,因为美国的社区学院实行“开门办学”,谁都可以来上课,所以“洋教授”每天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怎样教好那些母语不同,国籍不同、基础不同、年龄不同、学习目的不同,以及学习习惯不同的学生们。
如以学习目的来划分,社区学院的学生可归纳为如下五大类:
转学学生——因为社区学院的学费非常便宜,(一门课的学费比一本书还便宜)这些学生首先在社区学院学完那些可以转到州立大学或其它大学承认学分的基础课程,然后转学继续升造。这些学生大多是高中最后两年的学生、高中毕业生和刚到美国不久的留学生。
大专文凭学生——以美国学生为主,年龄不等(从高中毕业生到成年人)这些学生以取得社区学院的毕业文凭为目标,其中一部分人毕业后找到工作,另一部分也有可能转到其它大学继续升造。
单科技能证书学生——以成年学生为主,这些学生以获得社区学院各种单科技能证书为学习目标。这些单科技能证书一般只需两至三个学期就可获得,而且在经济景气,劳力市场紧俏的时候,有这些技能证书的学生很容易找到相宜的工作。
在职进修学生——以在职工作人员为主,公司一般为他们缴付书本,学杂费用,进修后,根据学习情况,得到公司提拔或晋升。
再教育学生——以年纪较大的学生为主,学习目的不是为了获取单位或取得学分,而是个人兴趣和更新知识,这些学生中包括退修职工,家庭妇女或家庭夫男。
洋教书匠必须根据学生的不同学习目的。调整自己的教学方法。了解学生对教学方法上的要求和意见也很重要。除以调查表方式进行外,也可在各种非正式场合以聊天方式进行了解。
不同族裔的学生对老师的教学方法有不同的喜好。柯文是我C++编程课上的一位白人学生,学习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有一次在聊到他喜欢什么样的教学方法时,他一席之谈,可以说代表这类老美学生的想法。
“我喜欢启发式和引导式的、不喜欢照本演科式的老师。我觉得一个好教师应该知道学生在想什么,需要些什么,懂得什么或者不懂什么。教师应该启迪学生的思想,激励学生的创造性和想像力,而不是拘泥于某种人为的框框中。我觉得教师应该把讲课的重点放在学生不懂,课本没讲清楚的地方。”
“我喜欢挑战,向传统方式挑战。要我死守一套陈规滥习,就会觉得乏味无趣,很快就会丧失学习的兴趣。如果没有学习兴趣,我宁可不去学,而不会在那里瞎凑合。所以我最讨厌学校里规定的某些莫明其妙的必修课。学这些课对我来讲就像受罪一样。”
皮特是我JavaC语言班上的另一位白人学生,学习成绩偏下,当谈到他对“洋教授”的期待时说,“从不同国度和文化背景来到美国教书,除应具有相应的专业知识外,了解学生,知道他们的需求;了解他们的苦衷,设法与他们沟通,这些在我看来比其它任何事情都重要。对学生不了解,不懂得他们在课堂外、学校外的生活和兴趣,这种老师恐怕也教不好课”。
皮特还说,“有些外籍老师英语水平太差,进起课来听不懂,或者要费很大劲才可以听懂。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人还可以请来讲课?对学生的提问经常所答非问,所问非答,布置作业时要求含混不清,简直让我无所是从。但有些外籍教师就很会处理和弥补语言方面的缺陷,例如发讲义和打印材料,写黑板,放投影,利用电脑软件演示教学内容等等。这样做起码说得过去”。(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