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在第二次聚会记录中提到北京的天气很冷,可我感觉来北京的三年里,那年不是最冷的,我仍然可以在一扇木板门窗隔档的平房中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第一次参加聚会时的激动心情使我忽略了天气的冷热,当时的情景依稀可见:周围是稀稀两两的行人,背景是一栋北京三环以外随处可见的普通建筑,地上飞扬着前一天留下的包装和纸屑,这些垃圾都还未清扫干净。一张张曾经陌生而有熟悉的脸仿佛还在原地晃动,许鹏、李磊、申剑明、吴伟他们整齐如一的发型,让人感觉留长发是件俗不可奈的事情;陶凌华和张悦冻得发红的脸蛋和胆怯的目光看上去就是一稚气未脱的童男。其实第一次来这个聚会的人都有点胆怯。许鹏他们的谈笑风声和另一边看上去很学生派的队员们形成鲜明的对比。我走到学生那边跟他们互相认识,在学生堆里你莫不做声也不会很尴尬,谈话内容无非是你什么ID、你怎么入队的。

  那些脸孔不停地在眼前晃动,吴伟痛苦而疯狂的跺着脚表示很冷,两百来斤的大块头委琐地蹦跳显得滑稽可笑;许鹏干脆郁闷的蹲在了地上,李磊找好机会一个纵跳得意洋洋地坐在他身上;申剑明则漫不经心的踢着脚下的一块并不小的石头,既而用一种很深沉的语调说:“这块石头给最后一个来的留着,看我不把他暴头才怪。”当时的人们只顾等待其他队员到来,谁也不会去想星际落寞后这些人的何去何从,也不会知道多年以后还有谁会牵挂着叛逆者,记起这次聚会。当时只有一句很流行的话:虽然我们不能打一辈子星际,但是我们可以做一辈子朋友!






2000年3月jeff创立了=Dark=战队。说起=Dark=,它最壮大的时候也不过二十几名队员,常常是jeff一个人孤军奋战,极少在战网看到盟友,或者说,当时能和他并肩作战的只有几个人。友谊赛=Dark=凑不齐人数的情况屡见不鲜,常常不敢接五场以上的比赛,于是组织一只整体实力强大的战队,就成了jeff当初的夙愿。

  经过努力jeff得到一次与御林军战队合并的机会,经过协商,jeff出任队长,合并后的战队名字继续沿用“御林军”的名字,但是Dark的队员都觉得御林军吞并了Dark,并不希望合并,最后还是jeff果断的力排众意将合并进行到底。壮大后的御林军,吸入了更多的新鲜血液,当时战队没有一二线之分,经常为战队打比赛的有Soul、Demon、jeff、狂徒、Killer、牛奶(也就是后来的Dadong)。可好景不长,不久两队的矛盾开始暴露出来,这些矛盾逐渐扩大,最后矛盾爆发,起义开始了。那的确是一场起义,由小美、Lurker等人组成的起义派说服了队长jeff,jeff辞去御林军队长的职务分离出来,昙花一现的御林军从此沉溺在星辰大海。大家跟着jeff同AOQ战队组成了新的集体,AOQ(女皇时代)是当时国内的一个比较有名的虫族战队,和现在SCI在国内的地位差不多,AOQ的队长就是圈子里的名人cat,cat把这个新的集体命名为叛逆者,由jeff继续担任队长。就这样,在中国星际界都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叛逆者诞生了!
  时至今日,叛逆者建队已有三个年头,究竟走过多少次低谷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每次危机时刻战队濒临瓦解的时候,都会有人站出来带领大家从崩溃的边缘走出。翻开叛逆者的历史,每一段篇章无不诉说着扑朔迷离的动人故事,里面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矛盾和无限美好的憧憬,有着群雄并起的开端和灰飞湮灭的结尾。如今它在时间的洪流中慢慢变得枯萎,我们用了三年时间从名不见经传的小队摇身变成冷酷的战争机器。这期间叛逆者不断向全国冠军的目标发起冲击,一次又一次冲刷历史记录,从jeff领导的第一代叛逆者开始,我们从来没有在困难面前低头。

  最早的叛逆者靠jeff闯出名气,他当时作为著名的战报篆写人,解说,战地记者,在星际圈子里有一定的名气,而且那时jeff的实力也很不错,让队员佩服的五体投地,常是拥堵在频道里听得“老大!”“到!队长!”这样的“喊声”,另其他玩家投来羡慕的“目光”。整个2000年叛逆者都处在成长阶段,我们建立了自己的主页,在第一代元老队员阿飞、Soul、DaDong、AJ的带领下慢慢进入中等战队的行列,直到2001年叛逆者崭露头角,Real-God的加盟使得战队有了巨大转变。Real在接到jeff副队长的任命后开始显露其卓越的管理才能,大四的闲暇生活使他能够24小时在线管理战队,叛逆者的管理逐渐正规化系统化,他从X战队挖来了maRinE,同时第二代一线队员Yj、Napoleon、Z.X、侠盗、Real-Cool、Assissin等陆续加盟,在其夜以继日的培养下HY、Adi、OroChi~ 、Yougogo等一批队员浮出水面成为主力,2001年底,通过Real-God铁碗管理和一线队员的卓越实力开始跻身于国内一流强队之中,如日中天。Real-God也成为第二代叛逆者的精神支柱。

  2002年在BAD发起数队内的活动中,很多队员从东北、上海、福建、安徽等地赶来参加。我仍然记得两周年聚会最后,大家冲着两位帮我们拍全家福的PLMM大喊“茄子”时的情景。阿飞搞笑的聚会记录和BAD的黑色幽默让大家更觉得这是一个团结的大家庭,Dragon.X和公主的关系更是成为大家茶余饭后谈论的噱头。正是有这些感情因素在里,我们才能持久不衰。





这一年God带领我们南争北伐,获得了CPGL中韩对抗选拔赛亚军,在首届南联比赛中,叛逆者过关斩将杀上决赛,经过4天的奋战,我们终于不敌AG而屈居亚军。两次的含恨使很多队员认为叛逆者已登颠峰难以再创奇迹,从此引退。其中也有很多其他原因,如星际的没落,工作的关系等等,不一而足。管理层把这些离开的队员列为荣誉一线,做为他们在星际时代曾经辉煌过的标志。这些大将的离开使叛逆者后来一路磕磕绊绊,但始终有Real-God坐守中州,jeff也会在低谷的时候为大家鼓舞士气,余下的人继续向全国冠军的目标迈进。这一切直到Real-God也因工作放手管理工作后,宣告结束。2002年岁末叛逆者陷入了最大的危机,jeff、Real-God忙于工作,一线名存实亡。此时为了缓解低潮,Tedycc和宝宝组织了一次队内赛,后来我自告奋勇站出来挺叛逆者,从那时起宝宝用QQ一句一句的教我更新主页,我开始组织队内比赛,第一次由于参赛人数少和管理经验的缺乏而不了了之,第二次我得到了两位好友Hjj、orua的帮助,取得成功。商议后我们取消了华北、华南、西南等六大战区分队,我把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几名队员提拔为一线,正式定名为精英组,把余下的富有激情的队员划到幻斗组和希望组,让外交部重新开接友谊赛,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正是他们的帮助下,叛逆者慢慢恢复,又建立了魔兽分部,我们算是走过了低谷。

  不久之后我们参加了动力杯,宝宝一直担任比赛的领队,Legend)L.x、Tedycc、Key几位精英组队员一路保驾护航,关键时刻Real-God于百忙中抽出时间亲自领队,DaDong、HY等老一线也纷纷归队轮流上阵,我方才大彻大悟,原来大家心中一直牵挂着叛逆者。

  而今在现实中奔波的我们为CEG重回战场,发现很多人已经不在了,他们也许正在为现实生活疲于奔命。无论是在平静却毫无生机的小城镇,繁华而浮躁肮脏的大都会,还是时光被无限拉长的乡村,在他们循规蹈矩颠沛流离飘飘荡荡一身自尊也一身伤痕的时候,会否忆起举目齐眉的往昔和那决战时的号角?记得Milan在第二次夺冠后写到:我们终于夺冠了,感谢今天参赛的精英,你们是最强地!感谢支持和牵挂PNZ的队员,PNZ正是因你们才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