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春合奏,曲终情未尽

              
  冬韵羁绊着春的步履,在阡陌纵横的原野磨磨蹭蹭。我只是红尘中春的粉丝,在那杂草丛生的山坡,一个人默默地守望,殷切地期盼,不曾离去,也不想离去,哪怕化身为泥或弥散如烟!

  一阵寒气氤氲的春风迎面拂来,令人毛骨悚然。曾经不止千百次的憧憬着春风拂面的和煦是怎样令人神清气爽,可当这个春来临时,却把我置于失望与无所适从的边缘。我不知道该如何鼓起勇气去面对,怎样竭力使自己依然安之若素。

  山里的春雨,如牛毛,如花针,有些缠绵,有些冰凉。我曾幻想着在春雨里着一身粗布便衣,挽着裤管,卷着衣袖,背着双手,悠悠地踱着碎步,望满山葱绿,听虫鸟婉转,吸天地芬芳,那是怎样的舒坦与淡静!可是,这个春天竟冷雨霏霏,花事迟迟未了,心里难免惆怅。

  不经意间,几片桃花飘落下来,驻足在我的肩上。那粉红娇嫩的花瓣却显得有些憔悴与发白。我拾起片片落红,有些伤感,有些凄凉,不禁感慨:“只恐东风能作恶,乱红如雨坠窗纱。”可是,我又转念一想,是我们对风的误解太深了吧。或许,花落如雪飞也不是风的作祟,如果不是风,那花事一过,再娇艳的花也会凋零,而且零落得颜不可堪。这风中飘落的花虽然凄凉,可也是一道风景,这是不是一种凄美画卷?我不知道,也难以领会这其中的蕴味。

  不知不觉,我就融入到了一片片金灿灿的油菜花中。我小心翼翼地踩着田埂,轻拂那片金黄,忍不住俯身嗅了嗅那淡淡的清香。这一道风景可谓美丽极致,可在这片田野,只有我一个人,茕茕孑立,感觉似乎缺少什么,一种落寞的情愫油然而生。

  该去的自然要去,该来的挡也挡不住。我只是一朵任风摆布的蒲公英,没有目标,没有向往,茫茫然地在浩渺的天地间辗转沉浮。沿途的风景再旖旎,对我而言,或许都是过往云烟,那只昙花一现的浮光掠影。

  拧开锈迹斑驳的心锁,轻启布满尘埃的记忆,只想寻找一些人或一些事,希望慰藉孤寂的灵魂。我试图拼出一幅幅赏心悦目的画面,可残缺的记忆里怎么也找不到那曾经的清纯。或许,我们都在颠沛流离中已经让生命逐渐退色,在现实生活这块大调色板上,自觉或不自觉地给自己涂抹了一层保护色,以致于你明明就在我面前,我却怎么也走到你的世界。

  穿过一丛丛油菜林,那些不辞辛劳的爷爷奶奶或是大伯大婶,一个个披着蓑戴着笠,为了播下今年的希望,他们“斜风细雨不须归。”可是,与他们同龄的城里人,整天怕长胖或身体有所不适,饭后散步,黄昏跳舞。如果把这两幅画粘贴在一起,那会创造出怎样的意境呢?我看不懂,也没心思去看。而我,一个四肢还算健全的年青人,竟然在红尘自我麻醉,没有理想,没有追求,整天无所事事,碌碌无为,这又是何等的悲哀!我与那些风雨无阻地劳作的长辈们相比,那又是怎样的渺小?

  或许,我们不应当为情所困,不应当多愁善感,不应当让有限的生命埋藏在永无休止的情感的废墟里。如果走得精彩,孤独的行者也是沙漠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细雨停了,天空亮出太阳的轮廓,那一束束阳光照射在身上,让我感觉好温暖,好温暖!抬眼,满树鲜嫩的叶芽上一颗颗珍珠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我在这片光芒的引领下,迈出轻松的步子,向着远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