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这篇文章时场景心境皆有不同,正在远离家乡北方遥远的南国深圳,也已经经历过了多次高密集度的各地出差和多个投资人的约见;盯着产品规划、深抠细节;也亲自跑过市场、谈过客户。对,我转型了,由一个对技术无比热爱的人,由一个封闭的技术人转型成为了一个为了公司存亡要想尽各种办法,要处理各种事情的所谓总经理或者CEO。这时我才发现创业维艰,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技术人的高傲是错误的,因为比技术难的事情有更多。

我的梦想

       我一直以来的终极梦想是成为一名CTO,站在技术的最顶端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且我私以为成为一名CTO比什么COO、CFO、UFO啊更拽?为什么,技术人不都是很拽吗很清高吗?其实更主要的是自己只有在做技术的过程中能享受到极致的专注甚至是孤独的快乐。为此我看了无数的技术书籍,写了如此多的技术博客,开了自己的github。梦想从总公司要成立一家新的互联网公司开始,我利用自己的技术圈子搭建了一支当地颇具实力的技术团队,等这个创业项目稍有起色我就可以实现我CTO的梦想了。在这个过程中总公司协调着其他团队诸如市场和产品类的核心人员,可惜要么不靠谱,要么因为其他原因无法加入。这样很大的影响了我们这支创业团队的进展。

转型

        我呢在做技术时就以胆大有创新精神、敢说敢做而“有名”,最后在总负责人始终不能到位的情况下被老板选定由我来负责这支创业团队,也就是集团其中一个事业部的总经理,子公司的CEO。老板给我说了好几次,我心里不停的打鼓:做了这个岗位也许就会脱离开技术岗,永远和自己热爱的技术岗分离;做了这个岗位我有能力带好团队带好大家吗?就我这直来直去的暴脾气,就我这见了漂亮女孩就说也不会话的性格;老板最后给我下了个定心丸,先做着试试看,等找到合适的再让你做回CTO,或者你不行直接下台。我这么一听靠谱,反正还有机会退回到令我魂牵梦绕的技术岗,就欣然接受了。
(后话:最后了解到老板选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认为我的学习能力很强,而且有强烈的自我批判精神,毕竟我是处 女座嘛,一辈子都活在自我批判与自我完善之中)

创业是没有回头路的

        对于一个真正决定创业的人,只有一条路,坚持。要么坚持着创业成功,要么坚持着创业失败。所以我才发现自己接了这个手没有任何回头路了。这里不得不说我们的老板,一个似雷军一样的儒商,温文尔雅,热爱学习,而且平易近人。前期一直在引导我帮助我,带我出去见识了很多企业家、投资人,一直在教我怎么去管理团队,怎么去与各种人进行交际。我就像个村里进城的大姑娘,逐渐的从羞答答,到了现在的渐渐淡然。(不要让我单独和两个以上女的在一起,我还是会羞答答)。

做市场真心比做技术难

        我做技术时常常会对市场工作有种轻视,觉得这些人啊一天就靠一张大嘴忽悠巴结人来工作,甚至我觉得如果说自己是做市场的都掉价。起初几个月我还稳坐办公室写写商业计划书,见见投资人,对接对接大客户,指点指点江山。但是第一次深圳之行(公司注册在深圳)时发现市场仿佛和我在办公室了解的不一样,X的,对于我来说最怕有事不靠谱,于是乎开始主动下到市场跑起来。今天飞这,明天飞那的,上到一线城市,下到小县城,各种类别的客户都接触过,各种气也受过,跑市场的过程中其实我发现最难的不是谈客户,而是长期在外的那种孤独感。经常有些同事建议我作为CEO不要主动来跑市场,其实创业阶段哪里有什么CEO,哪里最需要就往哪走,而且了解真实的市场才能更好的做决策。其实对于我来说深深的有个感触,做市场比作技术难,大多数技术是那种你去学习了、努力了就可以把控的事情,但是市场却不是,不可控的因素太多太多。所以我觉得技术人转做CEO或是一些管理岗,最主要的是要学会人际交流及如何把握一些不可控的因素。

创业维艰不体会是感受不到的

       经常身边有些做技术的朋友一工作不开森就抱怨说不干了,创业去。甚至很多刚工作不久的小同事也抱着这样的心态,工作不顺心啊,或者看见别人创业成功很风光,或者是真心想大有作为。但是创业真心这么简单吗?有人会说九死一生,但是如果是99死一生,甚至999死一生你信吗?特别是当你在技术的圈子里做久了,面对的大多都是逻辑思维,当你非常优雅的利用程序化的思路解决难题时,自信心爆棚的你面对诸多非程序化的人际问题、市场问题、财务问题时你的优雅也许会不再。我在这个过程中经常会在失望、绝望、重燃激情中反复,况且在很多问题上还有我们的总公司和企业家老总去帮助我们。先推荐大家看一本书吧《创业维艰》

下午还得赶飞机,先到这儿。希望能把更多的从技术人转型的经验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