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精神一直不是很好,晚上做了个噩梦,白天就把手机丢了,损失银子数百。后来又发生了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也是接二连三,不想抱怨什么,只是有点累。

上个月忙的一塌糊涂,原定的工作计划被改的不像样子,诸多不顺,差点丢了钱包,后来索性把钥匙掉了个精光,只有早晨醒来时是清醒的,一到公司就悠悠忽忽,大脑空间严重不足,存不住事情。但还要强颜欢笑,东补西救。想一想有些人或许还羡慕着我,也就觉得没什么,只是几个要好的朋友渐渐疏远了,QQ上也不见上线,电话也很少打了。偶尔接个电话,听到张三李四的消息,希望大家都过的好!

每次出行,都会羡慕路边成双成对亲密无间的情侣们。我也想每天晚上回家有个人能为我泡杯茶,我也好想上街有人陪,好想在烦恼和失意的时候有人来安慰,可是没有。记得一次小聚会,看的大家开心的样子,多贪了几杯,竟然醉了,已经忘记什么时候到的家。倍感冷清,于是打电话给一个女孩子,聊了很多很多,最后竟然想哭,索性关了电话,蒙头大哭了一场,醒来时天已放亮。

已经忘了上一次感怀人生是为什么,但这一次,绝对不是因为伤感或者消极,而是思考,一个约等于三十岁的男人应该如何生活,有朋友说我的生活太单一,总是上班、回家、上班、回家...周而复始的重复着,他们说,我应该学会玩儿,学会享受生活,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岁数,难免会有些彷徨。

也许该找个人结婚了,又想起了一句话:到了一定的年龄,结婚就成了任务。一时难以完成却不得不完成的任务,这个任务完成不了,就会影响到自己能否静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因为不确定因素太多。可是,自始至终,这两个字就让我头痛,起初不在意,抱无所谓态度,可现在耳边却因为这件事情而不得清静,走到哪,这都是话题,大家谈论的话题,善意也罢,寻求开心也罢,总之,让我感觉到很不舒服。“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或许只有王安石做到吧!唾沫可以淹死人,或许说的夸张了点,但是人言可畏,要坚守自己内心那份执着,谈何容易。或许应该妥协,向家人妥协,向所有关心我的人妥协,向命运妥协,但真是不甘心.

母亲今年的身体不是很好,每个星期都会打电话给她老人家请安,有时候也把身边的琐事说给她听,虽然老人家听不懂,还是会出些主意给我,母亲每次都会见缝插针的问我一些生活上的事,我就稀里糊涂的搪塞过去,忙,已经成了我搪塞的唯一借口。我对老爹说,等我努力一年,薪水翻一番的时候再谈,老爹说不过我,就拿出古论说:什么是成家立业?就是先成家了,在立业,老辈人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没错!我觉得我的思想好像有些问题。记不清是哪本书上说:当思想认识落后于客观实际的时候,主观不符合客观,需要解放思想;当思想认识超越于客观实际的时候,会陷入唯心主义的胡思乱想,也是主观不符合客观,同样需要解放思想。因而,解放思想就是把人们的思想从唯心论,形而上学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曾想过不结婚,而现在有时也会想草率了事,看来,我这不是唯心论就是形而上学,那么,我也需要解放思想了么?

有理想,现在无法实现,想改行,但我没有足够的勇气,也没有人支持我,所有人都说:既然已经努力到这份上了,就别瞎折腾了。只有我在做我的美梦,但我相信我自己,迟早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实现我的理想。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