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5日,Dang Cong Ngu被越南政府任命为“西沙地区人民委员会主席”,以管理这些岛屿,Dang Cong Ngu在越南岘港的一个仪式上被任命为“西沙地区人民委员会主席”。Dang Cong Ngu说:“这项任命事关我们祖国的神圣领土,我们将继续为捍卫领土完整、保卫这些岛屿的海洋主权而奋斗。”
     谁都知道Dang Cong Ngu的这番话是说给中国听的。
     或者说Dang Cong Ngu的上任也算是越南政府对“轰动世界”的中国海军建军60周年万国大阅兵的某种回应吧。 
     此前两天的4月23日,中国在青岛海面举行了史上规模最大的海军阅舰式,有14个国家的21艘舰艇参加阅舰式,但其中并没有越南军舰,中国的军舰忙着大阅兵,越南的军舰忙着保卫西沙群岛。
     而据越南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报》4月18日报道,由越共河内市委常委副书记Bui Duy Nham带领的代表团来到越南所谓的“庆和(Khanh Hoa)省南沙群岛区”,向当地21户人家每家送上一本内有500万越南盾(约1920元人民币)的存折,还送来了10000多件物品及信件,其中充满了“爱国深情”及河内儿童对在南沙群岛执行任务的越南士兵们的“爱戴之情”,还为该地区的学生和老师捐赠了数以千计的图书、笔记本和钢笔。河内青年联盟的青年科学家俱乐部则给南沙群岛的岛民送上了三套滤水器。此外,这个代表团和越南海军指挥部的高级官员还出席了首都国宾馆的奠基仪式,这项价值160亿越南盾的工程是由河内党委、政府及百姓共同出资,赠与南沙群岛地区的士兵和居民的。
     而在4月19日早晨,一艘越南海军船只搭载首批数十名旅游者驶离越南南部的胡志明市,前往存在争议的南沙群岛参观旅游,参加这次旅游活动的有100多名游客,其中40名为“特邀”官员,这些人先乘船到越南军事前沿岛屿,然后到南沙群岛附近的钻井平台,还会到越南南部海岸附近的富国岛。越南电视台对此次活动进行了跟踪报道,越南副外长黎文鹏4月20日表示,这是民间活动,游客是到越南的领土上来旅游,没有违背国际法。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勇也表示,组织这样一次到越南地方的旅行是一个民间行为,是正常的,并称越南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宣称”对南沙群岛拥“无可争议的主权”。
     就在这两桩事发生之前的4月17日是,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海南省三亚市会见参加博鏊亚洲论坛的越南总理阮晋勇时表示,南海问题是中越之间最后一个悬而未决的历史遗留问题,双方要登高望远,积极维护南海稳定,争取南海共同开发迈出积极步伐。
     就在“越南政府”和“越南民间”不断在中越之前“有争议的”南沙及西沙群岛做出宣示主权行为的同时,在旨在推进亚太国家经济合作的博鳌论坛上,中国与越南签署了多项经济合作项目。
     我在网上查到一个“越南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的主张”的贴子,虽然是非正式的,但内容基本上是可信的:越南声称拥有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主权。今天越南将中国西沙群岛称为黄沙群岛(Dao Hoang Sa),将中国南沙群岛称为长沙群岛(Dao Truong Sa)。1956年8月末,当时的南越政权(即越南共和国Republic of Vietnam)派了一支海军部队在南威岛登陆。1973年南越将“长沙群岛”合并为福绥省的一部分。1974年南越军队被驱逐出西沙群岛后,即占领了南沙群岛的5个岛礁:南威岛、南子岛、景宏岛、安波沙洲和鸿庥岛。西沙群岛方面,1956年南越一支海军部队取代了岛上的法国军队并在岛上设立了一个气象台。1959年南越军队曾扣留在西沙作业的我国渔民。1961年南越将“黄沙群岛”置于广南省管辖。此后直到1974年南越多次在西沙扣留、打伤中国渔民等。
     另一方面,在中国支持下的北越(越南民主主义共和国,即共产党政权)成立后,一直到1974年以前,无论是越南政府的照会、声明等官方文件,还是越南的报刊、教科书和官方版的地图,以及一些负责人的谈话,都一再地承认了中国对西沙、南沙群岛的主权。但在1975年共产主义的北越统一全越后后,“接管”了原先由南越军队占领的南沙岛礁,并且变本加厉逐渐扩大其对南沙群岛的占领。1977年5月12日,越南宣布其大陆架范围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公然把我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列入其领土范围。目前为止越南占领着中国南沙群岛中的20多个岛礁。
     4月18日,越南总理阮晋勇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说吹捧中国说:中国在30年建设成就的基础上,再加上稳定经济的一揽子计划,将首先恢复经济增长的势头。阮晋勇还说,作为中国的近邻,近年来中越两国高层往来不断,同时在双边经贸领域联系不断加强。2008年,两国的贸易额达到创纪录的200多亿美元,中国连续第五年成为越南最大贸易伙伴。在经贸关系之外,两国在去年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完成陆地边界全线勘界立碑工作,这标志着两国间陆地边界和北部湾两大历史遗留问题获得全面解决。阮晋勇也同意温家宝的话,认为南海问题是中越之间最后一个悬而未决的历史遗留问题。
     但中国政府和越南政府最后将以什么样的方式面对两国总理共同认为的“中越之间最后一个悬而未决的历史遗留问题”呢?
     是大阅兵的基调?还是博鳌亚洲论坛的基调?
     不过,4月23日中国的青岛海上大阅兵的基调并没有被中国政府标识为强悍的以“维护中国海权”为主的惟一主题,万国阅兵的基调其实是和谐,是保持地球诸国的海洋利益平衡,也就是说,在对待越南政府和越南民间不断在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演出的“宣示主权”的节目,中国还没有拿出合适的可以真正制约其的政策及办法——包括限制越南不断地筑固在南沙及西沙的既得利益,也包括防止越南逐步将其利益渗透其向南沙及西沙的更多岛礁,当然更包括一步一步收回被中国宣布为“主权所有”的那些其实被越南占有的南沙及西沙诸岛的所有权。
     如果说,2009年的青岛海上大阅兵和相关的航母发展计划可能让中国海军成为被世人承认和尊敬的“蓝水海军”,那么,相伴的越南政府和越南民间在已为中国“主权所有”的南沙及西沙的诸种“宣示主权”的行为则是这个“蓝水海军”目标的第一个要逾越的障碍。
     虽然中国和越南之间已经完成了陆上边界的最后勘定,在经济合作领域亦往来最密,但在南沙及西沙的领土及领海争端上,双方的分歧实太大——中国是一任以从前的容忍原则表面弥合两国间在这一问题上的这些巨大分歧,还是最终采取超越现在中越交系方式中所有手段的某种,快刀斩乱麻地解决之,这种紧迫感似乎越来越逼近了。
     也有许多网友建议中国采取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西沙群岛自卫反击战)的方式夺回被越南现政府占领的西沙及南沙诸岛,但1974年之战,实际是发生在中国与意识形态分野的南越政府之间的,中国有没有决心和现在意识形态相同的越南现政府再打一仗才是最最关健的问题。
     明年是中越建交60周年,两国将举办“中越友好年”活动,所以,近期中国还会以容忍的态度,大不了是外交部抗议的方式,面对越南政府及民间对中国在南海诸岛主权的侵犯行为。
     青岛的海军建军60周年大阅兵,最大的缺席者是航空母舰,这似乎是本次阅兵的一个最大遗憾,但相信在10年后的建军70周年大阅兵上,中国自造的航空母舰将昂首入列接受检阅,但如果只把武器系统的升级当成一支海军是不是已成为“蓝水海军”或者世界一流军队的标志未免太过幼稚可笑,靖海宁边,维护海权,才是小到一只舢板大到一艘航母的存在价值中的最大公约数,没有这个最大公约数,任何高级的武器系统都没有存在的合理性。
     我在3月的一篇博客《“新八国联军”将把中国逼上梁山
》曾系统概括了中国主权在南海被列强环伺的险恶现状,越南在4月在西沙及南沙的一系列行为则证明,这种现状正在日趋恶化中。
     再说,小小的一个越南,用得着中国现造一只航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