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几天去了山东半岛很有意思的两个处所――蓬莱与威海。我之所以说两个处所有意思,是由于两地截然不同的历史背景,使我的精力感受发生了极大的反差――蓬莱使人愉悦而骄傲,而威海却让人悲愤而感伤。
  我们不妨从几尊塑像说起。
  蓬莱有尊塑像,是抗倭豪杰戚继光的。他年青俊秀,身着戎装,手握长剑,眼光炯炯,威震海域。
  蓬莱是戚继光的家乡,这里是渤海与黄海的分界地带,山净水明,毓秀钟灵;这里浮现过海市蜃楼的美景,这里传播过八仙过海的故事。这里人间仙境相距多远,,神仙与凡人曾怎样相处,,由于在这时空中我只是促的过客,无从探听,可转念想出一个奇异的问题:戚继光出生于此是神仙的部署吗?难道神仙也须要好汉的佑护吗?
  人类有一个共同的特色,即在受到灾害的时候便追求超脱。可以想见,在倭寇出没于此的时期,会有多少人家遭遇飞来横祸,会有多少人仰慕神仙的超逸,他们尽力追求着超脱,却不知道自己的尽力是多么徒劳,这时能够拯救他们的不是神仙而是好汉。
  蓬莱聚首了神仙也发生了豪杰,一个是人们的精力憧憬者,一个是大众的身家庇护者,他们都留下遗迹在海边――蓬莱阁与蓬莱水城。
  蓬莱水城是一个自然良港,当地人称为小海,这里是由海上登陆的要地,戚继光在它的周遭修上城墙,练兵守护。蓬莱阁就在这小海通向大海夹角处的小山上,在这里向外远览大海,水天无垠;向内俯瞰水城,波平浪静。这儿是设立?看所或者炮台的尽佳之地,史上兵家不会没有人想得到吧?可这儿亭台怡然,庭院清幽,并无一点兵戎之痕,先人对于我们传统文化的仰视与尊重可见一斑。也不知阁中神仙每每听到下面练兵的呐喊声的时候都是作何祈祷,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他们会一直祈求着海域的平安与繁华。
  降生与进世底本是两个对峙的概念,,在这里却演绎成完善的一体,有如这山与这水的对峙与依存。
  我在蓬莱的那天,游客甚众,蓬莱阁门前留影者总是排不上队,八仙案前香火茂盛,供案后的八仙在袅袅的烟雾中怡然自乐。
  观赏过蓬莱阁,我便与张传峰、胡尚生两先生去了戚府。由于时光已晚,游人已去,戚府内显得比拟清旷,而我感到这正是瞻仰英魂的最佳时刻,喧哗已去,心灵沉寂。英雄的每一件遗物都在静静地向我们诉说,诉说着英雄生涯的历史,我们也很轻易被英雄的遗风所沾染。在戚继光起居的“悠憩堂”里,摆设着极为平凡的生涯用具,让你分明觉得人生的淡漠;在“横槊堂”内,,陈设的也是很一般的学习办公之物,可它们分明告知我们淡漠的人生该如何明志;散步于后花园与祠堂前,我们约略感知性命应当何去何从。
  人生该往哪里往呢?威海的那尊塑像给了我们更深入的启示。
  威海的那尊是甲午海战中的英烈邓世昌的塑像。与蓬莱戚继光的塑像相比,邓公的塑像是写意的。写意有两个利益:一个是能突出人物的豪杰气势,一个是可以把很多难描的细节俭略掉,。邓公的形象正合适用这种方法去塑造。
  邓世昌是一位英雄,是一位失败的英雄,他不可能有戚继光九战九捷的潇洒与骄傲,当他登上北洋战舰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悲剧的命运。把他们两人作以比拟,也许我们还能够寻找到一点中国近代凄惨史的蛛丝马迹,
  在戚继光之前并不是没有抗倭的义士,浙江巡抚朱纨就是一例,可他因为拘捕勾搭倭寇之徒而遭朝内官僚诬告,而被迫自杀。历史就是这样,在正义与邪恶奋斗时,往往邪恶占上风者居多;在君子与小人的较量中,更是小人取胜的概率较大。戚继光是君子,担负道义,他之所以功劳卓越,是由于他树立了坚固的群众基本,有强盛的戚家军实力。当其成为一座巍巍高山的时候,小人再也不能轻而易举撼动他,这便是建功立业的雄厚资本。
  邓世昌则不同,他没有这些资本,他还处在别人驾驭的航船之上,当我们民族航船的舵柄被一群败类把持的时候,邓世昌的“致远”号还能“致”多“远”?他难道还能驶出那段肮脏历史的港湾不成?要害时刻炮哑了,这是偶然的吗?难道它就没有哑的理由吗?难道炮弹也以极真个方法向清廷抗议吗?也许不是抗议,由于它没有了抗议的才能,它的腔堂已经被慈禧挖往,嵌在了颐和园的美景中。
  所以我说邓世昌的塑像合适于写意,假设用工笔,那么他的表情该如何处置呢?那种冤仇、那种义愤、那种难过、那种无奈,怎么能表示得出呢!
  去刘公岛的渡轮牵动着一根根银线往返地穿梭,它们在不停地缝补着我们民族近代致命创伤的伤口。坐在渡轮上,我好似听到了乌蓝的深海下,有无数的英灵在难过地哭号!
  还有一尊塑像,我本不乐意说起它,那就是半岛最东端成山头的“太阳神”塑像,。这尊塑像以宏大给来人以震动,它通身以金掩饰,锃光灿亮。看来在造神者心里,宏大就是高尚,灿亮便即是光辉。然而,我只觉得它的灿亮与宏大。
  神是人们心里的东西,,不能触手可及的,,一般不宜具象化,,除非能保证以很艺术的伎俩表示出来。假设这尊塑像有点艺术性,假设把它放到两海里以外往,应用间隔以朦胧的形态浮现给人们,那么我们也许不会感到如此俗气。
  有史以来,人类就在不断地塑造着心中的偶像,这些偶像不是神便是好汉,每尊塑像背后都有着它的历史背景与精力蕴含,实在每尊塑像的设计师就是历史!从蓬莱与威海的这几尊塑像上,我们看不到我们民族的历史吗?假设细心瞧一瞧,也许还能瞧出点别的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