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诗人雪莱写过一首有名的诗《西风颂》,最后一句是这样写道“The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away”,好像看到了西风就看到了愿望。而在中国的文学作品里却有“古道西风瘦马”,场面悲凉悲切。这异样的感到到后来才知道,,本来英国事西面朝海,所以吹来的西风就好像我们意识里的东风或是东熏风一样,在中国东面朝海。从地理上解说,,确切是这样的原因。可是从人的情感上来说,却有点不大愿接收这样的理由,我是多么盼望能换换这样的西风,
    想到西风,我的思绪就一直延长到那北国的大漠,或是了无人烟的荒漠或是冷风长啸的冷夜,亦或是冷月下促赶路的长衣古人,却怎么也联想不到英国那暖和的充斥盼望的西风。有风的冬天真的很长!好似这频频显现的风波也是由于这西风带来的,于是一想到西风竟有点慌神,茶不思饭不想,干脆起名西风瘦,我也最怕西风瘦!
    我独自时,时常会研讨自己或是研讨他人,最后会下个极主观主义的总结,没有客观根据,也不须要负任何义务,往往也不会告知别人。渐渐地,,我得出个有点根据的总结,好似谁谁谁也这么说过,就是――既然西风也可以是两样的,人就更不用讲了。这样,虚假的人可以显得堂而皇之,美丽的外表可以过着混乱的生涯,精明的样子也可以时常糊涂,,于是我就不由自主地称这样的人为西风瘦。而如今这样的西风瘦好像更加肆掠,不分性别,不分年纪,其蔓延水平之广,迫害水平之大,尽非在我独自思考之时就已裸露无疑。然而大多西风瘦仍不知自己已是西风瘦,还持续一如既往的行事,当被劝告诉时,仍表示为受害者一样,紧接而来的便是漫天遍野的吐沫或是眉飞色舞的眼神,我们也只能报之以无奈的应和和缄默。
   ,; 我怕带着面具的西风瘦,更怕不带面具且非要表示出来的西风瘦。假设是前者,,我仍可以点头带过,其行动与我无甚关系,只怕那些还洋洋开心自认为是的西风瘦,这样的西风瘦杀伤力之大,,不是一般人能招架得住的,那样的话,我就只能更加的瘦了!无奈在这张扬的世界,后者仍在直线飚升……
    当然更无奈的是西风瘦从不承认自己就是所谓的西风瘦,,那么自己到底又是不是西风瘦呢?哎,究竟谁也不能真正分清彼此,那么这篇文章也就所谓的毫无任何意义,就当大家茶余饭后的用以闲侃的话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