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渑池县城到张村镇杜家村足足有十六千米,而这十六千米只经过池底乡的下马头、水磨、陈村乡的朱城、张村镇的寨子和河南庄这五个自然村。而杜家岭,是横穿半个寨子村后,一直在高高的荒山野岭上连绵,又拦腰截断河南庄。它终究仿佛一条厚实、绵长,而又飘渺的玉带,在渑池西部的最高点,,朦朦胧胧,清清楚晰,一直深情而又淳朴地延长到渑池西部重镇、凹陷下往的处所――张村镇杜家村。
    十仲春七日,西风呼呼地刮着,天空十分阴森。七点整,我骑着摩托车从家里动身。为了不等车,不换车,又能按时达到工作地点,在熟习路况之后,我又从妈妈那里取回十年没有骑的两冲程摩托,到摩托车维修行修理了一个多小时。还好,雅马哈的动员机运转正常,,加点机油就可以上路了。临走,师傅说:“你这车的保险杠,都是用铁丝暂时固定住的,你看铁丝都已经生锈了。假设速度快,或者路陡的话,铁丝就会磨断,保险杠就可能断成两截,你要留神点。”可是已经一个来月了,一切都好。冬天已经来临,妈妈说:“冷了,不要骑车了,坐公交车吧。”可是我执怮地以为,我还能保持。
    刚到了朱城,立刻感到雾气大起来,路旁,光溜溜的白杨和洋槐都覆盖在一片灰雾之中,途径上二十米之外的一切都很含混。行人很少,车和我都浸泡在湿漉漉的雾气中,露水也浸湿了咧着口子的混凝土乡道,沾湿了我的车轮。感到手指头有点僵硬,腿也开端冷起来。我放慢速度,发明油表的红色指针下沉。心想,还有很远一段路要跑,加点油吧。不远处,就有一个小小的加油站。进站,加油,出站。摩托车前轮碰着混凝土的崛起,“砰”的一下,我连同车都振作了一下,我仍然前进。迎着呼呼的西风,过了小桥,又跑了不到二百米,车戛然而停。我下了车,一看,嘿,保险杠的前半部分趴在地上,从三分之一处折了。我万分为难地站在大路旁观望着,发明这里,前不着寨子村,后不着朱城村,一片大大的麦田起起伏伏的在雾气中熟睡,天气仍然很不明朗。这可怎么办呢?现在已经快七点半了,要迟到了,二十多个孩子就等我一人呢。四处张看了一阵,看到间隔我最近的村落就在我前面的朦胧处,我把保险杠使劲往上抬了抬,赶紧就走。抬一抬,走一走,抬一抬,走一走,好不轻易到了一家。农村凌晨的七点多钟,很多家还是闭门锁户的。我喘着气敲响了那家的大红门。里面走出一位大婶,她好似还没有梳洗。我连忙告知她实际情形,想用一下她家的老虎钳。“把保险杠往掉,就好了。”她什么也没有说,,往上房里取出老虎钳给了我。我又是剪,又是扭,把全部的铁丝都搞断,可是摩托车的后面的保险杠有一处是焊接住的,另一处是螺丝固定的。不知道是冷还是怎么着,我的手在下面摸了多少个往返,就是找不到螺丝帽在哪里。我的手都冻僵了,可是脑门上还渗着细细密密的汗珠。一会那位大婶出来了,细心地看了看说:
    “保险杠,不要了吗?”
    我说:“恩。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
 ,;   她又说:“不要焦急,我去找个钢锯干脆把它锯掉算了。”
    我说:“那样最好了。”大婶一路小跑着,去远处借钢锯去了。五分钟之后,大婶带着一个瘦高个的男人来了。那个男人什么也没有说,弯下腰,看了看,拉起那个小螺丝,指着摩托车的边沿处说:
    “就锯螺纹处吧,这儿拉不出车身。”
 ,;   我赶紧说:“好。”看到这个和我素不相识的男人,蹲在地上,用冻得没有感到的左手拉住螺丝顶端,右手在错落有致地拉着螺丝身。“兹啦兹啦”的声音在时而有车途经的公路上响起,我感到麻烦人家,真的很不好意思。同时,无穷的感激之情充斥我的全部胸腔。终于右边的保险杠掉了下来,开端锯左边焊接的处所了。虽说这边比那边空间大多了,钢锯能够更加自如的伸展,可这是厚厚的铁片呀,足足有四厘米宽,一毫米厚。地上坠落了很多铁屑,二十分钟后,我看到他红红的大手终于把那铁片锯断了。他的额头上渗着细密的汗珠,头发上有些许的雪粒。哦,下雪了。今年冬天的第二场雪呀!来得如此的不可思议,又如此的热忱洋溢。我仅仅说了声“谢谢”,便再也说不出话来。看着那位大叔远去,又看到大婶把保险杠放进自己的家门,又叮嘱我有车的话,就顺便捎回去,说不定还有用呢。去了保险杠的摩托车,一路轻松地在杜家岭上疾驰,雪粒无声的洒在这长长地途径上,熔化成水,滋润着我的心坎。
    中午,在学校和同事们说起这个事情,我的一个同事也无穷感叹地说:“前几天我的摩托不是也在路上出弊病了吗?也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用他的大摩托车,,从杜家岭上拖到学校的。我连人家姓名都不知道呀!”还有一个同事说,我的车也曾经坏在路上,也是村边人帮我找人修车的。
    晚上,又听到刀郎那浑浊、苍劲、充斥深情的声音:
    假如人生能够留下可以延续的记忆,我必定选择感谢。
 ,;   假设性命之重可以用我双手托起,我必定会说句谢谢你。
 ,;   ……
 ,;   你让我学会爱惜生涯里的点点滴滴。
    ……
    把无穷感谢之情呈给那些素不相识的可爱之人,“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