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奶妈离世后常梦中往奶妈家,老年后梦得更多。梦中一瞬间相见,奶妈还是六十年前的老样子;穿银灰色大襟衫,短发,中等身体,清洁整洁,慈爱的笑颜,脸上还有个酒窝,额上一颗肉痣,嗓音是不尖细也不粗放的平和的中音。
??可是这样的瞬间间也很少,大多是走呀走呀总是到不了她家。那处所叫罗坊,路不远,我在那土壤路上留下过千万个脚印。奶妈逝世前没去看看和作别一声,内疚缭绕,大概是赌气了,,得去九泉下道过歉才干得到她的体谅。
??奶妈是他的本家姐姐。他母亲缺奶水,于是堂姐成了他的奶妈,同时喂自己的女儿秀秀和他,他随着秀秀一起叫她妈妈,外甥女秀秀成了他的小姐姐。
??听说有时两人都要吃奶,妈妈便要秀秀让着弟弟。他是双胞胎,体质差。他不记得那时候的事,是从大人的片言只语里悟到的。
??姐姐的名字是妈从自己名字中取一个“秀”字,用叠音,叫“秀秀”。妈也只用了他名字中的一个字,叠音叫他“源源”。名字叫成叠音分外和蔼,她们都和蔼地叫他源源。他祖母和父母都不这样叫,甚至有时还用谐音叫他“盐锅巴”;为此他常常闷不吭声翻白眼。
??奶奶告知他奶妈是他的姐姐,秀秀是他的外甥女儿。他不吭声,心里却默默地说:“是妈妈!是姐姐!”秀秀只比他大几个月,也把他当弟弟,处处关怀辅助他。
??比如母仨睡一张床,弟弟想挨着妈妈睡,姐姐便让弟弟睡中间,玩的时候姐姐也让着他。妈妈在厨房做了好吃的姐姐便往拿两份来,不够时先给弟弟。那么点年事便如此懂事是妈妈教她的。
??源源和秀秀随妈妈一起去外公众,假设妈忙着,秀秀会帮弟弟去拿吃的和玩的东西来,过年,姐姐会把外公给的压岁钱分一半给弟弟,买了糖果也分一半给他。
??外公是慈眉善目标老人,,白头发、白胡子,个子不高,穿阴丹斯林布短襟衫,也是平和的中音。外公总是笑呵呵,笑的时候白胡子会高低抖动。老人也把源源当成自己的外孙,,实在他是源源的远房叔叔。
??妈妈的人品人缘都很好。当地的习惯过年的时侯哪家来了客人,除自己家的菜之外,邻居也把大碗的菜送到桌上来。妈妈家的大圆桌上经常是红烧扣肉、炒仔鸡、粉丝肉丸有好几碗。
??那是城郊,春天的日子里一片绿油油的麦苗。门前有一口大鱼塘,鱼游来游去,丢下吃的,成群的鱼簇拥过往。鱼塘东南角有棵高大的柿子树,柿子熟了通红透亮,在阳光下象红色玛瑙。鱼塘里经常有一群群白鹅,白鹅扑腾着黄色的掌在水中悠哉游哉戏游。
??柿子树下是一条小溪,潺潺的溪水明澈透底,溪里有小鱼小虾,“溪明石能见,水清鱼可数”。姐姐教弟弟把裤脚掳起来去小溪玩,水凉凉的很惬意。
??妈妈不呆板,不请求循规蹈矩,孩子们爱怎么玩便怎么玩。她常常喝点自己做的酒,也肯让孩子们喝点。
??妈妈做事时他们常凑在身边玩。比如妈妈?谷子他便凑过去摇风车把,风箱转动时会发出轰轰的响声,白米呼呼的从风车后面落进蔑箩里,谷壳则飞进了后面的另外一只蔑箩里,
??磨“浆”时,,他爱好听那哗哗的声音,也试着把糯米连水一小勺一小勺往磨口添,然后看着变成雪白的米浆,从出口一股股的流进夏布袋里,那是炸糕蒸糕用的。妈妈做事时叫姐姐带弟弟去玩,邀伴去邻近的树丛、竹林、小溪、古庙玩。
??古庙里吊着口大钟,把石子丢在钟上会发出深沉的咚咚响声,余音嗡嗡、围绕不断。姐姐给菩萨作揖时也叫弟弟一起作揖,他还是那时候给菩萨做过揖。
??妈妈家总是阳光残暴,记不起来有过阴雨天。当然必定是有阴雨天的,只是他不记得罢了;或者那里即便雨天也好像阳光残暴,不像在奶奶家日日的淫雨绵延,即便蓝天白云日子里,奶奶的脸上也会彤云密布、冷雾缤纷。只有见到她的长孙才干开晴,一片阳光残暴。
??父亲和母亲忙于生意,由奶奶管他。老人呆板执怮,规则特多。他母亲生的第一胎是女儿,奶奶竟然狠心的送给人做了童养媳。母亲好记恨,除过年过节之外大多是在店里吃住,不想看见奶奶。
??他不记得太小时候的事,只记得他爱好在奶妈家,过完年节也不乐意回奶奶那里。哥哥或表叔去接他回家时,奶妈会留他多住些时候,姐姐会帮他潜藏起来。
??在那里很自由,不像奶奶家不许跑、不许跳,衣服用米汤浆得硬硬的,衣领僵硬如刀,脖子不能转动。有客人来的时侯得规行矩步坐在一旁,听客人表彰她的孙子怎样听话,怎样一身整洁清洁。
??从二年级开端他不要接送了,自己去妈妈那里,开学前一天才回奶奶家。奶奶知道他爱好在奶妈家,赌气时便说把他送给奶妈,跟人家去姓。他巴不得作奶妈家的人,只是一说跟人家姓就怕了。
??去奶妈家他走得很快,回奶奶家时却很慢,,一路玩,巴不得晚些时候到家,,晚些看见奶奶。
??他喜欢看路上竹林边那小屋里又高又大的水车,水车挨着鹅卵石砌成的水渠,水轮被渠里的水流冲得不断旋转,水车的周边是水斗,每个水斗轮流撒下一注注的水花,不停地发出水流的哗啦哗啦响声。
??小屋里有嘭、嘭、嘭的舂米声。他经常沉浸在哗啦哗啦和嘭嘭嘭的响声中,看水车颤悠悠的转动,观赏一注注水花从水斗里往下撒,他爱听水声的节奏,,爱看水碓一下一下的往石臼里舂米。
??那年他回去时奶妈已经离去。听说他早一次回故乡时,妈妈躲在邻居家偷偷看他。是那个人愁鬼惊、如火如荼的可怕年代,她怕给孩子添麻烦,所以没有出来。那是特别时代,有很多人无缘无故被拉到大街上游斗。
??妈妈逝世后他才听说这事,很难过,很懊悔,怪自己太脆弱。从此以后他便常梦见去妈妈家。梦在处分他,无论怎么走总是到不了家,呵,妈妈赌气了。后来,他去了妈妈坟上烧了香。七月十五的日子远隔重重山水,,焚烧了金锭银锭给妈妈和姐姐。
??他常常梦见妈妈,梦见那屋子,那鱼塘,那樟树,那小溪,那菜园里的蕹菜花,那柿子树上琳琅满目通红如玛瑙的柿子,那水车上喷洒下来的一注注雪白的水花……妈妈那里的什么他都会梦到。
??值母亲节之际,借心香泪烛在千里外远祭飘魂!母亲给了他性命,养育了他,。妈妈给了他暖和,姐姐给了他关爱。他想念母亲的同时也想念着妈妈和姐姐:
??当年恩惠无时忘,梦中魂里紧相连;
??魂海茫茫无处觅,文章远处哭秋风。
??妈妈和姐姐必定也常想念他的,必定盼望他常回家看看,所以便常常带给他梦牵魂绕。他喜欢妈妈常常把梦给他,梦中见见也好,他不怕“梦中不识路”的,不怕在路上寻寻觅觅的辛劳。
??相去六十年,不能近身边;梦见虽无益,非梦怎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