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这些熟习的诗句中,读到了故乡的影子――
   “天街小雨润如酥”:固然诗句描述的是古时的长安,,可我总想起春雨霏霏的故乡,赤脚走在绿色的田塍上,浸满雨水的柔滑的土壤,踩上往从趾缝中滋滋冒出的情趣;“雨里鸡叫一两家”:阴雨绵绵的气象里,独自走在缀满晶莹雨珠的绿草镶边的田间小径上,听着在细雨中静默的远近村里,不时隐隐传来几声悠久的鸡叫,把人的心都带进了一种梦幻之中;“簌簌衣襟落枣花”:仅可朦胧记起的童年时村西那片枣树林,开花时节,细碎的黄花衬着碧绿的叶子,枣林中芬芳馥郁,,光影班驳的地面上,一只只蚂蚁辛苦地将碎金般的枣花当作食粮不停地搬运着――那洒落地面的扶疏光影,也洒落在我童稚的心幕上,至今仍在我记忆之中不停地摇曳;“日暮苍山远,天冷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回人”:这首古诗的意境,,总使我想起家乡雪夜那种苍莽的氛围,和茫茫雪影里远处村的影子,以致我每读这首诗,家乡的大雪便在我心中纷纭飘落……
  我庆幸自己有这样一个故乡给我这样一种回想!
  现在,居住在城市里的人们,,很难再体验到那种田园诗般的生涯了;可他们依然爱好这些古诗,他们所观赏的只是精美的诗意,,在他们看来,这种生涯已成为历史,。我却从这些诗句里,处处看到了家乡的影子!“长恨春回无觅处,不知转进此中来。”谁能想到,当今人们如寻世外桃源般觅而不得的古诗芳香的花朵,,正在我记忆中的故乡里绽开?
  是谁那样幸福,正在我想念里周游?他远望着无边的田野,每一片庄稼叶子上都闪耀着我绿色的祝福,;他掬起一捧溪水,明澈的小溪正流淌着我浓浓的乡愁!
  人人都有故乡,谁分开故乡都会发生深深的想念――假设谁往了我的故乡,他也许会对我想念中的那片热土觉得漠然;而我,经过别人的故乡时,自然也想不到脚下平常的一草一木,正使某个远方的心灵魂牵梦萦。人人都有亲人,谁分开了故乡都会让亲人牵肠挂肚――当别人轻辱我时,他不会想到他所轻辱的这个人正使远方的亲人怎样地心疼和牵挂,;我苛刻地看待别人时,也没有想到我所苛刻看待的那人身上寄托着亲人怎样的盼望和祝福!
  用你的心灵往跟身边事物上飘拂着的看不见的心灵交换,,你便会理解爱惜世间的一切。世间无处不有人,因此,世间无处不闪耀着想念的光芒――你折断一棵小树,你便折断了一只回想的翅膀;你损伤一泓清泉,你便给梦中啜饮的灵魂带来干渴;你不尊敬一个个擦肩而过的人,你便亵渎一颗颗想念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