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暮的西山边上,团团乌云堆挤,焦躁的风又是左推右拥,非要挤出个雷闪骤雨似的。
    ,;突暗突明,灰蒙蒙的。“哥,你在想什么呀?”影儿轻轻地坐在林子旁边。一双大眼瞪着他。“影儿,哥不惦念书了。”林子愁容满面,坐在地上,低头扯着小草。
    “哥,你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也是村里唯独的大学生,这不行,你不能胡思乱想.妈不批准的.”影儿看着林子,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我们家里哪儿来这么多钱供我上学,我看还是不读了。”林子无奈地说。“哥去城里打工,攒钱供你读书,也可贴补家用。”林子看着影儿,,两眼充斥着关爱与怜惜。
    林子与影儿面对面坐着,默默无语,许久,风轻轻吹着,吹弯了小草,吹鼓了衣襟……远处,山后传来了滚滚的雷声,一场大雨就要来临了“哥,我们回家吧,快下雨了。”影儿轻轻地说.
    
    闪雷叫,雨如倾盆。影儿躺在自己的房里,房外雨声雷声交加,思想又不由的回到了下午的情形里,眼里盈满了泪水。哥哥不可以废弃上大学的……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影儿,睡没有?”影儿的母亲轻声唤着。“什么事呀!”影儿轻声回应着.“妈,你坐这里。”影儿孝敬地扶着母亲坐在床上。“影儿呀!你看妈……怎么说呢?”影儿的母亲一脸的愁云,久久不见散去。影儿看着母亲,低着头一言不发。“你哥考上大学也不轻易,村里也就出他这么一个大学生,本应当喜悦才对……”话还没说完,影儿的母亲泪如滂沱。
    
    稍稍调剂一下情感,又持续说道。“可是,现如今,家里穷,一时半会儿拿不出这笔钱,眼看着你哥开学的日子一天天近了,我心里呀,真是焦急。”影儿的母亲哭得更是愁面泣泣。“妈,别哭了。”影儿轻轻地召唤着母亲,。泪珠儿如泉般涌出来。“妈,我想好了,书,我不念了,省点钱下来给哥上大学,。”影儿边哭边无助地说。“影儿呀,难为我的孩子了”影儿的母亲轻轻地把影儿揽进怀里,母女俩抱头痛哭。“妈就知道你懂事,乖巧。这些年,你在我们家,虽是穷了点,日子清苦了点,可妈妈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妈求你件事,你可得答应妈妈呀!”影儿的母亲边哭边轻详地说。
    
    ,;影儿莫明地看着妈妈,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向两腮。“村里那个王三家答应借钱给你哥读书,可是他们家的条件是要你做他们家的儿媳。”影儿惊住了,她不信任自己的耳朵,眼前的妈妈也让她有点生疏,惧怕起来了。此刻,影儿却显得出奇的安静,止着哭声,“妈,你答应了?”“妈答应了,可是委屈了影儿,妈心里也难受呀!”影儿的母亲边说边擦试着泪水。
    
    影儿心潮难平,面对年老的母亲,影儿不忍心往损害。可又该如何面对这突出其来的变更。躺在床上,影儿思前想后,辗转难眠。
    屋外,风乎乎地吹,雨哗哗地下。雷雨的势头不见有停下来的痕迹。冷冰冰的风直往人的衣襟里钻。
    影儿感到眼睛又酸又涨,可就是流不出一滴眼泪。骤然,影儿的表情很是严正,某种坚韧的力气与想法在心里浮现,她要英勇去争夺自己的幸福,拼逝世抵御贫困所造成的脆弱。如今固然木已成船,影儿不乐意废弃再生的幻想和盼望,也许会有一线的转机,也许还有再尽力一下的可能。
    
    天边刚露出鱼肚的白,影儿含着泪写完书信,摆放在桌前,起身,打理好一切。依依不舍轻手轻脚地分开家。一连几天都不见影儿借钱回来,林子再追问起母亲,母亲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还没等母亲就完,林子像发疯了般冲出家门,想起影儿为了自已忍受如此多的罪与难过,要遭遇多少白眼与冷言,吃多少闭门羹。一想起这些,林子心如刀刺一般的痛。影儿比亲妹妹还亲,林子心疼影儿,更爱影儿。这样的爱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发生,只是没有察觉而已。“影儿,影儿……”林子一遍又一遍地大声呼喊着,逢人便问。全部的亲戚家问遍,走尽。都说没有见过影儿。一连探听了好几天,还是杳无音信。
    看着失魂落魄的林子。母亲心里也不好受,更加自责。假设影儿出什么错误,她将如何面对影儿的爹娘,如何面对林子。一种说不出的心绪搅扰着,只感到胸膛里被涨得满满的。此时,无穷的哀怨,无尽的挂念,都一起涌上心头,她真想大哭一场,机械地做着日常的事情。
    
    一阵山风吹来,林子感到很凉很湿。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失事了,不好了!”村口张大妈喘着粗气说。“这段时光一连下雨,昨晚东边煤矿塌方,打逝世人了……听说还有女的被压在矿洞里了……”
    “轰!”一惊,林子从地上跳起来,眼前是接连不断的闪电,四周是无边的黑暗,黑稀稀的岩穴,林子感到自己的心口狂跳不止,头一阵一阵地旋晕。“影儿、影儿……”林子箭步如飞地朝东边的煤矿跑往,心里祈祷影儿千万别出什么错误。
    
    眼前的一幕让林子惊呆了,煤矿变成了一座废墟。围观,呜咽的人儿把这个本就不是很大的处所围得水泄不通。林子如疯了般,拨开人群,嘶声肺力地喊着,刨着。不一会儿,十指鲜血淋淋,林子丝毫也没有察觉到疼痛,,心里只想着影儿,他的妹妹……
    
    “哥!”影儿站在林子身后柔柔地喊着,一身脏稀稀的。林子还是拼命地刨着,此刻的他听不下去任何的话语。“哥!哥!”影儿跑到林子眼前大声地喊着。“别管我!”林子一边刨一边大叫着。“我是你妹妹,影儿!我是影儿呀!你停下来,看看我。”影儿哭喊着,扯住林子的双手。
    
    “影儿!”林子有点不信任自己的眼睛与耳朵。停顿了数秒,林子牢牢地把影儿拥入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哥认为再以见不到你了”林子冲动地说。
    
    “刚才,矿上老板叫我去领工钱,回来,就听说,煤矿塌方了,好恐怖,围了好多人,看到很多人在哭喊着,拼命地在煤矿里刨着。”影儿委屈地哭着,眼前的场景让她好惧怕。“哥,这是我这些天在煤矿上打零工,攒的钱。”影儿拿出一直紧握在手里的一张皱巴巴的100元钱。
    “影儿,假设没有你,哥活着也没有啥意思。刚才,真是吓逝世哥了,”林子再次深深地把影儿拥进怀里。
    
    影儿病倒了,发着高烧,咳嗽着。这会儿,吃了药,熟睡着了。阅历这次风波后,影儿的母亲再不敢提影儿出嫁的事,实在她心里也难受,有苦只能往肚子里?。林子心疼地看着影儿,手放在影儿额头上试了试。在影儿耳边说了一阵静静话。
    林子起身整理行囊,筹备静静进城打工,他心痛影儿,盼望影儿持续念书,不愿望她嫁人,由于影儿是属于他的,他不许任何人损害影儿。等影儿再长大点,他会告知她,他爱她。这些心里话,林子一直躲在心里很久很久了。记得当年妈妈在集市上带着迷路的影儿回来时,影儿才5岁,林子8岁。梳着两个羊角辫,红棉袄,一幅水汪汪的大眼睛。很讨人爱好。想着,想着。林子不由的笑起来……
    
    “有人在家吗?”一位老者的声音从外向内传来。林子出门一看,这不是学校里教务处的张老师吗?“张老师,您好!请进屋坐!”林子很有礼貌地把张老师迎进屋来。
    
    “林子呀!你的学习成就优良,这次考上重点大学,不仅仅是我们学校的声誉与自豪,更是县里村里的声誉呀!你的情形,我们学校也懂得了,,经有关部分核实,特为你申请了助学金贷款。这助学金贷款,是我们国度专门为品学兼优,家庭贫困的学生设立的,我是特来告知你这个好新闻的”
    
    “真的吗?”林子冲动地握着张老师的手。“当然是真的,你现在就出发与我去办一下相干的手续”张老师喜悦地说。“好,您稍等一下,”林子有礼貌地说着并回屋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影儿醒了,影儿闻声了林子与张老师的话。粉饰不住心坎的喜悦,起身筹备下床,被刚进屋的林子看到,扶着坐在床沿边。
    “妹,我可以上大学了”林子看着影儿高兴地说。“哥,,我好喜悦,真的好喜悦”影儿也显得很冲动。
    
    这一天,风和日丽,鸟儿轻舞,花儿带路,欢送声,礼炮声,搀杂着乡亲们和蔼的眼光与掌声。林子拎着包,一边与乡村们挥手离别,一边问候着。
    影儿的母亲,此刻是悲喜交加,千叮呤,万叮嘱,还是有无数个放心不下与不舍,老泪纵横。油黑的脸上印着许很多多岁月的痕迹,斑白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更是分外的刺眼。
    林子向母亲作别,心底许诺着,必定要好好学习,要用自己所学知识造福社会,造福村里,转变穷山沟面孔,
    林子,留神到影儿没来。他着急地左看右盼在人群里找寻着影儿的身影,没有,还是没有。林子心里有点失落,惆怅。这时远处人群外响起影儿和蔼而大声的呼喊声“哥,等等!哥!”
    “哥,这是我特地往镇上为你买的新衣服。”影儿累得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双手捧着衣服递给林子。“我怕赶不上,天亮就起身去镇上,还好,遇上了。”影儿说着,抽咽着。“乖,别哭了,我的好妹妹!”林子把影儿拥进怀里,在影儿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逗得影儿转悲为喜。
    
    车子慢慢开启,粉尘飞舞。欢送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久久不愿散去。阳光留在影儿肩上,热热的,微笑着,目送车子渐渐消散在曲折的山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