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设花开只是为了等候花落,那么我能等待什么?
    -题记
    写下这四个字时我想起了秋秋,我见过的最美妙的女子.这几年我一直在想,假设不是我当年的无心之失,她是不是会比现在幸福?可是,这世间没有假设。很长一段时光里我无法谅解自己,尽管那时我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记忆中秋秋是漂亮的:她的眼大而明媚,有很长的睫毛,她的头发是粟色的,带着自然的卷曲,她的唇红艳艳的,像熟透的小蕃茄。
    那大抵是她最漂亮的岁月,犹若一朵正值花期的蔷薇,含芳吐蕊,风情万方。彼时正是梨花和雨风送香的时节,她和师兄宛如一对璧人,站在戏班里定格成我心中一幅惟美的画。
    那时我不过十二三岁,对爱情有着朦胧而莫名的憧憬。秋秋和师兄是我能触及的像王子和公主一样的情侣。
    或许孩子都爱好故事有个完善的结局,所以我如此盼望他们会在一起.或许正由于如此,我对爱情的心态从那时就埋下了伏笔。
    我听过他们彼此的许诺,那种非他不可的决心与爱语,秋秋在师兄怀抱里甜美而羞涩的笑。许久以后当我在人群中阅历过自己的故事之后方渐渐明了爱情就像一场秋雨,温顺过后一片狼籍。只是这一刻我只看到了它富丽的羽衣,
    秋秋终极没能嫁给她爱的人,导致他们离开的是一封信,。我至今不知上面到底写了什么。我是在师兄的枕头下发明它的,当时不过是孩子的心性,想让他焦急。他果真急了,追着我试图抢回往。我一转身溜进了屋,,并将它交给了正筹备出门的秋秋的母亲。
 ,;   看到师兄一瞬间间变白的神色我模糊知道自己闯祸了,。果真,没几天,秋秋的母亲便不让他们会晤了。后来的详情我已不大清晰,我在日记本上抄下席慕容的那首《决定》,并记下我少年时期第一次对情感的迷惑:为什么美妙的东西不能久长呢?我喜欢秋秋笑,。假设不是我的恶作剧,,假设没有那封信,秋秋是不是会一直开心?
  ,;  当我把这段往事讲给恒听的时候,我正热闹的爱着身旁这个男子,。爱情对年青的性命而言总是欢喜与忧伤共存的,我自然也是――太过完善反而易碎,好像是一种预定的结局,青春的陈痛里我流离失所。那年读到张爱玲经典的那句在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想要遇见的人……总感到有些宿命的味道,我不爱好,非常不爱好。
    游离、辗转,时间总是遍布尘埃,属于少年的心事终是走远。得与失的空间里逐渐淡然:人生总要阅历一些事,然后成长。回看前路,风干的往事,年少的情怀如花静放,花开那时。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