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草坪总是杯受我们这些差生的青睐,不管学校允不容许,我们总想着偷偷跑上往躺一躺。随意带几本课外书,,拉几个朋友,你躺我卧,纵情玩耍,直到看书看得眼睛发酸,,举书举得胳膊发困,教务处主任大喊一声“你们这些学生,不知道学习,整天只知道蹂躏草坪”为止。我们会像兔子一样马上攒开,逃到草坪西边的树林里去,然后还要静静地回头看一看:教务处主任是不是气的又在跺脚了。再然后我们会大笑,一个个笑得直不起腰来。
  平平是最爱好和我一起躺在草坪上赛太阳,看书,睡觉的朋友,每次我拉她往她总是带一本金庸的武侠小说,,然后两个人头挨头肩并着肩地躺着,我把书举得高高的大家一起看,她总用她那一双小的可爱的胖乎乎的手为我遮挡太阳。累了,我们就讨论金庸武侠小说中哪部写得最好,哪个人物最有个性,而每次讨论的成果我们都会不谋而合。平平说这是女生与女生之间的缘分,我说我也这么以为。
  有时,她的小手会静静握住我的手,然后静静地躺在青青的草坪上,感受阳光的温馨,彼此之间不用说一句话,,但却有千言万语在这握着的双手之间传递,
  草坪上有时也有很多像我们这样的人,但很多都会带厚厚一沓材料书之类。我们就不同,永远不会给那些材料书重见天日的机遇。但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心里不平衡,总是恶作剧要打搅她们一下,当然是认识的人之间。还有一点值得庆幸的是,要是被教务处主任发明了,他会把我们统统赶走,不会由于我们是差生而把我们赶走却对那些号学生毕恭毕敬。平平说着才是协调社会人人同等嘛,,这一点我也认同,
  平平说这一学期我们要抓紧时光多上去躺一躺,否则以后就没有机遇了,所以我们一起去蹂躏草坪的频率比以往多了好几倍。平平总是说一些再过几个月就要离开之类的话,话说得多了,自己也感到烦了,便不再说,却总爱盯着我的脸看,。我笑着问她我脸上有什么?她说她在看我脸上的每一条纹路,她要把我的样子永远地刻在她的头脑里。她说过这些话之后我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觉她的小手又静静地握住了我的手。
  天上总是莫名其秒地飞过一些鸟,,当这些生疏的客人飞来时平平总是抓起一把草抛到天空往然后大喊:“你们把他们带走吧,。”这是我看见她眼里流出的是盼望,但我却不知到她在渴看什么。
  轻轻地,吹过一阵风,带走了一切,却惟独带不走那些扎了根的;阳光,好暖和,却也有照不到地处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