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之所以比那些生长在美国的白人同龄女子幸运,不仅是以你为我的一生总是在奋斗,总是在设法改变命运,而且是由于我自记事起受到的一连串磨难中逐渐养成的一种倔强的性格。我在艰难中仍然憧憬着未来,渴望着机遇,艰难的生活历程压抑不住心中的激情,不断地努力凝聚着改变自己命运的爆发力,我觉得自己犹如一只啄壳的雏鸡,用那尖尖的小嘴,不断啄破外壳,终于有一天伸了伸脚,展翅一跳,跳到外面,看到一片葱绿。

鏇煎搱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