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 大家对第一篇的支持与鼓励,第二篇提前上架了,欢迎继续拍砖,哈哈……。

       回顾这二十年来所做过的工作,最令我感到满足和快乐的还是刚参加工作时的前三年,尽管那时的工资是最低的。这二十多年中,真正在广州无线电厂工作也就是这三年时间。在这三年中我从事过许多工种,从生产一线的维修工、QC质检测员,到QC主管、工艺技术员、工艺技术主管、生产车间副主管。可以说该做的我都做了,而且一直是顺风顺水,也一直深得总厂和分厂领导的信任和厚爱,基本上一直都是在中层管理岗位工作着,令许多学历比我高的同事们羡慕。

       在这三年中我积累了许多一线的工作经验,分厂也安排了多次外出的培训,自己开展培训的实践机会。这些工作虽然对于我目前所从事的IT图书创作来没有什么帮助,可在当时它们却给我上了多重保险,为我日后自己总能顺利找到工作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因为我找工作时的选择余地比较大。后面我从广州无线电厂出来后,我所找的工作基本上QC主管、工艺主管,或者生产主管。这些我都可以胜任,而且工资待遇相对来说还不错,普遍都在2500元以上。业余还可以自己搞些家电、计算机维修,赚些外快,挺好的。这些下篇再介绍。

       广州无线电厂属于一家中型国有企业,每年来自全国各高校的毕业生都有好几百人,各种学历的都有。工资待遇全按国家的规定,比外面同行明显偏低。于是,有些学历比较高的新生来厂工作不久就想跳槽。刚参加工作,我学历也不高,没有像其他学历较高的同事那么多想法,一心就想多学一些知识,多积累一些实际工作经验,属于比较安份的那种(或许这是后来各级领导想培养我的原因之一吧J)。尽管当时的工资并不高,好时有700来元,差时才400多元,但仍然很满足,因为那时也没有要买房、买车的想法,每月能有几百元余下来,感觉足够了。记忆最深的是,有天晚上,我们几个同时分配到无线电厂的同学在外吃大排档。边吃边谈着各自的工资,结果都差不多,都认为如果每月有500元的工资就满足了(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好笑)。因为那时生活成本很低,500元的工资一个月下来还可能有一半余下来。记得我三年下来总共也就存了5000多元(现在看来真是太少了,但那时还挺知足的)。

 一、从生产一线做起

       我在学校所学的专业是无线电专业,1992年7月进厂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被安排在广州无线电厂电子一厂的车间进行实习,帮忙拉一下货,有空时跟着维修师傅学一下电视机维修。本来实习期是规定为三个月的,不过才过一个多月就被调到QC部门从事产品检验。与我一起工作的还有一位新来的本科生。明显可以看出,他对当时的工作并不是很满意,但没办法,都只能认了,不过两年后他也跳了。短短的一个多学维修学习,使我受益不浅,这也是我日后从事业余家电维修,赚起我第一笔外快的基础。

       被调到QC部门从来质量控制后,虽然那时还是在生产线上从事实际的产品检验,但我还是经常买一些相关的书籍进行一些专业学习。因为在厂里面原来从事QC的都不是大学生,都是厂里的老员工。分厂领导安排我与那位本科生进去的目的可能就是想充实一下这个部门。

       进到QC部门的前半年左右,是分别被安排在各个车间,各个QC岗位进行产品检验。QC也不是什么技术活,纯是经验活,一把橡皮锤(用来敲打机子,看它是否经得起一定的震动),一把尺子(测量图像有无变形),一台信号发生仪(产生各种测试信号),其他全凭眼力和经验了。经过几个月的磨练,很快成为了QC部门的主力,被安排在要最重要的成品检验岗位。后来因为一些观点与QC部门主管不合,我要求重新调回去维修。在这期间也当过一段时间的生产车间副主任一职。

二、革命性的转折

      又过了两个月左右。突然有一天,分厂厂长找到我,要我重回QC部门,但他说,现在不是要我做QC质检员,而是要我担任QC部门的副主管,因为我还没有这方面的管理经验,先让我跟原主管学一下。毕竟原主管是位老女员工,基本上是全凭经验在工作,与我的许多观点仍有许多冲突。分厂领导了解后,也赞同我的一些观点和我的一些新思维,于是不到三个月,我又被扶正了,原来的主管下调为副。这下子她没什么脾气了(当然我很得意哦J),全按我的想法跟着做。新的质控方案出台的第一个月就见到了明显的成效,产品抽检合格率大幅提高,得到了分厂领导和总厂质量处的领导的充分肯定。也许我还有点管理天份,在从事的这么多管理工作中,下属员工对我还是比较信任的,关系都非常好,特别是一些女同事哦(哈哈,不要让我老婆知道……)

      那时全国正兴起一股进行ISO9000认证风,广州无线电厂也不例外。分厂领导看到我有一些文笔,加上有比较丰富的QC一线实践和管理经验,于是把分厂ISO9000认证文件编写的重担交给了我。当然不是我一人来写,而是由我组织各部门的负责人一起来写。但在此之前,除了从一些书上学到的理论知识外,本人对ISO9000认证也知之甚少。于是分厂决定派我随总厂质量处领导一起赴珠海、深圳专门参加全国性的专业培训。回来后再对分厂各部门领导和全厂员工进行培训。工作十分艰巨,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加班。但那时并不觉得有什么委屈,反而很乐意,尽管没什么加班费,但分厂领导很好,每天晚上有免费的夜宵吃^_^。完成后看到那一本本《质量手册》和《程序文件》,非常有成就感(^_^)。

三、多面出击,成重点培养对象

        一天早上,分厂领导再次找谈话,表达了对我工作的肯定和希望重点培养我的想法。随后就说到,说工艺技术部有一位老的副主管要退休了,希望我进工艺技术部。但一开始只是做一名普通的工艺技术人员,以免大家说闲话,但待遇仍按部门主管发。问我是否愿意。我二话没说答应了。这一年好像是1994年上半年(具体日期记不起了)。

       进入工艺技术部后,首先要跟着老员工学习如何编写产品生产工艺,如何看产品设计图纸。工艺部主管看我对计算机兴趣比较浓,且有些基础,还特意安排我管分厂的计算机设备。就这样我又开始了我全新的一项工作。还好我是学无线电的,对电子线路还是比较熟悉的,所以干工艺这一行也比较快上手了。记得广州无线电厂(当时已已是集团公司了)的第一款广州的税控机生产工艺还是我亲自编写的。

       分厂领导果然不食言,我在做普通工艺员的时间仍然给我发放部门主管的职务补贴。而且在他们调查了一番后,半年后就给我安上副主管的职务。做工艺副主管一直做到了1995年5月份,这就是我自1992年7月到1995年5月近三年时间中所经历的全部主要工作。

       说实话,在电子一厂的这三年中,分厂和总厂领导对我真是没得说(我的待遇比我同来从事产品开发的本科生都高出许多),但最后我还是决定要放弃眼前的一切,当然这是后话。有许多人认为我肯定是拍领导的马屁才会如此被重用,事实完全相反,我从来不拍马屁,没送过一分钱礼,也从未到过这些领导家里拜访。其实这完全可以用不会做人来形容(现在的我也是这样的),否则我在广州无线电厂的前景可能更为可观。我自己分析还是因为我做事比较踏实,细心,要做的事,务必做到自己认为的最好。这或许就是我一贯坚持的做事风格,同样这也是我以后从事写稿、写书所坚持的风格。

 

下篇将介绍我的第一次下水,看看我在大海如何获得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