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至少还有第六条毛毛虫。他很早就知道如何看清树上众多的苹果和繁杂的路径,知道如何预估苹果成熟的时节,而且虫体健壮——至少足够支撑他爬到好几个很有诱惑力的大苹果那里。但是他不太急于爬去。花开花落,虫来虫往,虫的生活不就如此吗?即便钻进了最肥美的红苹果,还不就是吃个饱,还不就是虫生一载。既然如此,何必这么匆忙,何不多享受这明媚春光?
 
于是他开始悠闲地上树,一路欣赏树下花开柳绿草长莺飞,饿了就顺道找几个小苹果啃啃——虽然不是极品苹果,至少足以果腹,而且味道还实在不错,酸酸甜甜别有一番滋味。有时玩得闲了(或者是为了看看自己身体有没有变差),他也尝试冲刺一个大苹果,成功尝到大苹果的美味之后转身再上路。他不太想钻进一只大苹果过上悠闲幸福的生活,因为于他,那路,那风景,那一路的酸甜苦辣,才是生活的本质。苹果很好,但他只想吃个饱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