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山深处的南寺,几百年的历史,上个世纪的几次大修,都是我爷爷的父亲,后来又是我的爷爷,来主工的。我却在这么久以后,才来到这里,感受和自己血肉相关的气息。
小时候,最喜欢坐在院子里一块大石条上看书,看天,发呆,偶尔会听大人们说起这块石头是修南寺时,刻意留下的一块,放在家里吉祥。小时候的我一直不太喜欢爷爷,他耳朵不好,总是不大说话,像个木人一般而且他也不够喜欢我,在长大的过程中,我从没有意识到南寺和我有什么关系,直到去年才听父亲细细讲了家族的历史。
暮色中的广宗寺
第一缕晨曦落在吉祥崖上,前面是双白塔。
 
南寺北寺有很多到现在不能解开的迷。我走了一圈又一圈,回想过去现在,心情复杂。
晚上住大蒙古包,十几个人,小猪般一圈排开。几个睡不着的就在外面聊天,做游戏,半夜去爬悬空寺,看月亮,看星星。很久没有这样开心,那一刻,我真希望时光停留。
                                                 佛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