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最近很出镜。先是3Q大战第二季隆重推出,第一季比较生涩,高潮未到就戛然而止。重装上阵的第二季开头不错,精彩迭出:奇虎起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涉嫌垄断,索赔1.5亿。而腾讯反诉奇虎不正当竞争,索赔1.25亿。3Q大战序幕刚启,网易又高调指责腾讯抄袭自己的新闻客户端,要求腾讯立即停止侵权。而在此之前,腾讯企业QQ办公版产品发布会上,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现场抗议腾讯的抄袭和打压。业界一时间疑神疑鬼,纷纷猜测背后是否藏有其他推手。

    随着腾讯互联网帝国的快速扩张,明里暗地的“敌人”只会越来越多,说不好明天谁就会刺出惊艳一枪。老大就是拿来砍的,享受了老大的利益,就要有老大的胸怀和体格。做老大先挨刀,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利益面前谈论道德太奢侈,弱者的眼泪和口水,可能代表无助和正义,也可能代表无知和贪婪。唯有法律,才能带来相对的公平。垄断诉讼向来是肥皂剧,《六人行》拍了十季,没有人身意外的话,3Q大战将会持续热播下去。腾讯估计也很郁闷,自己倾情出演了很多大戏,为什么大家的眼光死死盯住一点:抄袭呢。

    抄袭,似乎和创新是天生的对头。创新,意味着赤手空拳、从无到有,是人见人爱的悲情英雄;而抄袭,意味着仗势欺人、不劳而获,是人人喊打的纨绔膏梁。

    问题是,何谓创新呢。

    假如天天遛达美国互联网,发现不错的网站就照猫画虎做一个中文版出来,这个算不算创新呢。如果大家都抄,只不过自己抄得比腾讯早,可惜抄得没腾讯好,就看不惯腾讯,道义上说不过去,也是对自己实力和产品的不自信。不过这种跟风国外网站的“创新”,有点类似流行音乐的扒带,也不太会有太多的底蕴。这类网站为什么仇恨腾讯呢,仇恨的应该不是腾讯的抄袭,而是腾讯后来居上,抢占了自己的市场。

    对腾讯而言,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怎么做对腾讯最有利就怎么做,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国外某个创新产品很成功,腾讯无外乎三种选择:收购国外创新企业、收购国内疑似创新企业、自己做疑似创新产品。相比之下,国内谁有能力比腾讯模仿得更快更像呢,那还有什么理由非收购国内疑似创新企业不可呢。

    腾讯另一个被人诟病的地方,是有了这么多钱,还不愿意花点小钱收购新企业,非把竞争对手逼上绝路不可。“利欲熏心”的腾讯太财迷,而SAP 34亿美元收购SuccessFactors,Zynga 2亿美元收购 Draw Something游戏制作公司OMGPOP,Facebook更是花费10亿美金收购成立2年只有13名员工的Instagram。不比不知道,一比气死人。

    不过有一点似乎被大家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国外大佬对某个公司的收购,并不是因为慈善,要么是为了扩展市场、要么是为了消灭竞争对手,要么是为了收购人才。Instagram如果没有近3000万用户,已经让扎克伯格隐隐约约感受到了致命威胁,Facebook会开出10亿美金的高价吗。

    喜欢“抄袭”的腾讯,为什么偏偏没有“抄袭”高价收购企业的慈善行为呢。创业太艰难,成功后舍不得花钱,也许是一个原因。但是,另外一个原因应该更加重要,那就是还没有哪个企业或者产品,能给腾讯足够的压力。有时也想,现在的奇虎已经成为腾讯的一个大麻烦,周鸿祎和马化腾也是中国互联网行业,难得的产品经理型企业家。如果时光倒退回去几年,如果腾讯那个时候有机会收购奇虎,马化腾该不该出手、会不会出手呢。当一回事后诸葛亮,出手一定是刚刚的。

    产品侵权、涉嫌垄断,自有法律去规范和约束。抄袭,特别是不动脑子的照搬,真正成功的很少。淘宝模仿eBay起家,现在独霸中国,淘宝算不算抄袭呢。如果说淘宝是靠抄袭成功,百度的有啊,为什么就差了这么多呢。腾讯QQ模仿OICQ起家,现在称王称霸,QQ究竟算不算抄袭呢。如果说QQ靠抄袭成功,那么百度Hi、新浪从Pager到UC什么就差了这么多呢。

    要说腾讯是抄袭世家,世家也有失手的时候。搜索领域百度一枝独秀、腾讯搜搜抄百度,一抄好多年,为什么腾讯的so so,如此地just so so呢。电商领域淘宝一骑绝尘,腾讯拍拍抄淘宝,越抄淘宝离得越远。

    因此,无论是谁,模仿都不是成功的保证。同样,被腾讯模仿,也不是失败的理由,而是失败者寻找的借口。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选择抄袭,还是选择创新,无所谓高下,无所谓善恶,只是企业的一种选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