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企业机构如果只是凡事‘做得好’还不够,还必须‘行善事’。而企业若是为了能够‘行善事’,企业自己必须先‘做得好’。”


企业若是不顾及自身经济绩效的限度,肩负起自身经济力量所不足以肩负的社会责任,则必须遇到麻烦。


这样看来,联合碳化公司在西弗吉尼亚的维也纳设厂,以缓和当地的失业情况,实际上并不是对社会负责的事情。这简直可以说是该公司一种失职的表现。该厂一设立就已经濒于生死边缘。它采用的是落伍的工艺流程,可以说工厂至多也就是勉强维持运转。而这表示,该厂是不可能承担社会责任的,甚至于不可能对子什么的行为负责任。正因为该厂一开始便造成了浪费,联合碳化公司长期顶着要求撤销该厂的呼声。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公司是看不到后来发生的环境问题的,因为当时对就业的关切要远大于对环境的关注。但这方面的需求在当时也不能说是丝毫看不到的。因此,该公司明知所做的事情超出了它所能负担的社会责任,从经济角度上看也是毫不合理、根本站不住脚的,却还是采取了这样的行动,可以说这是没有任何责任感的。这一行动,完全是出于感情冲动,结果也必然是造成更为巨大的损害。


行动指南:


想想为什么要说“如果一个企业想要‘行善事’,首先要能把事情‘做得好’,或者说是‘做得非常好’?


摘自:


彼得·德鲁克《管理:任务、责任与实践》(Management:Tasks,Responsibilities,Practices)简单与复杂


很不愿意去美发店,最难消受的是美发店的热情,以及无休无止的推销。


美发店门口白花花的大腿,晃得人眼晕;高级发型师、技术总监、首席发型师、督导等各种头衔,听的人头晕。至于玲琅满目的各种洗发液、护发素,更是让人无所适从。


好不容易可以闭眼理发了吧,依然不得清净。如果没有会员卡,会一直劝说你办卡。先是历数办卡后各种各样的实惠,让你感觉不立即办一张简直就是傻瓜。如果你坚持不动心,又会打出情感牌。控诉公司有严格的绩效考核,完不成指标就没有收入,让你觉得不办一张卡,简直就是断人生路。如果之前已经有了会员卡,那就动员你充值升级了。套路很类似,只要一点点小钱,不仅优惠多多,而且善莫大焉。


也许有顾客很享受这种斗智斗嘴的过程,但是也有人很不喜欢。想安安静静理一次发,何其难也。有一天突然在超市门口遇到“简美快剪专门店”,真的感觉很简单、很美。


紧靠超市电梯,几块玻璃围出一小片地方。没有柜台,没有前台,自动售票,依票券号码排队等候。不分男女一律10元,仅提供剪发服务,最长不超过10分钟。门口贴着消费说明,特别强调:不推销、不卖卡、不卖产品、不给多余的过程,不耽误您的宝贵时间。


剪发,本来是很简单的产品。但是对美发店来说,单靠简单的剪发不容易做大。房租水电人工,都是不小的成本。要增加收入,最容易想到的,就是把产品做复杂。产品复杂多样,价格拉开差距,美发店逐渐演变成了金融机构,发卡充值成为工作重点。要搞活搞好美发店的金融业务,又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培训考核机制。在此过程中,复杂的不光是产品,还有美发店本身。


简美的做法,是摒弃复杂,回归简单,专注地满足用户最初的根本需求。


简单一定不赚钱吗?未必如此。观察过一家简美门市,共有5位工作人员,周末两天服务人数3000左右,平时800多,月收入能到30万。如果把价格提升至20元,消费者一般也能接受,那么一个店的月收入就可以做到60万,很不错的连锁模式了。


的确,为了获得更多回报,设计更多服务,本身并没有错。商家追求利润,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里最难把握的,是简单和复杂的平衡,是商家利益和用户利益的平衡。如何找到平衡点,取决于企业的价值选择。如果选择商家自身利益的快速最大化,挑战的往往是用户利益的底线。商家若要寻求长期持续的利益,最有效的做法,不是探寻底限,而是推高用户利益的上限。


比如搜索引擎,有极大的社会价值。但是要做好搜索服务,需要巨大的投入,如果没有竞价排名这样的获利手段,谷歌恐怕也难以为继。若搜索引擎只考虑自身利益,最有效的做法就是调整搜索结果。企业一定可以设计复杂精巧的收费模式,确保自己利益最大化。也许无可厚非,但是风险巨大。这种模式探寻的是个人和社会的底限,大企业要精准掌控边线,基本不可能。一个庞然大物总是在边线上振荡,一旦越界失控,将很难有修正的机会。


搜索本身可以很简单,和理发一样,大部分人都不需要商家提供的过度服务。只不过商家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让服务越来越复杂,以至于用户最基本的需求都得不到满足。


古老而又古老的理发行业,依然会有简美这样的颠覆式创新。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又有谁能高枕无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