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时候 面对选择时
会觉得很难做取舍
人往往不知道
当某个意愿觉得特难做时
其实人内心早已经有了决定
难受只不过是决定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