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信春哥,得永生”开始,春哥教开始在网络世界生根发芽。
我个人很喜欢这种网络亚文化现象,当网络越来越主流的时候,这种不断生灭的亚文化形态就显得分外迷人。此前,Mop上就出现过围绕猥琐男的PS而产生的猥琐神教,在天涯也出现过针对郭敬明的菊花教。和以往明显带有不屑和嘲弄的态度不同,春哥教所包含的情感更为复杂有趣。
中国人喜欢两分法,好或者坏,喜欢或者不喜欢。严格说来,会有喜欢、无所谓、讨厌三种判断。人们的情绪和判断是按照这个线性序列变化和排列的。但是,这种单线式的情感在春哥教的问题上遭遇了挑战。成为春哥教众的人,并非是讨厌,也非喜欢李宇春。他们真正喜欢的,是“春哥”这个概念。春哥和李宇春关系其实并不大,而是从李宇春出发,大家集体无意识地创造出了一个新人“春哥”。这个人有以下特质:

很Man
眼神霸气
神力无敌
可以粉碎一切反对的力量。
从这里开始,衍生出一系列演义故事:
1、若问春哥多强壮?伸直双臂过火车十九练竞速,追随火箭跑。二十进男足,断子绝孙脚。春哥上场皆畏缩,巴西德国俱投降。若问爷们力多大?一呼一吸龙卷风三十学瞳术,虐杀写轮眼。四十喜背书,大英图书馆。宇春挥手造宇宙,万物俯首拜英雄。
2、春哥纯爷们,铁血真汉子。一岁能杀鸡,三岁造飞机。五岁开坦克,六岁穿铁衣。四境百里传春哥,人人闻风而丧胆。若问汉子谁能敌?个个摆手面色惊十岁练武打,十二会做法。十五懂发电,眨眼数百瓦。浑身肌肉展雄姿,意气风发震四海。
3、春哥纯爷们,铁血真汉子,人民好兄弟,父亲好儿子,拳上能站人,命根能走马,胸口碎大石,菊花开瓶盖,一年硬两次,一次整半年,三秒一勃起,一分两炮精,敢干芙蓉女,能爆棒子菊,胯下草泥马,手中达菲鸡,爆菊不眨眼,中出不喘息,整晚整晚日,全天全天射。
分析这些内容,你很难说网友对春哥是喜欢还是讨厌。他们的态度更像是从喜欢到无所谓的中点,随时往返跃迁与从无所谓到讨厌的中点。同时把几种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情绪揉合在一起,通过春哥教的崇拜方式来表达出来。因此,也就有了各种“祷告”形势:
1、信春哥,得永生。
2、信春哥,不挂科。
3、信春哥,上本科;卸绿坝,上北大。
4、新春哥,死后原地满血复活。
5、昨天我还不信春哥,今天我信了,真的就。。。。。。。(具体事例)
可以看出,春哥教要比二十年前的“无厘头”更为无厘头,发展的线索更为微妙曲折。借用春哥这个概念,人们可以表达不满,也可以表达对生活的感激。可以演变为虔敬的心态,但是又同时能保持高度的嘲弄。昨天晚上,根据这段时间我对春哥教的认知,我也编写了一段主祷词:
信春哥,得永生!感谢春哥赐予我Google,愿她的名字行在网上,如同行在地上一样。每日的网站,你赐予我。免我的费,如同我们免别人的费。不叫我们遇见五毛。救我们脱离GFW。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春哥教这个概念我觉得很不错,准备用上一个时期。李宇春的粉丝也许会觉得不爽,不过,春哥教真的和你们的偶像没有多少关系。你们觉得春哥教是对李宇春的小恶意,小讽刺。而事实是,你们的李宇春只是春哥教的一个小注脚,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信春哥,得永生,股票今天真的赚了。
 
 
春哥名御春,成都人氏也。生而能勃,三岁梦遗,五岁自卫,七岁抠女,九岁嫖鸡。及至十岁,已然阅女数千。每事罢,常叹人生不过如此,郁郁而不得志。 某夜,春哥连御十女而意犹未尽,乃怒曰:“天地不仁,即生吾于世间,奈何不能尽吾兴乎?”其声所至之处,天崩地坼,江河倒流。须臾,一白发老翁至,谓春哥曰:“吾太上老君也。汝为何兴此盛怒,令吾不能安卧于天庭?”春哥俱以实告。老君曰:“此事易耳。吾有仙术曰爆菊,可尽汝之兴。此术本不传凡人,然吾观汝形容伟岸,器具雄壮,当可习之。”遂授春哥以爆菊之术。 春哥习爆菊之术,三月乃成。稍试之,大爽,喜曰:“大丈夫当如是也!”自是,春哥不复御女,而专以爆菊为乐。有民闻春哥仙术,遂自号“玉米”甘为奴役,曰:“朝被爆,夕死可矣!”春哥遂威名大振。 有yin妇曰芙蓉姐姐者,据阴山为女王。芙蓉嗜采补之术,日喝精百斗。于山下设卡,凡美男壮汉皆掳入山中以供享用。被掳者或大病而出,或亡于山下。有民谣曰“少男进,老翁出;壮汉进,白骨出”。世人既怨且畏,皆不能与之争。春哥闻之,曰:“吾九尺男儿,爆菊千万,安能容此妇于世间乎!”遂单骑入阴山,与芙蓉裸战四十九日,终爆之。 春哥既胜,声威益隆。时东方有巨匠曰阿迪王者能制神靴,然唯与王公贵胄;西方有名马曰草泥者日行万里,然无人能御。及闻春哥威名,阿迪王作上品之靴以奉春哥,cao ni 马俯首系颈以供驱策。 东瀛有浪人曰gui头正雄者亦善爆菊之术,欲与春哥一争雌雄。春哥慨然应战。龟tou于校场左右各置玉米百名,谓春哥曰:“先爆完者胜。”春哥笑而不语。鬼头怪之,春哥乃曰:“此计诚可。然汝菊尚在否?”鬼头以手抚菊,方知已为春哥所爆。遂拜服曰:“春哥爆菊于无形,吾不及也。” 海内外闻之皆服,曰:“春哥纯爷们,铁血真汉子!” 太史公曰:吾尝观古今之俊杰,张飞、李逵之流有勇无谋,子房、孔明之辈老奸巨滑,秦皇、汉武之徒专横跋扈,潘安、宋玉之伦油头粉面。堪当“纯爷们”三字者,唯春哥一人耳。太祖曰“数风流人物,还看春哥”,不亦宜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