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风高。。。
小小的池塘。。。
许久没有修剪的芦苇,丈二,微风拂过,两尺长的苇穗,随风飞舞,间或,传来一声杜鹃夜啼。。。
一阵强风吹过,芦苇轻轻一分,池中一小亭。
亭上,一盏孤灯。
一中年人,独坐。
有茶,茶是上好的碧螺春。
有酒,酒是川南的剑南春。
无菜。。。
一只飞蛾,掠过池塘,呼地扑向烛火,中年人淡淡一笑。
一缕指风,飞蛾轻轻地飘落在桌面上,向着灯光不断扑动,似是心有不甘。。。
“你,终于来啦!”中年人轻道。
桌旁,多了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在笑。
中年人也在笑。
“为什么我会来?”年轻人问。
“西天大日如来,驾下南海观音。”中年人悚然说道,“有大法力。”
“我去南海拜佛,许下一千八百之长明灯,求你我之缘。”
“为什么求?”年轻人问。
“佛说,我求的不是缘,是心。”中年人答,年轻人默然。
“我既然来了,我就有天下!”年轻人道。
中年人想了一下,轻轻地道:“你既然来了,天下就有你!”
“我不懂!”年轻人说。
“不懂就是懂!”中年人道。
“你当年离燕赵之地,入西川12载,又离川入秦,何故?”年轻人问。
“求心!”中年人道。
“何谓心?”年轻人问。
“一点善念。”中年人答。
“何以求?”年轻人问。
“天下武功,殊途同归,我仅仅比别人少犯点错误罢了。”中年人说。
“很好。”年轻人说,“但你又怎知我肯做你的儿子?”
“我不知道。”中年人说,“我努力二十年,仅仅求一段缘。”
年轻人默然。
“茶,还是酒?”中年突然问道。
年轻人笑了。
“为什么不救那只飞蛾?我知道你可以的。”
“哪只飞蛾?”中年人问。
年轻人瞳孔蓦然收缩。
桌上,已空无一物。
灯前,蛾舞。
“为什么是我?”年轻人沉默半响,问道。
中年人一笑:“生生不息,为何不可以笑笑?”
 
--------2009年10月28日,记笑笑出生
--------肖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