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杂志 : 戴福瑞:掌舵去哪儿的美国青年

成功创办鲨威体坛的5年后,戴福瑞试图打造一个百度+携程式的新一代旅游搜索引擎

  文/本刊记者 侯燕俐

  说实话,我以前从来没有在这么小的公司呆过。”“去哪儿(qunar.com)旅游搜索引擎公司副总裁王彤说这话时显得有些为难。在这之前他曾是雅虎中国的内容部负责人,由于众所周知的人事变动而转型。不过,对于这家公司创始人之一的戴福瑞(Fritz Demopoulos),一个来中国八年、有过成功创业经验的美国人来说,这从来都不是问题。

  理性。敏锐。适度的距离感。戴福瑞从眼镜上方投来的目光似乎经过了镜片的过滤,变得条理分明。他身体前倾,努力让自己更随意一些,手里开始比划着2005年3月创立的新公司——“去哪儿旅游搜索引擎。

  曾经鲨威

  戴福瑞出生在美国,但其父亲是希腊人,母亲是奥地利人,早年移民到美国。一开始我的生活环境就非常国际化,父母在美国有自己的针织公司,他们同样面临异国创业和生存的问题。耳濡目染,戴福瑞很早就学会灵活适应环境,没有明显的洋插队到中国水土不服的现象,对此他感到幸运。

  1997年,戴福瑞被新闻集团指派到中国工作,担任商业发展经理,参与了ChinaByte.com、STAR TV、NDS 和Twentieth Century Fox等一系列新闻公司的创建和合作。过了两年,经济学和MBA出身的戴福瑞对自己说:嘿,这里看上去很不错。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于是,戴福瑞与在商务活动中认识的

马来西亚人Douglas Khoo共同创办了Shawei.com(鲨威体坛),戴福瑞担任CEO。同为去哪儿创始人之一的庄辰超当时担任技术总监。

  戴福瑞喜欢标新立异,鲨威的名字就是一个创意产物。他发现很多中文体育网站都以sports.com、sportschina、sports.cn等命名,这看上去有点不明智。戴福瑞提醒说。在注意力经济盛行的今天,初创企业命名相似度太高,很少有人记住。

  不久,网站得到Intel Capital, Softbank 及 IDG的资金支持,很快成为中国知名的体育门户网站之一。2000年,Shawei被TOM集团以1500万美金收购。Tom是不错的公司,所以我们考虑卖掉。 不少创业者希望自己的企业能成长为一个大公司,但戴福瑞的想法是有时必须现实一些。

  我们只是比竞争者更聪明一点。在描述为何能够感知网络泡沫的到来时,戴福瑞用直觉说和天赋说轻轻带过。有的人擅长创立公司,有的人长于发展公司,有的则两者都擅长,网易CEO丁磊属于第三种人。谈到丁磊,戴福瑞赞不绝口。他认为丁很聪明,对于游戏、无线、电子邮箱的判断都非常到位。在卖掉鲨威体坛之后不久,戴福瑞加盟网易,成为商务副总裁。当时网易处于最低谷时期,公司股价仅仅每股0.60美元。2003年,戴福瑞离开时,公司股价升至每股50多美元。

  在不断深入中国商业的过程中,戴福瑞发现了中国创业者和美国创业者的不同。前者往往有太多的想法,如此有利有弊。机会太多,有时精力就无法集中。戴福瑞自陈在美国学到的是专注,在中国学到的则是开放,学会转变,抓住市场机会。他举例说,两年前百度尚不知名,而现在它的上市表现相当惊人,就在于有聪敏的创业者,善于把握机会。

  对于戴福瑞这样的外国创业者而言,特殊的挑战在于中国处在跟西方不同的发展阶段,有特殊的环境。对此,戴福瑞通常有一句话:这是在中国,你不能去抱怨

  亚洲版Sidestep?

  现在可以说说去哪儿了。简单地讲,戴福瑞是在垂直搜索(又称专业或纵深搜索)和在线旅游的交叉点上找到了去哪儿的生存空间。去哪儿是中国人常用的一句口头语,以这三个字的拼音qu、nar作为网站之名,既具有中国本土特色,又有别于通常以英文命名的国际潮流。

  登陆去哪儿网站,查询自北京飞往上海的机票,系统立刻开始搜索,实时通告最低票价。而在网页左面的结果过滤中,旅行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出行时间、青睐航班等条件重新定义搜索结果,得到最佳出行方案。

  作为新一代旅游搜索引擎,去哪儿仅提供信息,不针对顾客收费。其搜索信息来自100多个旅游网站,对超过20家航空公司和10000个酒店的价格进行实时比较。

  一定意义上,去哪儿确实属于中国首家旅游搜索引擎。不过看看戴福瑞的老家美国,就会发现Sidestep早就在做同样的事情。就像携程、E龙和Travelocity、Expedia等在线旅游网站的对应关系一样,去哪儿似乎成了Sidestep等代表的新一代旅游搜索引擎的中国对应物。对此,戴福瑞的解释是:无他,亚洲的市场需要到了。

  与Google和百度等综合性搜索引擎相比,去哪儿的优势在于满足特殊需求。综合性搜索优势在于庞大的搜索技术,但却是无序排列,一个关键词有一百万项之巨。去哪儿则按一定的逻辑整合信息,建立智能比价系统。我们肯定要比百度规模小,但只要能满足特殊顾客的需求,便有自己的市场空间。据我们观察,20%的在线消费者都与旅游相关,这已足够。善于市场分析的戴福瑞不无信心。

  至于这位旅游新秀将对携程和e龙等在线旅游网站造成威胁的论断,戴福瑞不敢苟同。我们的天职就是搜索,携程、e龙已在中国做得相当成熟,也有固定的客户资源,我们更多是合作的关系。

  如何维护公司运营以至盈利呢?戴福瑞解释其收入有两大来源:付费搜索和网上交易中介费。为了确保信息的动态和准确,一方面去哪儿利用搜索技术自动提取,另一方面进行人工追踪。戴福瑞称公司有一个小组每天打电话核实,进行Double Check(双重检查),顾客寄希望于我们的专业搜索,而专业搜索必须提供更高的质量和准确度。

  1+1+1>3

  默契的团队,是戴福瑞能够继鲨威之后创立新公司的重要保证。一个海归,一个外国人,一个中国人,最佳组合,能达到1+1+1>3的效果。戴福瑞特意用别扭的汉语强调了团队合作的重要性。

  自从鲨威解散之后,戴福瑞和Douglas Khoo、庄辰超一直保持电话、邮件等联系,他们虽然又有各自的工作,但也一直在寻找新的合作可能。去年9月份,庄辰超正在美国焦头烂额安排父母英格兰旅程时,戴福瑞的电话打了过来。CC(庄的昵称),有了一个新的Project(项目),要不要试一下?

  电话上沟通论证之后,就各自马不停蹄开始运作。戴福瑞善于在复杂的情况下快速捕捉到关键点。我们的共识是不做追随者,一定是做行业内还没有较强竞争者进入的领域。庄辰超评论说。直到春节前,在星巴克咖啡馆,三个人才真正面对面聚会。

  我们三个有一些共性,容易相处,互相信任。戴福瑞称,庄辰超对于细节非常关注,是搜索技术方面的专家,而Douglas多年从事市场营销,善于跟人交流、建立关系。有一次跟Douglas住在一起,他甚至举行过

麻将派对。讲到这里,戴福瑞不由笑了起来。

  戴福瑞所说的Douglas如今正在香港,为去哪儿的英文版本做准备。随后,他们还将计划推出日文、韩文版本。

  去哪儿运作前期主要依靠三个合伙人的15万美元做启动资金,但也没有放弃融资的机会。在庄辰超的记忆中,印象比较深刻的VC谈判是跟一个叫做安·温布莱德的美国妇人,后者对他们的搜索引擎表示兴趣,并给出很多建议。后来他们才知道她是微软总裁比尔·盖茨的前任女友。

  近年对于中国人的调查显示,很多中国人都想成为老板。在中国什么都是新的,这里的人们兴奋而进取。戴福瑞喜欢到市场中了解人们的想法。商业上有一些基本的原则,与国界没有关系。如果说我有一些心得的话,首先就是跟本地的合作者合作,其次是比竞争者更聪明一点,更超前一些。

  我们不担心美国的旅游搜索引擎。对它们而言,中国是相对难做的市场。三、四年过去了,他们还没进来。而我们就在中国本土,经常面临挑战,有经验处理这一切。戴福瑞扶了扶眼镜,言语中不觉模糊了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