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我刚外出觅食回来,有个要好的朋友给我打电话:“今天我要到贵洞府来拜访你”,我想到再坚持几天,书稿(Java面向对象编程)就要大功告成了,只好拒绝其好意,让朋友改日再来参观山顶洞人。

尽管我在上海的一个热闹、交通便利的地方安了个小窝,也许是爱幻想的缘故,我总觉得自己多数时候象躲在一个荒芜的小岛,或者是一个小洞穴里。写作和其他工作方式一样,写作是个人行为,不需要合作,需要有大量安静的独立思考的时间,我的洞府给了我足够多的自由的思考时间。

在那个50多平房米的居室内,唯一的活物就是我,多数时候我的脑袋都被这些没有生命的Java概念和思想充彻。每写完一章,就像胜利结束了一次小小的战斗,独自品尝着这一份喜悦,但不久就要开始投入新的战斗。写每一章都大致遵循同样的过程:理顺思路,学习充实,然后再把自己的领悟形象的表达出来。面向对象的许多思想都来源于现实生活,比如接口、适配器、代理、抽象、封装和打包等。因此我天马行空的从日常生活中寻找例子,从积木玩具、电视机、微波炉、高压锅、洗衣机和抽水马桶里挖掘面向对象的思想。通过比较自动洗衣机与半自动洗衣机,我试图说明封装得越多,接口越简单,就能让用户使用越方便。我把家里的抽水马桶打开研究了n次,给它绘制了排水的时序图。我从超市里买来了积木玩具,搭了几个图形,用数码相机拍下来,贴到书里,通过它来解释什么是软件的可组合性和可重用性。在写异常的时候,我挖空心思的想着生活中种种倒霉的异常事件,车祸、火灾和爆炸,想得自己都胆战心惊,思考的结果是把微波炉和高压锅的爆炸看作运行时异常,这是应该尽力避免的,把职工生病看作是受检查异常,这是可以处理的。

在完稿的最后一个月,刚好是春天到了,外面阳光明媚,树木和小草都穿上了嫩绿的新装,天气渐暖,当我感到肚子饿的时候,我就会走出洞穴,一边觅食,一边活动筋骨。由于屋里的温度比屋外要低好多,每次出门我都发现自己比其他女孩多穿了许多衣服,真的像从山顶洞里走出来的一样。

在写书中,唯一让我感觉不好的是寂寞。我乐于与技术打交道,而且接二连三的写作,因为它可以约束我喜欢漫无边际的思考的大脑,使我的无序的思考变成有序的思考,通过不断的自己提出问题,然后再解决问题,我的思考能变成对社会有用的成果。不过,我并不是技术狂热者,对于技术,我只会去理性的思考,从来没有投入过感性的爱。因此,当我把技术放在一边,自我的意识又占据大脑的时候,我体验到的是寂寞。

妈打电话来告诉我,璐璐昨天在马路上看到一辆我每次回家时就坐的公共汽车,璐璐对着开过来的车拼命的喊妈妈,我好想现在就坐在那趟车里面去看女儿。

孙卫琴
200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