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有一次站在桥头上看风景,一只刚产完仔的母狗悄悄跑到我身后,莫名其妙的在我腿上咬了一口。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怕别人家的狗,有一次还狼狈的被一只哈巴狗追着跑。秀才遇到狗,有理说不清,还是躲着它们为好。
为人母后,有一次,我带着两岁多的女儿豆豆去参观一个私人养鸡场。主人不在家,附近有大大小小五只狗在看门,有一只大狗比豆豆还高。这些狗气势汹汹的冲着我们狂叫。豆豆原来很喜欢那些憨憨的宠物狗,但是看到这些狗对她很不友好,有些害怕,直往我怀里钻。怎么办呢?打道回府吗?我不能让豆豆也像我一样胆小啊,我应该让豆豆明白狗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不能被它们表面上凶狠的气势吓住。
我拣了两根竹棍,和豆豆一人拿一根。我抱着豆豆,挥着竹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迎着狗走过去。这些狗一开始叫得很凶,有的甚至做出要扑上来的架势。但是当我们靠近它们时,滑稽的一幕出现了,这些狗都偃旗息鼓了,有的狗夹着尾巴躲进了狗窝,有的狗把头藏进了草堆,好像在一个劲的向我表白:“别打我呀,我没看见你们,不管我的事啦。”豆豆看到狗儿们原来如此胆小,她的胆子大起来,手里挥着竹棍,用稚嫩的童音威胁狗说:“过来我就打你们的小屁股。”快到户外养鸡棚时,豆豆从我怀里溜下来,放心大胆的和养鸡棚里的母鸡公鸡们交朋友去了。那些狗看到我们离它们远了一点,有的又开始哼哼唧唧的叫了起来。我紧跟着豆豆,时刻观察狗的动态,防止它们偷袭豆豆。参观完养鸡场,我和豆豆凯旋而归,渐渐离开养鸡场时,全体狗儿们又用最热烈的狗叫声欢送我们离去。
有了这次经历,我欣喜的以为自己不怕狗了。没过多久,独自散步回家,忽然发现一只小狗摇头摆尾的跟在后面。我最怕这种跟在后面的狗了,万一它忽然心血来潮咬我一口呢。我不时回头看看狗,狗的后面跟着主人,他们和我打招呼:“不用怕,它不咬人的。”这只狗确实看上去很友好,可我总是不放心,毕竟狗是不可理喻的呀。正在窘迫之际,来到了这条路的一个小分岔口,我慌忙改小道而行,摆脱了狗的追随,绕了一个大弯才回到家。
我发现有豆豆在,我的胆子就特别大,豆豆给我壮了好多胆。仔细想想,豆豆在我身边时,我根本没考虑到自己是否会受伤害。我一心考虑的是如何保护豆豆,而且要给她做个坚强的榜样。
忘了自己,就忘了畏惧。想着别人,想着保护自己的子女,爱,尤其是母爱,能带来无穷的勇气。
孙卫琴
200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