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中国传统文化,寻找快乐的源头
 
好多年前,我怀着一些单纯美好的理想踏上社会,由于追求完美,结果不少事都不顺我的心,因此我不快乐。后来,我来到了美国,希望在新的环境中能找到快乐。当地的老百姓安居乐业,对外国人热情友好。可是,我自己还是不快乐,因为我还是困在自己的烦恼中。我意识到,我们可以向西方学习科技,但是快乐却不是轻易能学到的。快乐的人,到哪里都快乐。而不快乐的人,到哪里都不快乐,因为他在任何境遇中都能找到不快乐的理由。
 
回国后,有几年我还是不快乐。违顺相争,是为心病。直到我慢慢涉足中国传统文化,我才豁然开朗起来。尽管外在的生活环境没有太大改变,但我自己在改变。佛法让我在入世和出世之间找到平衡。我努力让自己任劳任怨地承担种种责任,又不为责任所困,心灵时刻是自在无束缚的。
 
古人云,修身、齐家,治天下。修身是第一位的。《弟子规》首先强调“孝悌,谨信,爱众,亲仁”,接下来在有余力的情况下,再学习知识。如果没有修好身,单纯学习知识不能给人带来幸福。对于儒释道三家,如果从小就开始学习,最容易接受。许多现代人从小没有接受过传统文化的熏陶,人格已经定型,如果成年后开始修身,要修改掉根深蒂固的习气,我觉得需要靠佛家的种种修持方法。
 
据统计,全球有80%的人都信仰特定的宗教,20%的人是不信仰宗教的,这20%的人主要就在现在的中国。我在美国有一次出于好奇,到当地的教堂里观看他们的礼拜活动。都是居民们带着小孩来参加礼拜,牧师通过故事、音乐、木偶等各种丰富的表现形式,来向人民传播友爱和团结的理念,小孩从小就接受这样的熏陶,道德规范在潜移默化中形成。
 
传承千年的宗教文化对净化人类的心灵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只有在老百姓都具有起码的道德约束的情况下,才 能谈民主和自由,否则,自由变成了为所欲为,无节制地满足自己的欲望。有个智者说,没有宗教的市场经济和有宗教的市场经济是完全不一样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遗憾的是,当我们向西方学习时,尽管学到了大量的科技知识和管理经验等等,他们的真正文化精神并没有学到。尽管有国人在讲英语,吃西餐、把头发染成金黄色,衣着前卫,他们的行为只能算崇洋媚外,和真正的西方文化根本不着边。大多数发达国家的西方人在自愿遵守共同道德规范的前提下,潇洒自然地张显个性,不论处于什么职位,都充满自信,他们外在的形和内在的精神是和谐的,所以他们很快乐。而我们在丧失了民族自信心的前提下,东施效颦般地模仿他们的外在生活方式,津津乐道于好莱坞大片,或在迪厅里疯狂地摇摆,热闹喧哗的表象下隐藏的是自卑和空虚。难怪有人说目前生活在大城市的许多中青年人都处于伪幸福状态。
 
幸运的是,就文化而言,其实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世界上一流的,它是真正顺应自然和人性的文化,这里有慈悲济世,有诗情画意,有敦厚纯朴,还有天伦之乐。汤恩比博士被称作20世纪当之无愧的,最知名的历史学家和伟大的智者。池田大作先生是享誉世界的日本思想家、世界和平活动家、国际创价学会会长。这两位伟大的思想家还有着惊人的共识,就是拯救21世纪人类社会的只有中国的儒家思想和大乘佛法,所以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汤恩比博士还说,如果有来生,我将在中国。
因为种种历史原因,传统文化在近现代出现了近一百年的断层。文化断层造成的社会危机比比皆是。尽管人们普遍的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但由于贫富差距加大,攀比成风,老百姓还是在抱怨社会不公平,所以不能在精神生活上得到快乐。许多有识之士人已经意识到了振兴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性,大型公益讲座《和谐拯救危机》非常形象和生动地向人们阐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精神,以及现代人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迫切性。许多人观看了这部讲座后,都发表感想,觉得受益无穷。
 
民国38年间,全国共有25万人获得大学毕业证书。然而民国时期却是个大师辈出的年代,培养出了像杨振宁、李振道、钱学森和苏步青这样拔尖的科学家,这些科学家的共同特点是,他们的人文修养都很高,都接受过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可见,传统文化并不会阻碍科学创新,相反,它可以让人摈弃浮躁和虚荣,静下心来做学问,专著地思考,但又不过于执著,不钻牛角尖。
 
也许有人说,我现在工作这样忙,生活压力很大,哪有什么时间去修身养性啊。其实,如果你真正意识到了修身的重要性,时间完全可以挤出来。比如放弃娱乐活动,少看电视,少玩游戏,少上网,少参加聚会,时间就省出来了。还有最关键的,修身要在生活中修,怀着一颗慈悲心,任劳任怨地承担来自家庭和工作的责任,这就是修行。但是,如果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和贪心,而玩命地工作赚钱,这是糟蹋自己。
 
中国传统文化是以人为本的文化,从中汲取养分,你会增长智慧,寻到适合于自己,有利于身体健康和心灵健康,还能有利于社会的生活方式。

孙卫琴
201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