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雪花谢了
一年的李花开了
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酿成美酒
醉里挑灯
我看见一年的芳草
染绿了细碎的马蹄声

这一年谁是我的天涯
这一年 谁
在等着我回家
这一年的江湖老去了多少少年
这一年我离开
我还能不能站在你面前让你知道啊
我 已经回来

这一年远了
一匹马 在岁月中扬起了它的鬃发
像是我的笔抬起
像是我的笔放下
这个世界所有沉重的问题
都可以作一声  轻轻的回答

——————————《诗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