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日,就是江湖传闻清华大学要关闭开源镜像站的日子,我独在网上晃荡,遇见黄丹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吧,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作为中国开源界不多见的优秀开源镜像站点,其优秀的速度和全面的覆盖率,向来就很为国内甚至国外的开源界所拥护和热爱的。”这是我知道的,凡是使用Linux等开源软件的粉丝,大概是因为多数分发版、软件包都是洋人开发,官方的服务器都放在海外,或许是因为可怜的出口带宽、极低的网速,一向不为所谓的“大站”所器重,然而在这样的网络环境艰难中,依然同步镜像几近全部开源包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与此事毫不相干,但在粉丝,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如果……但是……”,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游走的并非江湖。一个多好的开源镜像站,竟然被清华大学网络中心勒令限期下线迁移,背后的管理团队痛苦的呐喊和大声的疾呼,回响在我的耳旁,使我艰于呼吸视听,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清华大学所谓“可笑,幼稚”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

真的开源人,敢于直面国内惨淡的开源环境,敢于正视国内外的开源技术和开源思想的差距,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在中国开源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所设计,以所谓的“英明”眼光,愚蠢的论调,仅留下淡红的血色和耻辱的记录,又给开源界暂得偷生,维持着这扭曲的江湖。我不知道这样的江湖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江湖上混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清华大学网络中心下达最后通牒的日子,也有几天了。忘却的救世主快要降临了罢,几经思索我觉着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清华大学在国内国外是颇有名气的,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它,表示我的悲哀和愤怒。它早就不是以前的清华了,以前的校训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独立精神,自由思想。”而现在,腰斩了后半部分。不再是弘扬“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清华大学了。今天清华大学网络中心的所为,让我想起一句话: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籍外夷货物以通无有。

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前年,我为了寻找国内最快的开源项目的镜像站的时候,但我还不知道,清华大学也有了开源镜像站。直到后来,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在江湖上有了广泛的影响,为中国甚至亚洲地区开源界的科研提供了巨大的支持。那时我只从台湾高校的开源镜像站下载开源软件项目包,不知怎么的就知道了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觉得中国开源界又开拓了地盘,为国内开源人提供了支持,速度又快又稳,后来先是从别人那里了解了它,然后就慢慢知道,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有十多个开源软件项目被认定为官方源,并且有几个甚至是亚太地区、亚洲地区和中国地区唯一的官方源。国内兄弟院校的开源镜像站都以清华大学站为上游同步站,促进了整个教育网的开源事业发展。本以为无论如何,这样的开源镜像站,为清华大学带来了声誉,应该被所谓的秉承“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清华大学所珍惜才对,就是我也觉得这样的开源镜像站点,也是中国开源界的一个幸事。

但是未曾想,昨天黄丹君跑来告诉我,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要关停了。于是我急忙到网络上去一看究竟,只见满屏的怨愤,满屏的委屈,满屏的不理解,网上的朋友说,这个站,就要被清华大学网络中心斩首了,我一时呆若木鸡。

我是从其他开源人才知道它的前生今世的;知道它一生颇为不顺,被迫迁移,四海为家,她一直与服务器被关机,被断电,被下架做斗争,一生充满了随时被关停的危险。她不得不打一个枪换一个地方,无谓损耗了大量的精力,给开源界带来了极大的不便。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清华大学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为国内国外开源人所拥护热爱的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更何至于无端被清华大学网络中心关停呢?

然而官网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就是

http://mirrors.tuna.tsinghua.edu.cn/files/petition.html

但是清华大学网络中心就是有令,说开源镜像站必须“关停”!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他们是想借机炒作的。

中国开源界的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中国开源界在世界上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听说,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虽然一生颇为不顺,但是她是很有信心的,说要成为中国开源界的生力军,而我当时也信以为真,因为目睹了她的成就,国内高校都以她为同步上游站,而且有十几个开源项目也被认定为官方源,甚至就是亚太地区、亚洲地区乃至中国唯一的官方源。她一直很认真的运营,全身心的投入,甚至自作多情视为清华大学的骄傲。

但是清华大学网络中心并不领情,过去数年来屡次给她颜色,让她冒着被随时关停的危险。

我想,也许清华大学网络中心后来醒悟,不在为难她,幻想而已,稍有清醒者,从她的经历便知道这是不可能。她这两年20127月、20129月、20131月被限速、被迁出,已是心绞痛,只是没有便死;如今清华大学网络中心正值下达期限下线迁移的通知,死期就近了。始终为国内外开源界提供了巨大支持的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的确就这样要被清华大学网络中心斩首了,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啊!几年的网站运营,四十四种开源项目源,亚太地区的官方镜像,国内高校的开源镜像同步上游站,不幸全被清华大学网络中心的通知给棒杀了。但是那个胜利者却居然昂起头来,只喊了一句“呵!”全然不知开源界众粉丝脸上的泪水……

时间永是流逝,开源依然存在。稍微死一两个镜像站,在开源界是不算什么的,之多,不过供所谓的“当局”骂骂娘,或者给所谓的“管理团队”做自甘二流的依据。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杀死了一个开源镜像站而已。中国开源界的血战前行的历史,就是这样被扩大国内外差距的。

然而既然就要被斩首了,就当是死了,我也没有打算扩大影响,只是所谓的“管理层”居然认为是“幼稚,无用,浪费资源”,真是伤透了开源界所有粉丝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曾经微笑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己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清华大学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处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的凶残,一是网络中心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开源界的环境竟如此恶劣。

我目睹中国开源界的悲哀,是始于好多年的,虽然都是往事,但看那一个个粉丝不知死活的迷恋开源技术开源思想,甚至自己深陷虚拟世界而浑然不觉,面对恶劣的开源大环境,粉丝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被当局判了死刑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开源界的丰功伟绩的证明。倘要寻求这一次事件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开源人,将更愤然而前行。呜呼,我说不出话来,但以此纪念清华大学开源镜像站和中国开源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