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我们同属于/30,ping出timed out才明白处于不同的VLAN.
我尝试着用爱做route,并用Tracer来验证,complete的结果曾经让我感到兴奋无比.
接着,我试着用net use 打开你的心扉,我才发现原来你的net share并没有为我而start.
我开始急了,于是使用ping flood,希望有一天你能为我的执着而感动,可是TTL一次又一次过去了,
你依然no response.我开始绝望了,可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发现原来你并没有处在DMZ里面,
我才了解你还是很受伤的,才会把自己禁锢在intranet里面,但是我心里一直期待着***那天的到来,
希望有一天你能够将我放在你的ACL内,到那时,我将会把我对你的爱用md5 encrypt,
借着L2TP向你转达我对你的思念;同时,你也可以用IPSEC向我倾诉你的寂寞,
我深信,我们的爱经受得住IP V6的考验,因为我们的心与心之间,已经建立起了基于TB Fiber带宽的IP Tunnel.

         -------为什么爱情不能像设置VLAN一样把不同的“IP”的人绑在一起.

为什么周遭的事物不能像创建ACL那样随心所欲的控制.
为什么相爱的人远在天涯却不能像做***一样,拉到近在咫尺.
为什么你我之间没有一个边界路由呢?我已经给你发了公告包了,
可是你却没有学习我的路由表,你甚至连一个Default Route的机会都不给我.
你把自己一层一层的封闭,telnet...enable...conf t...ip router...是谁给了你address,
是谁给了你router table,是谁给了你access-list,你的生活又遵循怎样的NAT.我想要加入你的网络,让你所有子网路由都向我发公告包吧!我能承受.
人生有太多太多的选择了,但是正是因为有了太多的选择,迷茫了~~~懊悔了~~~,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回头才发现,原来—我只要我们在一起,其它一切都是假的.
我从modem这样的一层设备一层层的爬,发现二层的switch不适合我,三层的router也不是我的归宿.
现在的我就像一个边界路由,不知道那些数据包应该何去何从.没有了你就没有了table,
我要大喊一声,你就是我的机架,让我回到我的机架上吧!
直到有一天,“四层协议”告诉我,原来address是可以伪造的,就连MAC—Address都是可以伪造的.这一切都是假的,我被下层设备欺骗了.那些我曾经不屑的modem,switch...你让我如何相信还有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