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upon入华,迎来的几乎是“臭鸡蛋与臭名声齐飞、大白菜和不理睬一色”的待遇,在Groupon拒绝了Google开出的60亿美元并购邀约之后,引来业界一片唏嘘。可惜它甫一进入中国,也遭到了团宝网的拒绝并购。与Groupon的高调形成天壤之别的是,国内团购行业的领军企业却在踏踏实实地耕耘自己的品牌影响力和顾客认知度。

据媒体报道,2011年伊始,团宝网便力邀青春偶像明星何润东,同秦岚、于娜两大美女影星共同代言自己的品牌形象。采用传统的明星代言的品牌策略,能够与之前蜚声业界的“随时退”形成前后呼应;团宝正在用自己的敬业精神,将根基牢牢扎进消费者的心中。这里的敬业精神,不仅仅是对团购这个行业,更是对千千万万的消费者。

因为团购行业从诞生之日起,其生存策略就被消费者视为纯粹的“低价取胜”,所以绝大部分的团购网站,其服务质量都令人不敢恭维。年轻的团购行业虽然在很短的时期内就呈现爆炸式的发展态势,但能够提供诚信服务的却屈指可数。明星代言作为传统行业惯用的品牌策略,其精髓即是利用明星的人气号召力和明星形象的公信力,传递品牌本身的诚信品质。所以既然团宝网在团购行业是一直坚持提供诚信服务的标兵,那么以明星代言作为“随时退”等服务内容的延续和扩展,是以诚信服务为品牌核心的进一步升华。

阳光帅气的何润东跟我同年,在看到他与董洁联袂主演《梁祝》之前,我总是不太分得清何润东和苏有朋,还总是想,他的戏路和风格怎么总在变化。但喜欢蓝色白色的何润东渐渐地在我的视线中脱颖而出,他就像蓝色天空上映照着灿烂阳光的朵朵白云。如果帅气是他最吸引女粉丝的法宝,那么吸引我们这些男粉丝的,则当之无愧是他在演艺圈年轻人当中突出的敬业精神。何润东自己曾说过对自我的期许是,努力完成每一份工作,无论是唱歌、拍戏、还是广告。片厂上的他用细微之处的表现应证了这一点。据媒体报道,近日何润东为拍摄团宝网宣传团购品质的广告新片,竟然不顾严寒,大冬天穿起短袖。在广告片中何润东化身“团购达人”,而在拍摄现场为配合摄影师达到最好的拍摄效果,何润东甚至脱下羽绒服,穿起短袖拍起广告,全场工作人员都大赞其敬业。

一直以来,团宝都是国内团购行业当中最突出的消费者权益保障典范,完美创新并孜孜不倦地演绎着尊敬消费者、树立良好行业风范的敬业精神。从Groupon入华的强势和霸道态度,到作为国内团购行业领军企业的团宝扎根消费者信赖的敬业精神,两相对比,不难看出中国和西方文化的典型差异。西方现代性对自然和其它领域的征服过程,将主体性建构在人自然欲望的极度膨胀当中。与之完全不同的是,中国文化采用了完全不同的方式来建构自己的主体性,“克己”也好、“虚我”也好,还有“爱人”,以儒家为首的中国传统文化在主体性建构的过程中首先承认“他异”,拒绝对自我进行绝对化和神圣化。这就是为什么Groupon具有“一刻不合时宜的傲慢的心”,而团宝虽然拥有国内团购行业的领先地位,但却着力建构团购消费者保障体系,花大力气采用传统行业最常用的消费者信赖策略——明星代言,坚持“随时退”这样看似“吃力不讨好”的消费者保障体系。

2月28号的《经济观察报》这样评价Groupon入华事件:没有人象Groupon一样,在进入一个市场之前,就把竞争对手得罪光了。我不知道Groupon是否也得罪了团宝网;但我知道,尊重竞争对手是市场最重要的法则之一,因为竞争对手可能是你的衣食父母。对任何企业而言,如果你的竞争对手做得很差,那么恭喜你将获得最优厚的生存空间;反过来,得罪竞争对手会导致他们最大的抵触情绪,销毁掉一切与你合作或者被你并购的可能性,会导致他们处心积虑地将产品和服务做到最好,那样你的获胜几率就微乎其微了。尤其团购还是一个进入门槛非常低的行业,资本优势在这里根本算不得什么优势;只有那种门槛非常高的领域,才有理由为自己的创始地位、资本优势等等沾沾自喜。

在中国国际经济和金融地位日益提升的背景下,中国的企业也在逐渐扬眉吐气。在互联网这样的新兴领域,中国企业更没有必要紧随欧美企业之后。针锋相对的竞争对中国企业而言不再只是一个战略概念,而成了一种具有真实空间意义的战术概念,有了同它们在空间上并置的价值和可能性。激进经济学的代表作,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巴兰的《垄断资本》一书中这样描绘垄断企业制定的市场规则:竞争资本主义下,个人企业家(小企业)是价格接受者,垄断性的大公司则是价格的决定者。在互联网时代,我们看到的垄断者,更多的是规则的决定者而不是价格。团购由于低门槛的行业特点,Groupon注定无法成为真正的规则决定者,它一进入中国便想君临天下几乎是没有可能的。而团宝网由于在国内团购行业几次重要的规则创新,反倒更是一个事实上的规则决定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瞬雨
技术经济观察家,自由评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