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时候,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胡折腾。现在这人已经成了过去了,只生存在另一个平行空间了,也许在另外的空间里,另一个我还每天弹着重金属,喝酒吃肉。

昔人已抱吉他去,此地空余效果器。

现在廉颇老矣,只剩下能饭了。琴也N久不摸了,吉中也很久不上了,一切棱角均被"生存"磨平。为什么用这个词?因为在中国不存在生活,只有生存和不生存。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怀揣各种梦想,然后被现实劈头盖脸一顿大嘴巴打到陆地上。

不过老婆不在家的时候至少不会没事干,不至于无聊到看新闻联播去。

录像那会我还是挺瘦的。